略谈中观应承派空见要义(下)--静风

[ 回复本贴 ] [ 跟从标题 ] [ 关闭本窗口 ] [ ] [ 乐趣短信 ]
本贴内容为转载作品,版权为原转载处所有,内容观点不代表乐趣园立场。

容易体会应成殊胜的第二个角度.是观待缘起(也有叫安立缘起).观待缘起,其实就是意识观待,安立名言而有.都是同一义.这是唯独应成可以许的缘起上的特法.也就是因为这样许的观待缘起,才超胜于他宗,成立了最甚深的缘起义.先从缘起讲起.唯识和二部,一般都是许因果的缘起.比如苗由芽生,苗是果,芽是因.果依赖于因,但因则不一定依果(因为没有苗的时候还可能是有芽的).自续则许法和法的支分的观待缘起.以这一点来破除实有,也是相当巧妙.比如我和我的手.当针刺到我的手时,我既可以说手疼,也可以说我疼.假如手和我是各自独立有自性的,那应该手疼的时候不能说我疼呀.但事实上,我们都既可以说手疼,也可以说我疼.这说明我(整体)和我的手(支分)都是无自性的,否则他们不可能一个疼影响另一个.自续以这种缘起的安立方式来成立无自性.但是,自续认为在世俗谛上,有一个不依靠观待就可以从境上自然而有的法的自相.应成义的观待缘起的许法,则最为彻底.要能看到这种彻底性,必须和他宗比较来看.先和二部唯识比较.二部的许法,本质上是在“所缘”为基础安立的.比如我们看到东西,是因为这个东西“先”就已经现起来了自主的相,然后我们才可以看到.唯识的许法,是以“能缘”为基础来安立的.外境是没有的,有的只是内识的阿赖耶种子.但中观不是,中观的核心意思是,所和能,是我们自己的意识,在缘起上从我们意识这一边,观待出来的有,不是法上本来就有的.这个意思是中观应成最最核心的地方,只有理解到这一点,才可以理解到应成义的殊胜.比如,在心缘境这个缘起形成的时候,能缘心,观待所缘境,安立为心.所缘境,观待心,安立为境.在心和境缘起的时候,意识对他们进行了观待,从上面安立出心和境的名言来。再比如造业缘起的时候,意识就在上面观待出能造人和所造业了。这种观待是怎么来的呢?是从我们这一边的意识去观待出来的,在法上,并不能找到一个实有的造者和所造业.
更深入的理解这种观待缘起,要继续比较一下自续和应成的所许.自续安立自相有,本质上,还是要安立这个作用的承载者.比如两个法,一个是桌子,一个是电脑,他们的作用的确是不同的.自续首先和应成一样,否定了桌子和电脑在胜义谛上有任何自性.但另一方面,自续却认为,在桌子的这个相续法的世俗谛上,的确有一点桌子的自相,以区别于电脑的自相的不同,来安立桌子的作用.自续为了这种自相有的安立,也必须区分正世俗和倒世俗.真正存在的比如我们住的房子就是正世俗,因为它确实有供我们居住的作用.但幻觉里出现的比如海市蜃楼里的房子,虽然也有房子的相,但却是倒的,因为它没有居住的作用..应成认为,不需要一定区分这个正倒之别.正和倒不存在于法上,而是意识观待出来的.因意识观待而安立正和倒。如果法上需要观待安立出正倒,在根上也必须观待出无患根和患根。然后安立无患根见到的为正,患根见为倒。同样,相也是观待出来的,不是诸法自有的。比如父亲这个相.是怎么有的?是和儿子观待出来的。一个人没有子女的时候,是不可以叫父亲的.只有子女生出来了,他才可以安立父亲的名言.但他和他的父亲观待的时候,他却被安立为儿子的相了.那对他这个人来说,他是父亲相还是儿子相,是他自己自相能有的吗?当然不是.他只有在观待他法的时候,才可以安立他的相.观待他的父亲安立为儿子相.观待他的子女安立为父亲相.这就是观待缘起.假如这时,我们不观待,而直接在他身上安立出一个父亲或者儿子的相,那就是不依缘起的自相.这就是为何自续义所许的自相有不合理的原因.所以诸法是观待安立出来而有,不是自性或者自相有.对于因果缘起,应承同样是由观待缘起来许因果。因和果也是相互观待的,没有因则不能生果,这是共同承认的。但没有果的话,因也同样不能安立为因,因是观待果才能显为因。因此因果也同样是彼此观待安立,毫无实体。观待缘起是应成所许的最深的缘起,其本质就是诸法不是从他那一方面而自有的,而是从我们意识方面观待他们,然后安立名言而有的。

最后我们来分析最细微的观待,依靠合格的安立处和合格的能安立分别来安立名言,这是最细微的缘起。我们以分析此最细微的观待安立,经由破除所有的自有,来跃入整体的法界观,这正是笔者在本文中最想说明的。当我们说应承派空见,和他宗空见根本不同在哪?根本就在于,一切的法,比如苹果,电脑,桌子等,他宗都认为,这些法上个别的,有一点自然从他那一方面而来的自有,可以不依意识观待就能独立有。但应承却认为,任何可以安立名言的“自”法本质上是在我们的分别心缘起中观待出来的,法上没有一个实在的自。在缘起的作用发生的时候,分别心对法进行了观待,寻求到合格的相(这就是安名处),然后安立上名字,然后“自”就出来了。比如房子,在安立房子的名言以前,即使有合格的房子相在那,我们也不会说那个是房子(这叫名前决无),这时候,房子无非是和大地联在一起的一片相而已。当我们观察到房子的作用可以住人的时候,我们就用分别心割裂出房子的这一堆缘起的聚集相,也就是观待出这个合格的房子相,然后安立它叫房子。这种最细微的观待安立,最本质的意思是,诸法的个别的自有,是我们自己的分别心依据缘起的作用而强行在法界里割裂观待出来的,那即是说,法界里的法,并无任何的从法那一边可以有的自有,”自“只是观待安立的名言而已。进一步,我们经由分析这种应承派观待安立的名言自有,来成立整体的法界观:在缘起法的法界里,诸法在缘起上是不可分割的整体(注意,这里不能把整体现成自性有的相)。而我们平时所认为的个别的法,是我们的分别心在法的作用上观待后,安立的名言,法上并无任何的自有。通过彻底的破除任何从法那一边而有的自有,而安立从我们意识这一边进行的观待而有,就会走入整体的法界观,诸法在缘起和性空上均是不可分割的,均是没有自有的。这个整体的法界,从缘起的不可分割性看,如同一个大幻化网,通过缘起和合不断的变现各种的行相。从空性的不可分割性看,此空性周遍法界而一味。由此可见,应承安立最根本的观待缘起,实是经由彻底的破除诸法的任何自有(实有),而成为迈向整体法界观的殊胜阶梯。

我们再来总结一下应成义.以二部安立的无独立自主的依蕴我,到唯识安立的二取空,到自续安立的胜义空自相有,都无法破除诸法都他那一方面而有的实有执.只有应成所许的观待缘起,唯名而有,才从最根本的破除了所有的实有执.这时候,我们会想,我们通常看到诸法都是从他那一方面而有(实有),但找的时候又找不到,但又是存在的,因为都有作用.这样他的存在方式,是经由分别心得安立而已的.除此之外,任何其他的有的方式,都是从他那一方面而有的实有.我们寻求的时候寻求不到,这是遮除实有相,但反过来,却有作用,这个作用怎么表达呢,是依靠互相观待而安立的,这是遮除断灭相.因此,只有互相观待而安立的,才能使缘起和性空互为辅助.这里要注意,如果唯是寻求寻求不到的话,那兔角也寻求不到,这时并未暗示任何缘起的含义.只有互相观待而安立的,才是真正缘起的中道.没有法是不观待的,不观待的,或者是自性有,或者是没有。所以了解应成义,一定要了解观待。

在分析了如上的观待安立而有,就会更容易的体会实有了。虽然诸法的自有均是分别心安立的名言而有,但分别心一旦安立名言,然后当我们不断在串习这个名言的时候,就会越来越觉得,诸法可以不经由安立而从他那一边自性而有,这就是实有执了。这个实有执并无什么特殊的理由,不过是我们长期以来都这样串习习惯了而已。比如我们说总统,在我们并没选这个人作总统以前,他是不能叫总统的;当我们通过一定形式,相对于人民,把他安立为总统的名字后,我们在不断的重复总统的名字时,就会觉得这个人好象就自然而然的好象并非经过安立,他自己就是总统阿。心和境也是如此,在心缘境作用发生的时候,我们观待而安立了心和境的名字,可是时间久了,我们会认为,好象不必经由安立,心外就可以有一个独立的境,然后里面就可以有一个独立的心阿。这些例子可以让我们仔细的在内心体会什么是自性而有。

在如上了解了应成义的核心意思后,进一步的观察一下法界无生。当我们自古到今的看这个世界,会认为这世界很热闹。诸法变异,人来人往,产生了很多新东西。但事实完全和我们认为的相反,从本性上来讲,这世界从未真正生起过什么,亦未真正减少过什么。我们所见的生,无非是因缘和合就显现出来而已。玻璃,电,金属,不过拿出来七拼八凑,就出现了一个电脑,所以一个”真实“的电脑从没有过(若有怎么能通过拼凑得到),但缘起和合以后,就很奇妙的出现了电脑的作用。同样,玻璃,电,金属也是如此。虽然那个真实的法从没生起,但缘起和合,就产生了它们的各自作用。这就是胜义谛无生,法界本性寂静,虽然看起来很热闹,但从未真正生起过什么,亦未真正消失过什么。

再来看业果。既然诸法胜义无生,那我们看到的诸法是实际上缘起的如幻显现。因缘合则法显,不合则法隐。所以显不显唯赖因缘。应承派最彻底的否定了诸法可以从”自己”那一方面安立任何实有,那一切的有均是依赖于因缘而有。因为自有的方面(自性和自相)丝毫都没有,那因缘如何显现,则法如何显现,法并无任何的自主可显。这时候我们就可以把中观的二谛正见安立起来,生死涅盘纤毫自性无,缘起因果如如不虚误。正因为诸法在自有上一点都没有,所以法的作用显现如何,“唯独”靠其观待的因缘如何安立而显,诸法自己都毫无自在。缘起的因果如如不虚,正是因为诸法毫无自性,所以果唯有观待因来安立,因如何安,果则如何现,所以如如不虚。因此只有对空性生起定解,才能真正对业果生起定解。

最中心的意思总结为:诸法均有作用,他宗认为作用总需要一点承载,应承认为缘起和合就有作用,不需任何承载。既然缘起和合了就有作用,那诸法的相,都是在缘起和合的时候由分别心观待出来的,并安立名言来表达的,法上没有任何从法那一边独立能有的自有(自性有或自相有),因为破除任何的自有,“自”本质上是观待出来的名言,从而迈向整体的法界观。

需要说明的是,本文把自性有和自相有何为一起作为实有的统称称为自有。实际上,诸法的相是有的,但不是自相有,而是观待有。本文目的是介绍自宗的空见,其中对于他宗的认识乃是随顺自宗而说,无意引发宗见争论。尤其请唯识学人不要误会,中观唯识之争持续多年,为了避免争论,本文省略了很多中观和唯识的宗见之争的介绍,也许以后有机会笔者会将此处再另文介绍。

本文感谢麻叔给予的长期指导和讨论。感谢曲世宇,鸿泥,空明,智详等师兄参与的大量讨论。感谢林老居士对于宗义善巧的讲解。并将此献给教导我中观多年的善知识任老师,祈祷一切善知识长久住世。

愿以此功德,回向诸众生,同证缘起义, 共成一切智.



本贴由常如于2004年1月12日01:27:22在乐趣园慈氏学论坛〗发表.


百度中文搜索引擎
欢迎在netsh.com建立自己的乐趣俱乐部

原标题:【转贴:<<略谈中观应承派空见要义>>上--静风】是常如在2004年1月12日01:26:23发表
本贴跟从标题:
[ 回复本贴 ] [ 跟从标题 ] [ 关闭本窗口 ] [ ] [ 乐趣短信 ] [浏览次]

选择类别: 
朋友Email:
您的Email: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