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量论十五

[ 回复本贴 ] [ 跟从标题 ] [ 关闭本窗口 ] [ ] [ 乐趣短信 ]
本贴内容为转载作品,版权为原转载处所有,内容观点不代表乐趣园立场。

无所观待显现彼境,而为彼量”。这句长行中的“唯识”是两个词,“唯”是单、仅,“识”是心识。“自证自体”就是自己知道自己、自行证明,指心识自己知道自己。在一般人说来,比如说在法庭上,你需要旁证证明自己没有犯罪,需要律师为自己辩护,但有些强者他就是自己为自己辩护,自己证明自己无罪。“无所观待”,不用其它的,只用识自己就行了。“显现彼境”的“彼境”就是“那些境界”,“那些境界”就是指刚才“若唯外义作所量”中的“外义”。这一句长行是说:只凭心识的自己了知自己,就可以显现出那么多的境界出来,然后自己再认识。接着吕澂先生的译中中说,“何以故”?就是为什么呢?颂文的最后三个字儿解释了,就是“能量彼”,这三个字该怎么解释?长行中说,“如如义相白非白等识上显现,即彼证知诸相量彼彼境,如是如是施设量与所量,以一切法无作用故。”看这一句长行。第一个“如”字儿是“比如”,因为前边儿问了个“何以故”,这儿就作说明:比如说吧,这是拿例子来作说明的。“如义相”,“义”是我执、法执,我们呢,一般都说它是外境。“如义”在其它唯识典籍中一般是称之为“似(外)境”,比如《唯识二十论》中说,“内识生时似外境现”,就是“似外境”;还有《成唯识论》中间,出现了好多次“似外境”、“似境”。这个“如义相”就是“象外境一样,但其本质只是一个影相”。接着的“白、非白”是具体的“如义相”,“白”是色、颜色。在当时的人看来,颜色是任何有质碍的东西都有的一个属性,没有一个有质碍的东西没有颜色的,所以就以色这个特征来命名它,叫色法。色法就是有质碍之法。“非白”就是不是白色。“白、非白”就含括了一切色。不过这里的色是指眼所对境,而不是色法,要是色法的话就要包括色、声、香、味、触、眼、耳、鼻、舌、身、法处所摄色。下边儿还有一个“等”字儿,表示除了颜色外,还有声、香、唯、触之类这一些,这一些都是“识上显现”的。接着是“即彼证知诸相量彼彼境”,“证知诸相”就是对这些相都了解得清清楚楚,“量彼彼境”就是去认识那些境界。“如是如是施设量与所量”,“如是”就是“就这样”,就这样是就哪样呢?就是心识去认识那些境界并且认识得清清楚楚。“施设量与所量”,我们把境界(义相)叫所量,把认识者叫能量,这都是施设安立的一个假名而已。这里的“量”既指能量又指量果,也就是说,这里说的“施设量与所量”是指能量、所量、量果三者皆是假安立的名字而已。为什么说它们都是假安立的名字呢?陈那论师说,“以一切法无作用故”,这里的“一切法”就是指能量、所量、量果,这三者是都没有实际用处的,比如说,我看见了面前的这一张桌子,还看见了这一个板擦,桌子、板擦、书本等我是真看见了,但我看见了一个真的所量吗?没有!根本就没有一个叫所量的,桌子是有的、板擦是有的、书本是有的……但所量是没有的!能量、量果是与所量对照才有意义的,所量既然只是一个假名,则能量、量果同样也是假名了。再说了,能量、所量、量果三者本是一体,所量是假名,能量、量果也是这样。对于这个意思,陈那论师说,“即此义说:所量彼显现,量及量果者,彼取自证性,此三无有异。”“即此义说”后边儿的四句是颂子。颂子中的“所量彼显现”就是“所量,就是心识所显现出来的那些”,“量及量果者,彼取自证性”这两句颂文,应该是一一对应的,“量,就是彼取;量果,就是自证性”。“量”这里是能量,能量是“彼取”,当然是心识来取,因为心识有取的能力;量果是自证性,所谓自证性就是自我证知性,这能量、所量、量果,“此三无有异”,这三个其实是一个,是一体的,它们都是心识的一部分。所量是心识的相分部分,能量是心识的见分部分,量果是心识的自证分部分,这三部分加起来才是完整的心识。在《佛地经论》中有这么一段话,“《集量论》中辩心心法皆有三分,一所取分,二能取分,三自证分。如是三分不一不异。第一所量,第二能量,第三量果……由此道理,虽是一体,多分合成,不即不离。”
下边儿呢有人提出了一个问题,咱们看法尊法师的长行:“或问,如何知识有二相”。“或问”就是“可能有人要这么问”,这是一个设问。“你怎么知道识有义相和自相呢?”在法尊法师的译本中,接下来的颂子很多,有九句:“知境知彼别,故即觉二相,亦由后时念,成二相自证,不受无此故,若由余识受,无穷彼亦念,如是于余境,不转见彼故”。这九句颂文对应的长行也很多,咱们慢慢说。“曰:由有了知境与了彼能知心,由此差别知觉有二相。”这是对设问的一个回答。“曰”,说、答。“由”,因为。“了知境”,要了知的境,要认识的境,就是认识对象。“了彼能知心”,“了”就是识的别名,这在《唯识二十论》中有的,在《唯识二十论》开始的时候就有这么一句话,“心、意、识、了,名之差别”。“了彼能知心”给前边儿的那个“了知境”连起来看,就是了别那些境的心识,“能知心”就是能够认识(境)的心识。“由此差别”,有要了知的境和能够认识境的心识,这是不一样的,这就是差别。“知觉有二相”,“知”就是知道,“觉”是觉悟,“觉有二相”,就是说觉悟有两部分组成,一部分是对要了知的境的觉悟,一部分是对心识的觉悟,到下边儿还要说。咱们再往下看法尊法师的译本。“境谓色等及由何了彼之识,此即义相与自相。”这一句是对我们常说的境作了一下界说,说境包括两部分,一部分就是“色等”,“色等”就是指色、声、香、味、触这一些,另一部分是指“由何了彼之识”,这个“由何了彼之识”,“由”为因为,“何”是什么,“了”是分别而且分别清楚了,“彼”是指外境,就是桌子、书本、红色、汽车声等等的。这“由何了彼之识”就是为什么把这个叫作桌子的这个心念,也就是说,心念为什么把它叫作桌子?比如说常举的例子,黄昏时看见路上一条不知什么,猛然间以为是一条蛇,被吓了一跳。你因为什么把它叫作是蛇呢?这是第二部分。“此即义相与自相”,第一部分是义相,第二部分是自相,“义”是我执、法执,就是本来没有,我们却认为有,认为真的有,这是义相。比如说陈那论师原文中的“色等”,色主要是颜色,它有吗?按现在的理念来说,其实是不同的电磁波刺激视觉器官,视觉器官把这信号发回意识,意识用自己的语言翻译过来,说这是红、那是绿等。声呢?是信号刺激听觉器官,听觉器官把信号传递给意识,意识用自己的语言给翻译出来,就有了不同的声音。香、味等其实都是这样。因为这都经过了意识的翻译,它们其实只是一系列的信号而已,根本就没有红、兰、可意声、不可意声、香、臭等等,但我们的意识说有,这就是我执、法执,它们实际上都是虚幻的,称之为义相。另外还有自相,自相就是事物本身,本身是一条绳子,可你却说是一条蛇,这条绳子本身就是自相,“因为绳子所以使得心识在分别的时候给认成了蛇”,我想要是一只牛站在那儿,你怎么也不会给认成蛇的,因为牛与蛇的差异实在是太大了。我们得知道,自相也是相,既然是相,就说明了它的虚幻,这在《掌中论》中间有破。
下边儿,陈那论师说,“了知境者,即随顺境相之识,是现义相。了知自识,即现自相。”这句话很简单。什么是“了知境”呢?解释说,即“随顺境相之识”,就是说“识随顺境相”随顺就是不闹别扭,我说东,你偏要往西,这就是闹别扭,境相是一条绳,心识却偏给认成了一条蛇,这就不是“随顺境相之识”,这就不是了别境,“了知境”就是指对境的了别,而且认识清楚了,如果是没有了别清的话,那不算!这了知境“是现义相”,“现”是显现、表现出来,这就是说,了别境就是把我执、法执之相给表现出来。“了”是识的别名,“知”是认识清楚了,“境”是境界。合起来就是识把境界认识清楚了,这就是“现义相”,就是说,“识认识清楚了境界,就是现义相”。下边儿又说:“了知自识,即现自相”。“了知”还是了别清楚了,“自识”就是“识自身”,我们知道,“了知自识”的这个“了”本来就是识的另一个名字,“心、意、识、了,名之差别”,这是《唯识二十论》中间说的。“了”就是识;“知”就是认识清楚了,“自识”就是识自己,合起来就是说,用识来认识识自己,而且认识得清清楚楚,这个就是“现自相”,“现自相”就是把识自己表现出来。这就是说,识认清了境界,就是现义相;识认清了自己,就是现自相。
法尊法师本子接着说,“若不尔者(不许识自知,即不许自证分),说即色等自知或成为自体者,则与知境全无差别。”“若不尔者”这几个字,法尊法师译本给注了一下,说是“不许自知,不许自证分”,这样一注,清楚多了,如果说不许心识有自知的能力的话,会出现什么样的情况呢?说,“即色等自知或成为自体者,则与知境全无差别。”我们认识色境,我们不知道我们自己认识到了色境,这就是不许自证分,认识了半天自己不知道自己在认识色境,但我们又确实是认识到色境了,既然不是自知,但又确实得有一个知的,我们知道,认识一个境界,只有认识主体、认识对象两个,既然认识主体不知道,则就只能是认识对象――色境知道了,这就是“色等自知”。“色等自知”的“等”,表示认识对象还有声、香、味……它们都给色差不多是一样的。还有一个“成为自体”,其实这一句“色等自知或成为自体”是两个意思,就是“色等自知”和“色等成为自体”,说过了“色等自知”就该“(色等)成为自体”了。在一个认识过程中,有认识主体、认识对象,这个“自体”就是认识主体,要是没有自证分的话、不许识自知的话,那么心识自己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就是说,心识没有起到作用,可我们确实是看到了一张桌子,我们看到了一张桌子,但心识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于是认识对象就要来抢功了,说认识到这张桌子是它的功劳,这就是“(心识)成为自体”。当然了,这个实际上还是心识是自体,但心识不知道维护自己,被认识对象占了先机。毛主席说过,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永远不可能平平稳稳的,反正是有一个机会,你认识主体不去占,认识对象就要去占了,本来是你认识主体的地方你不去占这怪谁?“则与知境全无差别。”要是不许自证分、不许识自知的话,那么就会出现色等自知、色等成为自体,若是色自知的话,“则与知境全无差别”,就是说,在认识的过程中,本来是包含两重认识关系,一重是“我看见了桌子”,另一重是“我知道我看见了桌子”,要是不许识自知的话,就只剩下“我看见了桌子”这一重了,这就是“与知境全无差别”。“知境”就是看见了桌子。“若谓由后时生识知者,则过去久远之境,应不现起,彼非境故。”“若谓”,要是说。“后时生识知”,有人就这么说,我这一念心识看见了桌子,这一念的下一念知道我刚才那一念看见了桌子。为什么会有人这么说呢?比如说在黄昏时,已经比较黑了,我看见了一个东西,因为光线不好所以就没有看清楚是什么,下一念又仔细一审视才弄清刚才看见的是一张桌子。就因为我们有这样的经验,所以才会有“后时生识知”的说法。要是真的是“后时生识知”的话,会出现什么情况呢?会出现“过去久远之境,应不现起”这个情况。这个情况应该是比较好理解的。比如说当下一念我看见了一张桌子,在下一念我才知道刚才是我看见了一张桌子,过了十年以后,我还能看见那张桌子吗?看不见的!“久远之境”的“境”就是桌子,我看不见十年前的桌子,就是“久远之境不现起”。这里先说前五识。为什么久远之境不现起呢?因为“彼非境故”,“彼”就是十年前的那张桌子,“非境”的“境”是指当下眼识的认取,以后我们要记住,在一般情况下说境都是指当下,就象数学上常把1省略一样。就是说,十年前的那张桌子,不是当下的眼识所能够认取的。应该来说这说法咱们都是知道的,也认为没什么深奥的的玄义,可是,咱们想到过没有,这么简单的道理陈那论师却来说了,他说这有什么意思?有没有什么内含的深义?比如说,咱们人都有两个眼珠子,这是正常的,不然的话才是不正常的。因为人都有两颗眼珠子,所以一般人都不说了,比如我写一篇文章,中间要介绍某人,文学作品中要有人物的肖像描写,于是我在描写的时候我中间说到,某人有两个眼珠子。因为人们的思维定式,就要发挥一通,说这个人如何如何,其实这个人给我们一模一样,一点儿特殊的地方也没有,他特殊在他的思想,而不在于他有两颗眼这子。大家知道我的意思吗?是的,就是智者大师,他的传记中说他“目耀重童”,目耀重童有什么了不起的,我也是目耀重童,可是有人非要解释成一只眼睛里有两个眼睛珠子,咱们现在人一般都这么解释,为什么要这么解释?文中可没有说是一只眼中有两个眼珠子呀~~这就是人们的思维定式。本来很平常的事情,根本没有说的必要,可是这传记中说了,以前人们对书有一种敬畏感,认为书上说的都是神圣的,这种思维导致了这种解释法。现在我自己也写书了,对书的敬畏感就少了,能让我生起敬畏感的书少之又少。现在我看书一般都用平常心来读,即使佛经我也尽量从常人的角度来看,因为我们是凡夫,圣者说法要用凡夫的角度说法,这样才能引导我们,他要随顺凡夫才行,佛要说法还得以丈六比丘之身来说,何况别的圣者了。谁说法也不是故意要给众生设置障碍,所以都要用对方能够接受的思维方法来说。我有一个朋友,叫白敬平,他也是教书的,他是他们当地老师的样板,他看过我的《汉传因明二论》这本书后就给我提意见,说我讲课讲得不好,说我要刻意地站在听众的角度来说,这样就能够让听众明白了。他让我讲课时要为听众想想。当然了说起来容易做起来不容易。我现在还做不到,就是这样。佛陀说法是圆满的,也就是说,我们看经典呀什么的,尽可能的以凡夫的角度来看,别老认为这是不可思议的,老是神神叨叨的。佛不这么干的~~最开始我也这么想,陈那论师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呢?他说要是“后时生识知”的话,“则过去久远之境不应现起,彼非境故。”难道说承认心识自证分,过去久远之境就可以现起了吗?确实是的,为什么这么说呢?是这么个道理:所谓后时生识知,就是,比如说,我当下的眼识看见了桌子,“后时生识知”指的是下一念眼识知道上一念看见了一张桌子,所以过去久远之境就不应现起。而要是承认心识自证分的话就不一样了,这一念眼识看见桌子当下自己就知道自己看见了一张桌子,过去久远之境就是可以现起的!怎么个现起法,这就不是眼识现起,而是意识可以现起,意识可以回忆起来十年前我在华山顶上看见了一张桌子,这就不是“彼非境(故)”了,而是“彼是境(故)”,十年前的那张桌子是我意识所取境。当然了我承认不承认自证分,我的眼识是都看不见十年前的那张桌子的,这一点儿是没有什么疑问的,这个事实谁也改变不了。佛教的观点就是:所有的错误都是我们认识上的错误,可不是事实的错误,在佛教中,事实是大爷,它永远没错,错的都是我们认识(当然了,唯识中是唯识无境、无义、无事的)。所以佛教把无明列为十二有支之首,无明不除,永远不得解脱,这是生死轮回的根本。《楞严经》上说淫心是生死的根本,“淫心不除,尘不可出”。这个我们先放在一边儿不管。在我们的比丘戒本中间也只是说淫欲是障道法而没有说它是生死的根本。这个我们一定得知道。“是故识有二相,理善成立。”就因为上边儿的原因,所以说识有义相、自相,这是能够说得通的。
接着呢,陈那论师又说了一个识有二相的理由。就是“亦由后时念,成二相自证。”这两句颂子。对应的长行说,“又由后时能生忆念,亦即证成识有二相”。这长行语言上是很明白的,因为后来能够生起对以前所经历的事儿的回忆,凭这个就可以证明心识有二相――义相、自相。可我们想问问,为什么凭回忆就可以证明心识有二相呢?回忆是不是具备证成心识有二相的能力呢?下边儿陈那论师又作了进一步的说明。“如于曾受之境后时能忆,如是心亦后时能忆,则知先亦曾受,若未曾受则不能忆。故亦证成识有二相。”


本贴由清风于2003年12月13日22:40:33在乐趣园慈氏学论坛〗发表.


百度中文搜索引擎
欢迎在netsh.com建立自己的乐趣俱乐部

本贴跟从标题:
[ 回复本贴 ] [ 跟从标题 ] [ 关闭本窗口 ] [ ] [ 乐趣短信 ] [浏览次]

选择类别: 
朋友Email:
您的Email: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