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现量已经感觉没有人我法我了吗?那就应该证空性了啊。

[ 回复本贴 ] [ 跟从标题 ] [ 关闭本窗口 ] [ ] [ 乐趣短信 ]
本贴内容为原创作品,版权为作者和版主共同所有,内容观点不代表乐趣园立场。

教量更好说了:
《解深密经》说:
如是于依他起自性及圆成实自性上。执著遍计所执自性。由是因缘。生当来世依他起自性。由此因缘。或为烦恼杂染所染。或为业杂染所染。或为生杂染所染。于生死中长时驰骋。长时流转无有休息。或在那落迦。或在傍生。或在饿鬼。或在天上。或在阿素洛。或在人中受诸苦恼


《阿含经》里说,“心种种故,色种种”。

《六十华严》卷十云:“心如工画师,画种种五阴,一切世界中,无法而不造。如心,佛亦尔;如佛,众生然。心、佛、众生,是三无差别。诸佛悉了知,一切从心转,心造诸如来。”

  No. 279 [No. 278]
大方广佛华严经
    于阗国三藏实叉难陀奉 制译

  大方广佛华严经夜摩宫中偈赞品第二十

尔时觉林菩萨。承佛威力。遍观十方。而说颂言
 譬如工画师  分布诸彩色
 虚妄取异相  大种无差别
 大种中无色  色中无大种
 亦不离大种  而有色可得
 心中无彩画  彩画中无心
 然不离于心  有彩画可得
 彼心恒不住  无量难思议
 示现一切色  各各不相知
 譬如工画师  不能知自心
 而由心故画  诸法性如是
 心如工画师  能画诸世间
 五蕴悉从生  无法而不造
 如心佛亦尔  如佛众生然
 应知佛与心  体性皆无尽
 若人知心行  普造诸世间
 是人则见佛  了佛真实性
 心不住于身  身亦不住心
 而能作佛事  自在未曾有
 若人欲了知  三世一切佛
 应观法界性  一切唯心造

  No. 728
诸法集要经卷第五
    观无畏尊者集
    西天译经三藏朝散大夫试鸿胪卿宣梵大师赐紫沙门臣日称等奉 诏译

  治心品第十一

 佛宣转诸法  说身为无常
 于酒及女人  慎勿生放逸
 此心犹彼王  于世得自在
 能令诸众生  堕于深险难
 由心造诸业  迷乱生怖畏
 智者善持心  住最上安隐
 能引生胜处  及牵入恶道
 若离垢寂静  即证真常果
 若乐说诸法  作意为先导
 由意清净故  则成殊胜行
 若人善制心  则不随心转
 弃背诸烦恼  如日除黑暗
 又彼心如冤  是冤非他起
 劫火然须弥  心火亦如此
 愚夫为心降  诸根得自在
 能生彼苦恼  去菩提则远
 冤从自心生  离心何所有
 能缚诸有情  牵至焰摩所
 若乐欲境界  不修习正法
 愚痴履邪道  则堕于地狱
 心如火中火  最上难调伏
 由彼难调故  当受于极苦
 若纵心自在  常生诸过失
 善离彼染欲  不为苦所逼
 由起如是心  则受如是果
 作善为净因  造恶得苦报
 由心造彼业  由业感于果
 心与业相应  即受轮回故
 若人由彼心  造作诸恶业
 为彼地狱火  长时而烧煮
 由心造诸罪  由心感其果
 当知彼心者  从因缘生起
 众生为心诳  自在作诸咎
 堕于地狱中  深生大恐怖
 当依于正法  不随心造恶
 善行常轻安  恶行唯非法
 一切唯心造  果亦从心得
 心若种种生  彼果亦如是
 心如彩绘者  画三界众生
 无有善安住  不随心动转
 又彼心为本  能生解与缚
 善业则解脱  不善乃缠缚
 众生堕业网  为心之所降
 不求趣菩提  如盲不见道
 是心唯一种  能造作诸业
 若业若彼心  则遍于三有
 又如彼五色  能种种显现
 缘五根诸尘  则处处随转
 如世间画者  诸人咸共睹
 当知心画师  巧妙无能见
 如壁图诸像  好丑随画工
 善不善业缘  皆由心造作
 是心常思惟  昼夜无暂住
 如其所造业  受报皆相似
 若为心伏者  乐作诸不善
 命终生恐怖  于苦无能免
 业则如彼画  随处而显现
 由心所作故  彼果则随转
 种种业差别  受报亦如是
 为心之所使  驰骋于三界
 若人随于心  则造一切业
 善调伏心者  则证真常乐
 是心随所趣  或暴恶轻动
 善哉调彼心  心静则无苦
 若人善制心  则除诸过患
 离过乃智人  于苦则不受
 诸苦从心生  了彼非他得
 逼迫难堪任  皆由心轻动
 天龙阿修罗  夜叉毕舍遮
 皆以心为主  遍于三有处
 心能引天中  及生于人世
 乃至诸恶道  如轮转无异
 心为境所牵  愚者则迷乱
 由意生爱故  住无量苦恼
 心唯一痴行  暴恶有大力
 可说不可见  念念速迁灭
 智者善调伏  心种种过患
 则超出魔网  得渡于彼岸
 心能生疑惑  谄曲多动转
 若依彼心者  乃求趣险难
 当离心过失  则诸根寂静
 不着罪非法  善达于实相
 得最胜禅定  从心因缘生
 堕于恶道中  亦由彼心起
 是心有力能  造作种种业
 于虚空境界  刹那不暂住
 彼心难了知  常无其形相
 引生于世间  匪心则不往
 身造作诸业  何去何所住
 彼果皆可见  彼心无能睹
 是心难调伏  痴暗无所见
 能引诸众生  速趣于地狱
 是心能作罪  亦能修福业
 了彼如幻化  常依于正道
 是心去不知  来亦无能见
 能牵诸有情  百千生往返
 利刃不能断  炽火不能烧
 愚暗无智人  则为彼所坏
 是业索坚固  能缚痴众生
 于百千生中  挽之而不断
 是心刹那顷  造善不善业
 能调彼心者  随处常安乐
 入彼六根门  乐着诸境界
 心牵彼有情  不觉堕险难
 虚空本明朗  水性常澄湛
 是心若如彼  引生殊胜善
 于境生寻求  常念于和合
 由心依诸根  如王将导从
 是心常奔驰  彼身随所往
 互相有力能  轮转三有海
 所造业周遍  皆由心使然
 若无善因缘  少乐不可得
 当规求正法  修习诸禅定
 心离诸过恶  如日出云翳
 若心善定住  则生于正见
 在家发净信  当免轮回难
 若心不造恶  过失则不起
 离烦恼清净  常生于天上
 是心随诸根  迅速而流转
 善防护心者  后则生诸天
 若为心所使  造作一切罪
 依止非法行  长处轮回中
 是心刹那顷  有百千生灭
 本性唯轻动  如幻化不实
 是心有大力  奔驰无暂停
 若智识寂静  则能善缚彼
 是心难调伏  令诸根动乱
 智者善任持  能达于彼岸
 是心唯无厌  知足索能缚
 善治彼心者  为世间智人
 是心缘欲境  常生于爱乐
 为善能息除  作恶则增长
 若人心寂静  见诸欲如毒
 愚者纵其心  耽之为美妙
 是心唯造作  彼业则随转
 由根境所生  令相应和合
 智者了知己  舍此获轻安
 彼色睹皆同  复何生异想
 一切色境界  为因能乱心
 善调彼心者  则离诸过咎
 如一谷种子  生色香有异
 由彼彼和合  各各随心起
 如世间匠者  善修彼机关
 依正法治心  彼则常安乐
 境界牵于心  愚者生适悦
 智慧有大力  速使令清净
 又彼心动转  遍缘诸蕴界
 及彼三有中  由无真实见
 又如大海中  风击波腾涌
 犹心境和合  随世间流转
 善业引于心  定招于胜果
 应当行善行  无复造诸恶
 心与定相应  如水无风动
 各从因缘生  随业所归趣
 是心极迅速  刹那而往返
 或缘彼天中  或趣于地狱
 心能断诸恶  复造一切善
 引至解脱门  故说心如是
 是心最轻捷  无有过彼者
 若不善防护  则常着于欲
 是心须臾顷  能造善恶业
 自性本轻动  寻求不可得
 是心来不知  去亦何所见
 缘合即暂有  缘散无所住
 是心非积聚  亦非彼长久
 非执持相应  一切处无睹
 心亦为强名  从和合而起
 牛粪与摩尼  二种亦如是
 色根等亦尔  各各从识生
 未见有一法  非和合而得
 如是彼境界  众生难除断
 若安住正法  于欲何所作
 是心极凶险  大力难调伏
 乐造作诸业  愚夫无知觉
 由造诸业故  则为流转因
 于三有之中  长受诸苦恼
 如染风等疾  灭非沉恶道
 彼贪等过患  定堕于地狱
 心过失最大  常造作诸恶
 风病亦非善  应当修胜行
 风等疾可瘳  身殒则随散
 彼贪病不然  百千生长在
 当知贪等病  与风有差别
 善修殊胜行  得离贪过失
 是心如医王  善治意过患
 非如彼世间  唯疗于身病
 心起善思惟  则不生诸染
 愚者无正法  则堕于险道
 若人乐禅定  依止于山林
 愚夫不寂静  多起其违诤
 是心如画者  遍绘诸形像
 皆由彼造作  周流于五趣
 世画虽巧妙  图百千种类
 业画极广大  三界为其帧
 画若干众生  随五趣流转
 由业广大故  处处悉周遍
 又彼心画师  能画诸业网
 世间有情等  皆为彼所缚
 又风雨烟尘  皆能损其画
 百千俱胝劫  业画常如故
 大地有散坏  海水亦枯竭
 唯业画长存  随处而显现

——————————————
(从我一个旧贴里选贴一段:)
虽然我们感知不到实有世界,但我们在所感知到的虚拟世界中的一举一动、起心动念,都会引起我们在实有世界中的识的相应活动,比如我喝了一口水,佛菩萨就会看见在实际存在的我的识的梦境中一个人喝了一口水,我闪过一个念头,佛菩萨就会看见在实际存在的我的识的梦境中有一个念头闪过,只不过佛菩萨见到的是实际存在的识的运行情况,而我们凡夫感知到的是意识用自己的语言描述出来的模拟图而已。
我们凡夫虽然见不到真正的缘起法——种子和现行相互熏生的运行状况,而只能感知到意识的虚拟世界,但我们在这个虚拟世界中所有的妄想——遍计所执,却在密切影响着实有世界的运行状态。比如,我们在虚拟世界中看到一杯水,虽然这杯水并不存在,但我们的意识认为自己看到了一杯水的印象和想法却是存在的,这个思维过程的每一刹那都会留下记忆,也就是熏成了种子,到以后机缘成熟这种记忆再被唤醒、恢复起来的时候,当时的那种“认为自己看到了一杯水”的感觉就又恢复了。无始以来就是这样,本来并没有一杯水,可我们无始以来就颠倒执着认为确实有一杯水,留下的记忆就是这样的颠倒的感觉,所以种子生起现行的时候,也就是记忆恢复起来的时候,自然就是这种颠倒的“确实有一杯水”的感觉。
所以有人爱问:你说没有外境,可我怎么自然就感觉有外境呢?这虽然只是我们的一个错觉,但由于无始以来早就熏习了这种错觉的无数次重复的记忆,当这种记忆再恢复起来的时候,相对于现在的主观意识来说,这些自然生起的感觉就好像成了客观存在的感觉了,而实际上,它们只不过是以前的主观错觉记忆的再现罢了。
真的是实际没有一个东西,只要我们认为有,它就会慢慢变成像真的有一样吗?我们大家都知道杯弓蛇影的故事,本来酒杯里并没有蛇,但喝酒的人误以为弓影是蛇,当他认为自己真的是喝了一条蛇的时候,他自然会联想到一条蛇在肚里可能是什么感觉,这种感觉自然又会留下记忆,他再琢磨的时候,又会把前面的记忆唤醒,就好像自然生起了客观存在的感觉一样,这又会加强他对肚里有蛇的判断,这种判断同时又留下了记忆……这样循环往复,以前的大量记忆就变成了客观存在的感觉,所以就会真的感觉肚子难受起来,实际上这就是他以前反复熏习的“认为自己应该那样难受”的主观感觉的记忆恢复起来罢了。我们遍计所执的妄想,就是这样影响着依他起的运行。
我们所有的遍计所执,都是依靠实际存在的依他起生起来的,所以依他起是遍计所执生起的因;而我们在遍计所执的同时,又留下了记忆熏成了种子,创造着依他起,改造着依他起,所以遍计所执又是依他起生成的因。虚妄的遍计所执和实际存在的依他起就是这样互为因果,互相推动地使我们的轮回得以延续下去,虚拟世界和实有世界也就是这样互为因果地紧密联系着。
花儿为什么这样红?大地为什么这样硬?《华严经》说:“
 譬如工画师  分布诸彩色……
 心如工画师  能画诸世间
 五蕴悉从生  无法而不造……
 若人知心行  普造诸世间
 是人则见佛  了佛真实性……
 若人欲了知  三世一切佛
 应观法界性  一切唯心造”
红花硬地,都是我们无始以来遍计所执的成果,我们无始以来就认为大地是硬的,留下了无数这样的记忆,这种错觉的种子的积累,对我们现在的主观意识来说,就成了一种能够自然生起的客观存在的感觉,成了一种种子与现行互生互动的自动运行机制,或者说以前的遍计所执的成果,对于现在能遍计的意识就成了客观世界,现在的遍计所执还在继续加强着过去遍计所执形成的成就,这就是佛说的“心如工画师,能造诸世间”的道理。一切唯心造有三个层次:我们凡夫所见闻觉知的一切法都是意识的语言描绘出来的,整个三界都是阿赖耶识里的种子显现出来的,一切种子都是以前的意识熏习成的。这个贴子太长了,以后可以抽时间另作探讨。


本贴由大千于2004年1月05日12:01:41在乐趣园慈氏学论坛〗发表.


百度中文搜索引擎
欢迎在netsh.com建立自己的乐趣俱乐部

原标题:【我倒觉得不能】是恒河沙数在2004年1月05日11:30:15发表
本贴跟从标题:
[ 回复本贴 ] [ 跟从标题 ] [ 关闭本窗口 ] [ ] [ 乐趣短信 ] [浏览次]

选择类别: 
朋友Email:
您的Email: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