2

[ 回复本贴 ] [ 跟从标题 ] [ 关闭本窗口 ] [ ] [ 乐趣短信 ]

八、八 對
通贊云:且初列名分成八對:第一內智外通對;第二苦行辯才對;第三悟空知幻對;第四捨愚離欲對;第五多聞密行對;第六流泉應供對;第七化貪除慢對;第八施藥筵僧對。此說甚美,然而非經意也。
按原本第三人為摩訶迦葉,第四人為摩訶劫賓那,而非摩訶迦旃延,然則按諸基師之說,又應改為「苦行除慢對」矣。固知於義無取於為「對」也。
奘譯但出四人,作:「其名曰尊者舍利子,摩訶目犍連,摩訶迦葉,阿泥律陀,如是等諸大聲聞而為上首。」什譯則出一十有六名,其中第十二(按梵本為第十三)人為「賓頭盧頗羅墮」,梵本但云「頗羅墮」而闕「賓頭盧」三言,據翻當作「頗羅墮縛闍」。
通贊於每一名下,附一傳說。此皆無可論。今略可附釋者,則摩訶迦旃延Mahakatgano,迦旃延乃迦底Kati之後 ,迦底則古之仙人。且仙人者,隱於山林之修士也,為維示漥密多羅Visvamitra之子。周利槃陀迦Suddhi Panthaka,基師但云:「路邊誕子,名路邊生也。兄名槃陀伽,弟名周利槃陀伽」,大抵不誤。而「周利」Subdhi出自Sudh,義為「淸淨」,「槃陀伽」翻「路邊」。而元照義疏,則曰「周利槃陀迦」此翻「蛇奴」。或言周利,云大路邊;槃陀伽,云小路邊,故以為名。未詳所據。縱有所據,亦是謬說。羅睺羅,古氏族也。羅睺如眞諦所云日覆障者,不誤。是一魔鬼,能手障日月,故有日月蝕,上古印度神話云爾。梵波提Gavamqati元照謂「此翻牛,或云牛王,或云牛跡,昔五百世,曾作牛王,餘報未盡,唼唼常嚼。」若其字作Gavampamkti則為「牛跡」不誤,然此則非也。「牛王」者「牛主」,養牛甚多之人而已。而古印度神話又異,意為發光者卽日云。
基師於此諸名音譯,重加刊定,是已(見表),於舊義又多異處。然此類專名,存之不釋可也。
梵 文 原 名
Sariputra
Mahamaudgalgagana
Mahakasgada
Mahakapphina
Mahakatgagsna
Mahakausthila
Revata
Suddhipamthaka
Namda
Anamda
Rahula
Gavampati
Kalodagi
舊 譯
舍利弗
大目犍連
摩訶迦葉
摩訶劫賓那
摩訶迦旃延
摩訶俱絺羅
離婆多
周利槃陀伽
難陀
阿難陀
羅睺羅
憍梵波提
迦留陀夷
新 譯
奢利弗怛羅
摩訶沒特伽羅
摩訶迦葉波
(仝舊)
摩訶迦多衍那
訶俱瑟恥羅
頡利伐多
(仝舊)
(仝舊)
阿難陀
羅怙羅
笈房鉢底
(仝舊)

Vakkula
Aniruddla
Sravasti
薄俱羅
阿[少+兔]樓馱
舍衛國
薄物羅
阿泥律陀
室利羅伐惡底


九、文殊師利法王子
奘譯曰「妙吉祥菩薩」,按什公所譯稍合梵文。Kamarabhuta-Manjusri卽「童子文殊」也。「妙吉祥」則義譯。不肯直譯曰「現童子身文殊」,而曰「法王子」,什師之意也。文殊造像,自「童子文殊」至「大白文殊」,有十六種。(參看拙著神道鬘論附錄)音譯則「濡首」、「曼殊室利」皆是矣。
十、阿逸多菩薩
通贊云:「阿逸多,此云慈氏」;按,非也。Ajita譯義為「無能勝」,而慈氏則Maitreya,翻音梅呾利曳耶,不誤。奘譯旣曰無能勝菩薩矣!基師非不讀新譯者,又非不通梵文者,而有此誤,何也?或所據梵本不同也歟?
十一、乾陀訶提菩薩
奘譯闕此一位,通贊亦云「未詳所譯」。按梵本作Gandhahasti卽「香象」也。故譯義則曰「香象菩薩」。另一義則是一種解毒之藥。
十二、常精進菩薩
常精進菩薩新舊譯皆同,梵文亦合。然其下之不休息菩薩,則舊譯未有。梵本作Aniksiptadhura則意為「不捨軛」。不捨軛亦卽不棄精進,所謂「不休息菩薩」也。
十三、其國衆生無有衆苦
奘譯「由彼界中諸有情類無有一切身心憂苦」
按梵本作「身心憂苦」。新舊譯之不同,一文一質,一簡一繁,可見。
十四、七重欄楯
奘譯「七重行列妙寶欄楯」
按梵文Vedika,義為欄楯,初無「妙寶」之文,英譯Terrace,似誤。
十五、七重妙寶羅網(奘譯)
原文不作「七重妙寶」而作「鈴網」。
十六、何等名為八功德水
一者澄淨……
舊譯此語無文。
梵本亦無此文。
十七、靑色靑光
奘譯作「靑形,靑顯,靑光,靑影」是也。按之梵文,則作「靑,靑色,靑光,靑靑入目」。而細按之,此亦五石六鷁之辭也。其於一花,視之則靑,此奘師所謂「靑形」也。察之則靑色不誣,此之謂「靑顯」,顯色也。徐而察之則光華燦然,此所謂「靑光」也。其在心目之影像猶靑,故曰「靑影」,非光影之影,乃心中影像也。餘色皆同。而作「四形四顯四光四影」者,誤也。當作「諸形……或雜形……」或「美形,……」「麗形……」意謂諸雜色美麗之花。基師據奘譯以疏舊經,而說「何故只有四色……證四湼槃得四智故」其說失之鑿。
十八、常作天樂
奘譯此下為一段,自「又舍利子,極樂世界淨佛土中,自然常有無量無邊衆妙使樂……」至「是故名為極樂世界」。勘今梵本無之。因思奘師所據梵本原文於義為順。
十九、晝夜六時
奘譯依舊曰「晝夜六時」,通贊則疏成「晝夜各有六時,共十二時」,非也。原作「晝以三時」「夜以三時」。晝則朝、午、暮;夜則初、中、後也。
二十、白鵠、孔雀、鸚鵡、舍利、迦陵頻共命之鳥
奘譯:「鵝,雁,鶖,鷺,鴻,鶴,孔雀,鸚鵡,羯羅頻迦,共命鳥等」,而梵本但有「白鶴、鳥、孔雀」三者而已,餘文俱闕。
二十一、一生補處
通贊云:「補者補闕,處者處所。此等菩薩,因圓十地,功滿三祇,盡此一生,便成正覺,故云一生補處也。」奘譯作「一生所繫」,是也,原文是Ekajatipratibaddha。「繫於此一生」而已。盡此一生,便成正覺。
二十二、善男子
通贊云「梵云烏波索迦」蓋譯為近事男(Upasakah)。然此處原文為Kulaputra,恰為「善男子」。疏以「近事男」則誤。而此「子」又有「少年」之意。少年而出自優良之家世,多稱善男子。
二十三、須彌相佛
奘譯作「山幢如來」是也。Meru者「蘇迷盧」之省文,曰「彌盧」。高山也,神話之所從出,曰在瞻部洲之中央,如蓮花之柎。而其萼則諸洲狀焉,恆河自天而降其端,由是發為四水而流注天下,其端又大梵天王之所居,有金銀諸寶。說者謂此山之於印度,猶阿侖比亞Olympus之於希臘云。今舍一切神話不論,其地似在喜馬拉雅北部之韃靼黎(Tartary)高山。而「度闍」Dhvaja者「幢」也。於幢上畫高山之像,以此為識。故謂之「山幢佛」。若據初民社會習俗而深究此諸標識,必更有可說者矣。
二十四、妙音佛
奘譯作「妙幢如來」與今梵本合。「度闍」於什師所據寫本,或作Dhvanih,或作Dhvanah——義譯為「音」——亦未可知。
二十五、而為上首
新舊兩譯皆於「恆河沙數」一語上,闕此一語。意謂東方則恆河沙數諸佛中,有阿閦鞞佛……而為上首。餘方稱是,或者奘譯徇舊譯而去此語矣。
二十六、廣長舌相
按梵本僅作「以舌根徧覆,而啟發言」。異乎舊譯,亦異乎新譯。「三千大千世界」「周匝圍繞」皆無文。「舌根徧覆」者「語言周徧」也。
二十七、大燄肩佛
新譯曰「大光蘊如來」。原文Skandha原有「肩」義,後有「蘊」義。光焰自肩騰上,造像之佳題材也。從舊為是。通贊釋「肩」為「齊」,義亦有之,然可刪。
二十八、須彌燈佛
新譯「迷盧光如來」,皆是也。稱須彌則簡省「盧」音,稱「迷盧」則簡省「蘇」音。「須」,「蘇」一聲也。按之原義,則須彌山上之燈,下照生死之海。願船可指,望道知津,斯其義矣。以舊為是。
二十九、寶相佛
新譯「大寶幢如來」,原字Ketu旣可譯「形相」,亦可譯「旛幢」。從新為是。
三十、淨光佛
新譯「放光如來」,原是「淨光明佛」,以舊為是。
三十一、北方世界
北方世界恆河沙數諸佛中,以七佛而為上首,新舊譯皆出其五,而又有不同,新譯之文頗華,隱約可見。
梵 本
⒈焰肩佛
舊譯合,而新譯作「无量光嚴通達覺慧如來」,無考。
⒉最勝音佛
舊譯合。「最勝」者,「適恍一切人」之意,新譯闕。
⒊鼓聲音佛
舊譯闕。
新譯作「無量天鼓震大妙音如來」,詞之華耳。
⒋難沮佛
舊譯合。
新譯作「大蘊如來」。疑是第一佛竄文,又落「光」字。
⒌日生佛
舊譯合。
新譯闕。
⒍網明佛
舊譯作「網明」,新譯作「光網」皆與梵文不合。字是Jale-niprabha。南條譯「水光如來」者,是。「網」在梵文為Jala,蓋什誤於前,奘誤於後也。
⒎日光佛
舊譯闕。
新譯作「娑羅帝王如來」,無考。南條譯「光作如來」,未知所據。
三十二、下方世界
下方世界六佛而為上首,舊譯與梵本洽合。然新譯有其九佛,多出⒈示現一切妙法正理常放火王勝德光明如來,⒍妙法如來,⒏功德友如來,⒐功德號如來,而闕第六持法佛。蓋梵本之異。
三十三、上方世界
上方諸佛名,舊譯與梵本合,然闕者一,異者二。
闕者在梵本為第三佛,卽「因陀羅幢王佛」,考旛幢之上繪因陀羅者,唯國王能之。而升此旛幢,則在太陽曆之第五月(Bhadra)上絃之第十二日。蓋古印度敎習俗也。此佛在新譯亦闕。在南條則謂之「帝旛幢王如來」。而未甚當者,「帝」與「王」義混,因陀羅者,天帝也。
所異者:「雜色寶華嚴身佛」,原文無「雜色」二字。「寶華德佛」原文是「寶百合吉祥佛」,新譯作「如紅蓮華勝德如來」,則以「百合」為「紅蓮」,南條譯「寶靑蓮吉祥如來」則以「百合」為「靑蓮」,皆誤。
新譯則闕第三、第四、第五、第六、第七、第八、第十一佛。
娑羅樹王佛者,唐通贊謂:「如大樹王,能覆蔭故」。宋元照疏「此翻堅固,冬夏不凋,卽喩法身無變易故」。今按娑羅樹,印度隨處皆有之,先花而後葉,在冬則凋;能覆蔭者,樹亦多矣,奚必娑羅。故唐疏宋疏皆非。然「娑羅」取義「堅固」,則古今不異,猶之華夏之愛松柏也。竊思是在往古必有國王以娑羅樹為標識者,或姓氏有關,或以為旛識,或以喩功德,錄之以質博雅君子。
三十四、佛說是經已
按此語梵本原作「世尊之意歡悅,說是經已」。或作「世尊熙恰說是經已」,亦可。「天、人、阿修羅等」,「等」卽「乾婆」。二處新舊譯皆闕。
三十五、舊 疏
佛說阿彌陀經疏,三卷,民國四年金陵刻經處本,連圈計字,三萬九百二十二個。唐京兆慈恩寺基法師撰——此「基法師」不知為誰?
⒈考窺基撰述,多題一、「唐大慈恩寺沙門窺基撰」。二、「唐京兆大慈恩寺沙門窺基撰」。三、「唐京兆大慈恩寺翻經沙門窺基撰」。四、「翻經沙門基記」。於寺則不曰「大慈恩寺」,稱名則非常例。不曰「窺基」,而曰「基法師」,異甚。
⒉考窺基於彌陀經旣有「彌陀通贊(卽「佛說阿彌陀經贊疏」),自未必又成此彌陀經疏。或問窺基於唯識有述記、料簡、樞要、別鈔,準此而談,一經而為二疏,亦意中事。答:述記、料簡、樞要、別鈔,皆各有其獨異性,如有相涉者,亦不重複,逕作「餘如樞要說」之類。然觀通贊與疏,論性質不異,非顯然各有獨立性而互異。文義多重複,亦絕無相互引攝之處。
⒊舊疏有絕不類窺基之語者,如言「須摩提者,應是梵語」。(卷二,第二葉,二面)蓋窺基入道,卽學梵文。據贊寧窺基傳:「至年十七,遂預緇林……入大慈恩寺,躬事奘師,學五竺語。」又「年二十五應詔譯經,講通大小乘敎三十餘本,……造疏計可百本」。故於舊譯人名地名,從學之奘師者,修正其音(見前表),修改其義。而舊疏皆以「舊師」如眞諦之流,通贊則從新說。且有逕據成唯識論者。當種種新定譯音新修譯義旣成之後,而又悉據舊譯舊義從而疏釋條理之,此難信之事也。謂之曰撰在其學梵文之前,又難信之事也。
⒋奘師於此經,新譯「稱讚淨土佛攝受經」,其時舊派勢力仍盛,故奘門中猶有請君「更依新翻經出家」之語。(見道宣僧傳卷三十五法沖傳)此新派中唯一大弟子,玄奘後之第一人,據舊譯而為通贊,已覺稍多,想其用意在乎調和折衷而更彰新譯之美。旣為此已,又悉據舊義疏舊經,又非情理中事也。
通贊序中,有云「此經前後有其四譯:一、秦弘始四年二月八日羅什譯,名小無量壽經。二、宋元嘉年中求那跋陀羅譯,四紙。三、永徽六年大唐三藏於慈恩寺譯,名「稱讚淨土佛攝受經」,十紙。四、後秦又譯出阿彌陀經偈頌一紙,而失譯主。今此所解者,卽是秦羅什法師所譯。由此可知通贊之成,在永徽六年以後。舊疏於「八功德水」下(卷二、第六葉,二面),引據「稱讚淨土經」則非不讀奘譯新經之人矣,撰成亦必在永徽六年以後,更無從推定為窺基學梵文之時或學梵文以前作也。(考贊寧窺基傳,窺基卒於永淳元年,春秋五十一。法臘無聞,則生卒以西元計為西元六三一——六八二。十七而預緇林,在貞觀二十二年〔西元648〕,應詔譯經在六五六卽永徽六年〔西元六五五〕後之顯慶元年。蓋侍奘師凡十二年,而奘卒〔664,麟德元年〕。通贊之成,只可推至其二十五歲之後)
⒌又通贊「正釋本文」中云:
贊曰:此經之中總有三段。初「如是我聞」下,乃至「及釋提桓因等無量諸天大衆俱」是名序分。二、從「爾時佛告長老舍利弗,從是西方」乃至「是為甚難」已來,為正宗分。三、從「佛說此經」下,是流通分。
而舊疏「判釋文義」中云:
今判此經,遵之往古,亦為三節,謂序、正、流通。然依大悲,開為五分。
設若二者出一人之手,必無「遵之往古」之說也。
⒍舍此而求旁證,則宋元照義疏稱「自古解釋,凡有三家。唐慈恩法師通讚一卷。今朝孤山法師、溪法師,皆有疏記,見行於世。」未言慈恩於通贊之外,另有一疏也。後此更無論矣。明大佑略解序云:「唐慈恩法師,造彌陀通贊一卷,宋孤山、淨覺、靈芝諸師皆有疏記。三衢倫師,古厓新師,皆有集註。」亦未嘗言通贊之外,更有此疏也。
⒎此外,論乎文制,則舊疏樸質,不見文彩。較之通常窺基撰述,遠覺弗如。蓋基文淹雅,而又有高視四海之意,聲光煥然。舊疏雖覺闇然,引據則甚沉實。文章類乎宋制,義味亦復深長,價值竟可齊觀,獨撰人非實耳。
⒏或者慈恩寺另有一「基法師」而非窺基,可乎?
有沙門道基,於隋煬帝大業五年(西元六○九),應徵於東都。後入蜀。奘師游蜀之時,從之聽講毗曇。然其人以貞觀十一年(西元六三七)卒於益部福成寺,春秋六十有餘矣。而大慈恩寺落成於貞觀二十二年戊申(西元648)。則此「基法師」又必非撰「彌陀經疏」之「基法師」明矣。
此外有齊山陰法華山慧基者,亦當時大德,然更不相干。
三十六、通 贊
或有疑窺基為勸勉兜率上生之人,撰彌勒上生經疏二卷。而通贊亦非其撰者。
竊疑此當稽之本文,而通贊中實絕無非窺基作之痕迹。且有非基師不言者,如(卷一,十三葉,第二面)云:「結集之緣,如藏章記」。此卽指其所撰「大乘法苑義林章記」中之「諸藏章」也。又如於「信」中,分為十釋,因之文釆,辨入豪芒,實非基師不為功也。證以全書,初無謬說,因之引證(見上六,元照等所引據),更復無疑。
又按之大慈恩寺三藏法師傳,則奘師平生造俱胝畫像彌勒像各一千憕,並在入滅之前,別寺衆云:「玄奘此毒身,深可厭患,所作事畢,無宜久住,願以所修福慧,迴施有情。共諸有情同生覩史多天彌勒內眷屬中奉事慈尊,佛下生時亦願隨下廣作佛事乃至無上菩提。」——復口說偈敎傍人云:「南無彌勒如來應正等覺,願與含識,速奉慈顏;南謨彌勒如來所居內衆,願捨命已,必生其中!」——如是,奘師身心性命之安立處,亦可見矣。然「稱讚淨土佛攝受經」,明明是其所譯也。
豈有乃師可以譯經,而弟子不能為註者?弘法度生,固有不必拘一己之私者已。


本贴由aruni于2004年7月17日02:08:22在乐趣园慈氏学论坛〗发表.

  
郑 重 声 明
1. 任何言论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与乐趣园无关;
2. 禁止发表反动、色情和其他违反国家法律、法规的言论、信息;
3. 禁止利用本论坛进行赌博、非法买卖等违法行为;
4. 禁止发表恶意攻击他人的言论;
5. 任何转载或转贴都应注明真实作者和真实出处;

热门词:
搜狐搜索
欢迎在netsh.com建立自己的乐趣论坛   超声波


原标题:【阿 彌 陀 經 疏 通 勘】是aruni在2004年7月17日02:07:37发表
本贴跟从标题:
[ 回复本贴 ] [ 跟从标题 ] [ 关闭本窗口 ] [ ] [ 乐趣短信 ] [浏览次]

选择类别: 
朋友Email:
您的Email: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