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能及格吗

[ 回复本贴 ] [ 跟从标题 ] [ 关闭本窗口 ] [ ] [ 乐趣短信 ]

您能及格吗
道证法师讲述
李瑞玲、林嘉雯、陈弘学、林瑞蓁、仰莲居士敬记

前言

在学时,对教授考过学长的题目,通常戏称为‘考古题’学生研究考古题,可以了解考试重点,使今考,及未来之考,成绩优异。修行亦然。修行道上,天天有考题,时时有考题。行者研究大德之考古题,可知修行重点,提高警觉,于今,于未来生命考验中,无往不利!

笔试—记忆清楚·说一、二、三、
临床—血肉模糊·考验百般

我们在医学院读书,讲到要怎样急救病人,就说第一步如何,第二步如何,第三步如何。考笔试的时候,只要照书本,背得清楚就算及格了,但是临床上实际看病人,情形就大大不一样!

比如说,半夜值班,送来一个和卡车相撞受伤的人,一看整条腿都被车压过去,血肉模糊,整只脚又镶著很多玻璃碎片,这个人又是会痛,会流血,会哀叫的人,一方面处理,他还一面惨叫,用‘三字经’骂医生,我们一心要救他,既不能手软,也不能够生气,更不能够不耐烦,还要清楚明白,照书上所说的,第一步,第二步去处理。考笔试写答案是比较快,真正要照做是不简单,要一块一块的玻璃碎片处理干净,骨头要接得好,伤口又要一层一层缝好,有时候站一整个晚上,站到早上还不能处理好,要忍饥、耐累,甚至还不能上厕所,这种忍耐的过程,和在学校考笔试就大大不一样!

研经—由文解义·苦功百般
修行—死去活来·考验难堪

我们的人生修行过程也像这样,读佛经,做早、晚功课已苦功百般,照著经本去实行更困难,时常都考不及格,跌得头破血流,还是得继续照做下去。总是,过去种种譬如昨日死,此后种种譬如今日生,心中邪知邪见‘死’的当下,正知正见‘生’。烦恼妄想寂灭了,法身慧命就活泼起来。

感谢菩提道上师长恩

很幸运,我在修行的过程中,遇到很好的师长,就像临床上遇到很好的教授一样,他们平常就会运用机缘出考题,帮我们培养实力,遇到境界的时候,也会用他们自己修行的经验,以适当的启示,帮助我们走过难关。

上广下钦老和尚—突击考、演技派、教学天才
(心不在道,保证考得哭哭啼啼)

我的两位剃度恩师,是跟随上广下钦老和尚,修行将近二十年的比丘尼,他们时常会提出广钦老和尚种种的开示和考题,老和尚不但自己修证的功夫很高深,而且我们用现在的形容词来讲,他真的是一位教学的天才,他出考题都不必思议,都是在学生没有准备当中,出临时考题,如果不是时常把心放在佛道的人,就一定会考得哭哭啼啼的,他如果先告诉你要考试,你当然会提高警觉,问题是他不会事先通知你,都是临时用境界来考,看你在没有准备当中的实力如何,我常听恩师说他们自己修行的经过,时常都很感动,比起他们的境界和考题,我的考题实在是太简单了。


实际生活中
是否会发现,这是在考‘是非题’呢?

如果我们在学校考是非题,老师出个题目说,过十字路看见红灯应该走过,看见绿灯应该停止,你就自然会晓得要打个X,知道老师在考你—是否知道交通规则,但是如果在实际生活中,有人故意把事实歪曲了,或是把事情做错了,我们是不是会发现,这就是在考是非题呢?我们能不能像答考卷、写是非题那么平静清楚?自己好好的作答,交出自己的成绩单呢?我们如果在生活中,没有发现,这是在考是非题,可能我们就会很懊恼,处处感觉很没道理,很愤慨,忍耐不下去,这样就是考不及格。

选佛场中
各人交各人的成绩单

在人生的考试中,我们是各人交各人的成绩单,同一位老师出的题目,每一个学生答案都不一样,每一个人成绩就不同。比如同一个婆婆,骂一群媳妇,每一个媳妇听了,想法都不一样,各人想法不一样,就等于各人交出去的答案不一样,每一个人所得的成绩就不一样。婆婆是婆婆的成绩,媳妇是媳妇的成绩,考试题目本身没有好坏可言,但是每个人应考的心情不同,每个人的答案就有程度的不同。这个世间是一个选佛场,平时生活中大小事情就是大小的考试,就是在选,选得中的人,就往生西方去成佛。


※随机晨考(是平常例行,却都出乎意料之外)

谁最用功?
(这样讲几句,就动心。唉,功夫还早咧!)


恩师告诉我说,广钦老和尚平时大约早上六点,就会在寺里面经行巡视,他平常都静静观察,看什么人拜佛念佛最认真,最早起来用功,就找那个最用功的弟子来,不分青红皂白就骂一顿,甚至说一些让他冤枉委屈的话,老和尚演技又很逼真,那位弟子听了如果动心,甚至生气起来,老和尚就摇摇头,笑笑说:‘我以为你多用功,这样讲几句就受不了,唉!功夫还早咧!’


不知这是考题—就是‘不觉’!(没学佛!)


老和尚如果没有说出末后这一句,可能挨骂的弟子怎么样都想不到,这是一个考题,因为没有发现是考题,不知道老和尚这样做原来是要看看我们怎样交答案。不知道是老和尚要看我们对佛法的体会实行如何,故意演出的境界,因为统统不知道,所以叫做‘不觉’。没有随时觉醒的心,就是无明、糊涂。佛是觉悟的,我们没有时时觉醒,就是没有在学佛,阿弥陀佛是‘无量觉’,我们常不觉,就是没念佛。虽然一大早就起来做功课,做了半天还是‘不觉’。这样就是枉费功夫,等于读书很用功,考试都不及格!


听故事,要会拿来用(销归自性)


有一位女居士听到这里,她就很欢喜地告诉我说:‘这样我知道了!我那个先生,经常一大早起来就随便骂我,骂东骂西,骂得很冤枉,我都埋怨,前世不知道欠了他多少骂债?现在我知道了,我就当他是广钦老和尚,早上出来巡视,给我出去考题,这样,我就很快活了。我就把它考过,很欢喜去西方!’


这位女居士真是有觉性,听了故事公案,能够拿来自己用,销归自性,我会讲的人,不如她会听的人。能活用考古题的人,必然成绩优秀!


金刚经的应用题—取相?动心?


我们可能一大早就读金刚经—‘凡所有相,皆是虚妄’,‘不取于相,如如不动’。经文是这样读,不过假如有人很凶骂我们,骂得又都是一些冤枉的内容,我们就暂且把金刚经放一边,当做这境界是真的,开始伤心、委屈,一点儿都不记得,凡所有相皆是虚妄,开始跟著虚妄相去团团转,不但取相,而且还动心,不但动心,又大大的伤心,一点儿都不会‘如如不动’,所以读了几十年的经,一考起应用题来就死翘翘。人家如果说我们学佛都是骗人的,没有真心学,我们听了还很不服气,假如一考试就不打自招,表现出佛所教我们的,我们实在一点都没有学到。什么忍辱波罗蜜,先放在一边,先辩论一下,哭一哭再说。


什么波罗蜜?!黏手黏脚·气得要命!


有一位居士很可爱,他告诉我他生平第一次吃水果波罗蜜的经过,使我很有感慨,他说:他去山中做工,听人家说波罗蜜有多好,一个一千块,他就把它买来试试看,还听说波罗蜜很黏,需要抹油。结果他不知道油是该抹在刀子上,用抹油的刀子切才不会黏刀,他没搞清楚,拿了一只刀就直接切,切到那里,黏到那里,到处黏,黏得整个手、身体都洗不起来,他就说:‘黏脚黏手,气得要命!如果不是想到是很贵买来的,我就干脆把它丢垃圾筒,比较省力!’他还以为波罗蜜是要吃的时候才沾油来吃,结果又吃得很油很难吃。


是刀子要抹油

不是沾油吃!

(不黏刀的油—不执著的智慧)


他告诉我这吃波罗蜜的过程,真的很像我们修行的过程,本来刀子要抹油的意思,就是要让它不黏刀,我们不知道刀子要抹油,就是不知道智慧是要不执著的,结果四处都执著,真的是黏脚黏手,气得要命,什么波罗蜜,真想丢掉!这不黏刀的油,等于是教我们,不执著的智慧,这是每一刀都需要的,并不是要给人家沾油来吃的,这意思等于佛经的智慧是我们生活中每一个地方都需要的,并不是来做装饰的。


工作是藉境炼心的考题


※平常考(作表面工作否?)


‘你们看!

这个人最会做表面工作!’


老和尚出的考题是千变万化的,我的恩师告诉我,当时承天寺建在深山中,工程有种种困难,大家要自己挑土、搬砖,甚至工作到全身泡在泥水里面,老和尚勉励大家,要一面做工作,一面念佛,训练动中念佛的功夫。有一天,很多位法师大德来拜见老和尚,老和尚就请人到工地把我的恩师叫回来翻译,当恩师一进到方丈室的时候,老和尚就马上向在座所有的法师说:‘你们看!我们全承天寺,就是这个人最会做表面工作!你们看看,她弄得全身都是泥巴,就是要让人家说,她工作很辛苦认真!’大家听到老和尚这样讲,可以说没有人不相信的,在座的法师,有人听了,就跟我的恩师说:‘啊?老和尚说你都做表面工作,这样不好哟!’恩师听了,马上就跪下来向大家说:‘是的,弟子都是做表面工作,弟子会忏悔改过’。


知道—这就是考试!

理智作答交卷


当时,我听到恩师这么说,眼泪就掉下来,内心非常感动。我自己反省,如果老和尚这样说我,又是向那么多长老法师说,我听了一定会当做是真的,感觉很难过,但是恩师她有觉性,随时了解,这就是在考试,就好像在考是非题那样,她会很平静,照她应该回答的,交出她的考卷。


我们不知道这是在考试的人,就会依照自己的俗情俗气,交出一张涂鸦、肮脏的考卷。这,在选佛场上,准备得几分呢?


挨骂不服气—不打自招—内心没修,真是做表面!


我们想想看,如果有人当众骂我们是做表面工作,我们听了,马上就不服气,这等于就是不打自招,因为一生气就表示内心没有观照,人家只说一句话,我们就马上生烦恼,这就证明我们内心的修行工作,并没有做,所做的真的只有表面工作而已。种种的工作本是要给我们藉境炼心的机会,如果我们不明白这个道理,没有好好利用工作中的种种境界,来降伏自己贪、嗔、痴、慢的烦恼,这样所做的一切工作,确实只是表面,没有实际的功德。


他评对了!真是做表面!

被批评,不高兴—暴露出隐藏的心念—

—夹杂希求肯定之心—(内心不清净!)


人家如果批评我们不好,我们就不高兴,这表示我们做工作的动机,还有希望别人称赞的心夹杂在里面,这样就是内心并不清净。内心如果不能清净,不管做多大规模的工作,都是只有表面而已。老和尚所说的就是很好的提醒,提醒我们反省自己是否有真实做内心的功夫,如果真心修行,内心有观照,就不会为了别人说你做表面工作,来生烦恼,如果内心生气了,就真正只有做表面工作,别人的批评也是千真万确的。


※深夜疲极考


考得‘很不是时候’—即‘很是时候’!


筋疲力尽时,偏考半夜拣铁钉

要拣,不拣,都是你的事!


※当众突击考—去掉我相


没准备·挨无理之打·才是考验!


有人到寺庙去,会要求师父打香板,消业障。我的恩师就想说,如果是自己要求别人打香板,心里就有准备,当然被打的时候,心里就不会生烦恼,如果是没有准备,不注意的时候被人无理地打过来,这才是考验,才可以了解自己的程度和烦恼,所以我的恩师就去跪著恳求老和尚慈悲,帮她去掉‘我相’的烦恼,老和尚听了就说‘好,好,好!’,但是并没有采取任何的行动,恩师就每天都去跪著恳求老和尚,老和尚还是说‘好,好,好!’,但是依然没有动静,日子久了,恩师事情又多,就渐渐忘记。


这样也骂,那样也骂!(考—取相否?动心否?)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考—诚敬否?智慧否?)


有一天很多政府官员、台大教授、北一女老师都来到承天寺拜见老和尚,老和尚就叫我的恩师去翻译,当恩师一进去,照平常和大家念阿弥陀佛,合掌打招呼的时候,老和尚突然就用很夸张,古怪的动作来学我的恩师合掌说:阿弥陀佛!恩师一看,今天不一样,就赶紧去跪在老和尚面前,老和尚就说:‘这么多在家居士在这里,你跪著是要让人家折福吗?’


恩师不敢再跪著,就赶紧站起来。


老和尚反说:‘你大胆!竟然站得比师长还高!’


就这样,跪著也不对,站著也不对,要和师长平起平坐,就更不对,真是令人不知如何是好。


当天因为有很多人要求要皈依,按照平常的惯例,皈依证都是由我的恩师,或是其他师父代替老和尚来填写,取法名。但是那天老和尚竟然向大家说:‘你们看!她自作主张,皈依证都是她自己写,目中无人,心里那有尊重师长,你们到底是要请我作证皈依?还是请她?


恩师一听,就不敢再写,赶紧把皈依证整理好,送到老和尚的面前,结果老和尚又说:‘啊?说她两句就生烦恼,不要写了!统统要给我自己写!这一大堆是要叫我怎么写、怎么取!取名叫做传圆?传扁?传碱?传甜?传凸?传凹?’说起来也真有趣,老和尚确是有修行功夫,人家被他取名做传碱、传甜,大家也都很高兴。


恩师当时看,这样也不行,那样也不行,忍不住眼泪快要流下来。


老和尚又向大家说:‘你们看!讲她两句就在流眼泪,她就是要让人家说她很可怜!’流眼泪也不行,恩师只好眼晴闭起来,深深吸一口气,念佛,开始思惟观想—没有一个‘你’在骂我,也没有一个‘我’在被你骂,也没有‘你所骂的话’。(三轮体空)


结果老和尚又说:‘你们看!她在那儿眼观鼻、鼻观心,假装很有修的样子!’在场所有的人都听得莫名其妙,大家都看她一个人。恩师说,当时实在想找一个洞钻进去,也很想逃走。


可是老和尚又说:‘跑那儿去?给我停住!’真是起心即错,动念即乖,无可奈何当中,也是要忍下来。


骂过·若无其事


可是等到会客时间一过,老和尚竟然若无其事,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平平静静,还笑嘻嘻的,端牛奶给我的恩师说:‘这给你吃。’


等到下午会客时间一到,老和尚又像上午一样,开始这也不对、那也不对,嫌过来、嫌过去,嫌得令人不知如何是好,可是会客时间一过,他又若无其事。


讲他两句·就要来‘问问看!’

如果打香板·岂不是要去叫警察!


我的恩师回想:‘今天一整天,实在是想不出到底犯了什么错,为什么老和尚样样都骂呢?’恩师心里就起了一个念头说—我要去问问看,看到底是什么不对!她一这样想,就往方丈室走去,敲了门走进去,老和尚看她进来,就故作一副惊吓的表情,用手拍著胸脯说:‘叫人家帮她去掉“我相”烦恼,才讲她两句,就要来问问看!如果打她香板,岂不是要去叫警察!’方才生起一念不满的心,要‘问问看!’老和尚就已收到电波了,十方诸佛灵明,我们有什么心念,能瞒过圣贤呢?


这一层皮·撕下来

什么是我?什么是面子?


我的恩师听老和尚这样说,心里当下就明白,原来是老和尚慈悲,应自己的恳求,所出的考题!就赶紧跪下来忏悔、感恩。老和尚又说:‘我问你!你的名字是不是我取的?我叫你传净,你就是传净,我叫你传缘,你就是传缘,有一天你如果死了,叫你传净,你会回答吗?脸上这一层皮如果撕下来,下面是什么呢?这么爱面子!什么是我?什么是面子?’


我们常没弄清楚‘面子’是什么,‘我’是什么,就护卫个不停,拼命争取。静下来问问自己—‘我’是什么?却又不明真相。一辈子做糊涂事,不要真理,只要面子,不知想得到什么?


感觉有个‘我’被嫌骂—赶紧自卫(坚持‘我相’)

证明‘即非菩萨’。


我们时常念金刚经,说‘无我相、无人相、无众生相、无寿者相’,又说‘若菩萨有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即非菩萨’,念经是这么念,听经是这么听,听的时候,好像很解脱自在,但是考题一出来,有人嫌我们、骂我们,我们一听到,马上,保护自己的念头就会跑出来,甚至很不高兴。心里有‘我’这个观念,感觉有个‘我’被人家骂,就是我相、人相都表现出来,除了证明自己是个可怜的凡夫,并不是菩萨以外,实在是没有什么用啊!


每天和佛唱反调·抬杠?—

佛教我们放下‘我执’,我们却认真培养


处处保护一个‘我’,为了我稍微被人家嫌,就觉得没有面子,很不自在,希望别人关心我、尊重我、认为我好,这都是在培养我相和我执,佛教导我们要看破放下的,我们反而每天都认真的在培养,还以为自己是在学佛,其实是每天和佛唱反调、抬杠,不过我们自己很少能发现这个现象,总是感觉照顾自己的面子是很应该,很当然的。这不用人教,连小孩子也会。我们可以体会,如果我们的父母在骂我们的兄弟,不是在骂我们自己,是不是我们听了就不会很难过,假如骂的是我们自己,就比较不欢喜;如果你的上司今天早上是骂你的同事,不是骂你,你听了就不会感觉没面子,可见是骂到‘我’—这个‘我’的问题,不是骂的内容的问题。


修行—修改心念行为

没发现自己有毛病,就无法‘改’。

老和尚,精湛演技,引出‘毛病’,让我们警觉去改。


如果我们自己当下没有发现,自己又在执著一个‘我’,没有发现自己的毛病,就没有办法放下、去除。老和尚的慈悲、表演和教学,就是把自我的毛病引发出来,使我们去发现要面对自己的执著病,去改进、破除。


起心即错,动念即乖—一心念佛,舍妄归真


人家私下骂我们,我们尚且会不高兴,何况老和尚是选择场面浩大,来人甚多,而且是大官、学者来的时候,才故意当众样样都骂,骂得让你去体会,起心即错,动念即乖,当下除了念佛,不分别、不执著,无我相、无人相之外,实在没有办法过下去。‘会’的人,就当下舍妄归真,体解大道,舍娑婆得极乐;‘不会’的人,就在虚妄假相上,又大加虚妄分别,结果还是一场虚妄的恶梦,除了生死疲劳,不会得到什么!


又笑;又哭;又感动;又惭愧


每当恩师告诉我,老和尚对她的种种考验、教导,我时常听得一面笑又一面哭,一面感动又一面惭愧、忏悔。笑的是—很欢喜有因缘遇到这样的开示,有机会了解自己的毛病;哭的是—自己一向都没有觉醒,都被‘我相’拖去团团转;我感动的是,恩师可以在老和尚的座下,让他磨炼将近二十年,类似这样的考题磨炼,每天换形式,换境界,考来考去,那种滋味只有身历其境,才能够了解;惭愧的是,如果那些题目考到我,我可能会不及格。


不明修行目标—总是沦于‘人我是非’法门


如果一个人不了解修行的目标就是要‘去掉自己的烦恼,放下对自我的执著,恢复本来清净佛性’的话,每天遇到境界考题,总是在那儿争说—我又没有不对,你为什么骂我呢?总是在争‘是你比较无理,是我有理’,争来争去,只不过就是你和我,是谁对谁错的问题,这就叫做‘人我是非’。有时候,我们以为自己是修净土念佛法门,其实大部份还是修‘人我是非法门’—如果说要念佛,就说气力不够,容易打瞌睡;如果要论理相争,就很有力气,都不会打瞌睡。如果念阿弥陀经,就说念佛要一心不乱,还要临终心不颠倒,但是不要说到临终、生死关头那么严重的境界,就是平时人家嫌我们一句,或是当众骂我们,冤枉我们,我们就马上会‘乱’给他看!一旦错认为娑婆世界的小事是很重要的,就把佛都忘光光了,不但乱给他看,甚至还‘死’给他看!


长他人志气,灭佛祖威风

主修信愿行三粮?一心念佛?

主修贪嗔痴三毒?一心念‘我’?

全文网址:http://www.xici.net/board/doc.asp?id=31690663&sub=2&doc_old=0



本贴由少说空话多修行于2004年5月26日14:53:53在乐趣园慈氏学论坛〗发表.

  
郑 重 声 明
1. 任何言论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与乐趣园无关;
2. 禁止发表反动、色情和其他违反国家法律、法规的言论、信息;
3. 禁止利用本论坛进行赌博、非法买卖等违法行为;
4. 禁止发表恶意攻击他人的言论;
5. 任何转载或转贴都应注明真实作者和真实出处;

百度中文搜索引擎
欢迎在netsh.com建立自己的乐趣俱乐部

本贴跟从标题:
[ 回复本贴 ] [ 跟从标题 ] [ 关闭本窗口 ] [ ] [ 乐趣短信 ] [浏览次]

选择类别: 
朋友Email:
您的Email: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