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量论十三

[ 回复本贴 ] [ 跟从标题 ] [ 关闭本窗口 ] [ ] [ 乐趣短信 ]
本贴内容为转载作品,版权为原转载处所有,内容观点不代表乐趣园立场。

接着就说量果。看着书,一句一句来。法尊法师的本子中一下子放的颂文太多了,二十多句放在一起,咱们读的时候按法尊法师的本子来,但在说的时候得把这二十多句颂子摘开来说,让它与长行一一对应起来。

有作用证故 即果能量度 亦设立为量
亦非无作用 又自证为果 由彼体义定
境相即此量 由彼能量度 曰:若时彼现相
所量量与果 能取能了故 彼三非各异
知境知彼别 故即觉二相 亦由后时念
成二相自证 不受无此故 若由余识受
无穷彼亦念 如是于余境 不转见彼故

法尊法师的译本就是这么多颂子放在一起的,咱们先把“有作用证故,即果能量度”摘成一个小单元。因为我觉得这两句可以够成一个意思。与这两句颂文对应的长行是:“此中所说量果,非如外道所计,离能量外别有量果,是即能量心而为量果”。“此中”当然就是“这里”、就是现在要说的;“外道”,按一般的说法,就是指心外求道者。佛法是心法,一切都是应该在心内用功,你要是在心外用功,那就是外道。还有一种说法,就是说受过皈依的是内道,未受皈依的是外道,也就是说,受不受皈依是区别佛弟子与外道的界限,当然,这里的受没受过皈依可不是指念没念过皈依文,而是有没有得皈依体。这是《菩提道次第广论》中的说法。心外求道为外道是咱们大乘的说法。我还记得一个说法是南怀瑾先生说的,不过我一下子想不起来他是在哪本书中说的了,他说,不求成佛的都是外道。他这个说法,我们只当成他是在促使人们发菩提心,求成佛而已,不把它当成真的。“外道所计”的“计”,应该是认为的,这个认为的就是心念分别后的认识结果。我们知道,心念的分别有三种,就是自性分别、随念分别、计度分别,这个“外道所计”的“计”就是指计度分别。外道所计的什么呢?“离能量外别有量果”,这是哪个外道这么说的呢?知道吗?其实咱们以前就说过的,在说《因明入正理论》时就说过,当时说了好几派,比如说萨婆多部,就认为境是所量,根是能量,依根而起之心、心所是量果。还有数论师,他们认为境是所量,诸识是能量,神我是量果。等等,还有其他的说法。但这些说法都是在能量外另有量果,陈那论师说这些都是不对的。别人的说法都不对,那么到底什么说法才对呢?陈那论师说,“是即能量心而为量果”,也就是说,能量心本身就是量果。这个“而为量果”的“而”是作语助,用同“以”。这个“而”作语助时,有时表承递,有时表转折,有时表并列,有时同“以”,有时同“然”,用法很多,这里是同“以”。就是说,以能量心本身为量果。接着,在法尊法师译本中还有这样一句话,“如以斧砍木,木断为果,非离木外有别量果”。这是一个例子,我们知道,佛教说法有个殊胜的方法,就是比喻。比喻这种说法的方法可以启迪智慧而不使你落入所边。佛教是有能无所的,但我们经常落入所边,比喻这种方法没有这个毛病。你只要说清你这只是一个比喻,我就只取可用的那一部分,对于不合用的那一部分我就不取,这样人家都是理解的。用斧子来砍树,把树砍断就是结果呀,这结果就是树表现出另一种形态――由整树变成断树。接着法尊法师译本说,“以识缘境,了境即果”,这就很清楚了,说量果并不是在另外的地方有一个量果。
对应的,吕澂先生的译本是这样说的。他的颂子用语与法尊法师也稍有异,是“有用分别故,说量有果性”,解说这两句颂文的长行是,“此说量果不如外执离量有体,但智成果,即彼生时有境界相,谓具作用分别。”吕澂先生这句长行中的“如”,就是“象……一样”;“外”就是指外人,或者说是外道,反正是指与陈那的因明见解不同的人;“执”就是执着,所谓执着就是指不正确的见解,当然,若只是不正确的见解,则一般是叫邪见而不叫执着。邪见只是说见解不正确,而执着是说不但见解不正确,还死死的抓着这邪见不放,非说是邪见是正确的。“离量有体”是着在量外有实体可得,也就是说量果和量是单独的,这“离”就是不和别的在一起,说是“离量”就是不和量在一起,这里“有体”的“体”是指单独存在,在这句话中单独存在是指不和量在一起,而不是指自性之类。下一句是“但智成果”,“但”是仅、只,“智”就是能量智,“成”是成就,“果”就是量果,就是说,只有能量智就成就了量果,根本就不需要在能量智之外去成立量果。也只有能量智能成就量果,因为在佛教中除了能量智之外本无法可得,这就是唯识无义。为什么这么说呢?吕澂先生译本接着说,“即彼生时有境界相”,什么意思?“彼”就是心识、能量智,“生”是由无到有,其实应该说是从种子状态到现行状态,“境界”就是种子的现行状态,“相”就是指虚幻的,只是一个影相而已,并不是真的有一个境界,而只是种子在现行时所表现出来的一个影相,我们就给这影相取了一个个的名字,名字叫久了,在我们的心头形成了思维定式,这就成了我们说的境界。中间的“时”就表示同时,也就是生灭同时,就是指心识生起时境界相就现起,是同时的。怎么这样说呢?“谓具作用分别”。“作用”就是吕译颂子中的“用”,就是用处,“分别”是心、心所的异名,心、心所法就是干这个的,它要是不分别那它就失职了,你要是失职你就得下岗。这句话是说,心识的作用就是了别,它一了别就有结果,这结果就是量果,这就是心识的作用。
回头说法尊法师的译本,接着呢,是说了量果的三种说法,咱们按照法尊法师译本一个个地来说,先看第一种说法。其颂子是,“亦设立为量,亦非无作用”。这两句颂子说的是第一种。咱们看法尊法师译本的长行说明。“解释量果共作三说。初说境为所量,能量度境之心为能量,心了证境之作用即为量果。即量果之心,带境相而生,具了证境之作用,即许为能量,亦非无作用。喻如果随因生,说持因形,如儿貌似父”。对于法尊法师的这句话咱们还是仔细的看。“解释量果共作三说”,这是总说,下边儿呢是分说,先说第一种说法。“初说”就是先说,第一个来说。“境为所量”,这个“境”就是我们平常说的境,就是日常生活中常说的境,而不是佛教中说的境,咱们佛教中说境实际上是我执、法执,我说这个呢主要是说我们要拎得清,不要认为佛教就该给别人不一样,“佛教是讲智慧的,我咋没看到你有啥智慧呢?我看你给我们差不多呀~~”这就不对,平时就该给平常人一样,现在有很多佛教徒学佛学得“佛里佛气”的,这很糟糕。比如说上街买东西,有的师父就是人家说多少他就掏多少,他说要是给人家讲价的话就不象出家人了。这不对的,出家人不是冤大头!人家要多少你就掏多少,人家就会认为你和尚烂,认为你和尚钱是骗来的,来得容易不知道心疼。我们要在啥环境就说啥话,在买东西时我们就是顾客,你就不能以和尚待我,买东西时只有商家和顾客的身份,没有和尚身份;坐车时我是乘客,我此时的身份就是乘客,你就得以对待乘客的态度对待我,因为此时只有司乘与乘客……别的也是这样,我们出家人也不要板着,有人就是。比如说走路,上高速路现在一般都要收费,我们那时候经常要从九华山到合肥去,我们那个司机小张,老是给收费员说,“我们是佛教的车,还收费呀~~”这就太死鬼了,我老说他,人家收费是经过省政府同意的,只规定军车不收费,没有规定说是和尚的车就不收费,你和尚不特殊!老自认为特殊是不行的。和尚是应该有智慧的,智慧不是在这儿,智慧在哪儿?在解决事情的能力,主要是指解决生死大事上的能力,别人都解决不了生死问题但我和尚能解决了,这是大智慧。至于别的事儿,别人能解决了,你更要能解决了,但你不要主动去做这事儿,比如说俗事儿。只要按平常就行了。
“境为所量”,“所量”就是认识对象。“能量度境之心为能量”,“能量”是指认识主体,这里说了,说认识主体应该是“心”,在佛教中,有好多地方的心与识是不大分的,还有一个“意”,心、意、识经常是混用的,有时用心,有时用意,有时用识。实际上细说的话,心、意、识三个词是有区别的,积聚为心,思量为意,了别粗相为识,或者是缘虑为心,依止为意,了别为识。一般来说,心是指阿赖耶,意是指末那,识是指前六识。现在我们也不分那么清,也混用。“心了证境之作用即为量果”,有了能量,有了所量,则必然得有一个量果,量果是什么呢?“心了证境之作用”,“心”是认识主体,“了”就是了别,“证”这里是了别清楚了,对什么了别清楚了呢?“境”!心对境有能了别清楚的作用,这就是量果,注意,这里只说了别清楚的作用是量果,可不是说了别清楚是量果,因为有时候了别清楚了,而有时候则是了别了半天了别不清楚,这没有了别清楚也照样是量果,因为有了别清楚的作用!“即量果之心,带境相而生,具了证境之作用”,“量果之心”其实与能量之心是一回事儿的,就是认识之体,“带境相而生”,“境相”就是所量,就是境所表现出来的一个影相。它实际上是所缘缘。“带境相而生”就是在认识的时候要变相而起。假如说我想看极微,但是我看不见,这就叫不能带相而起,但我想看这张桌子,我看见了,这就叫带相而起了。“具了证境之作用”,“具”是具备,“了”就是了别,“证”刚才已经说过,是指了别得清清楚楚,白话说就是认识得清清楚楚。这个“具……作用”就是指具备了别、了别清楚的作用,只要有这个作用就是量果,有时候会出现虽然有这个作用但是当下这个作用并没有发挥出来的情况,那怕是这样的一个情况,也不耽误量果,只是果不明了而已。虽然没有认识清楚,但有认识清楚的趋向。下边儿接着的两句是,“即许为能量,亦非无作用”,尤其是这个“亦非无作用”,给颂文完全一样。长行与颂文完全一样的话,我不理解还是不理解,为什么呢?因为长行是解释颂文的,你这一一样的话,等于是没有解释呀。法尊法师的本子是没有解释,听我来解释。“即许为能量”,“即”就是就、便,还可以解作同“则”;“许”,认可、赞同;“为”,就是充当、作为、当作,或者说是“是”;“能量”就不用说了。“亦非无作用”,也不是说它没有自己的作用。就是说,“我们也可以把能量、量果当成一回事儿,但不能说它没有单独的作用”。法尊法师译本在这儿干脆就给加了个扩号,里边儿说,“‘亦非无作用’句,有本作‘亦非无差别’。则作能量与量果,亦非全无差别而解也。”法尊法师这么一注,就很明白了――虽然说我认可了能量与量果是一回事儿,但量果还是多少有点儿不同于能量的地方的。接着呢,法尊法师译本中有个例子,“喻如果随因生,说持因形,如儿貌似父”,“喻如”就是比如。“果随因生”,有因才有果,因可以规定果,规范果。其中的这个“随”字儿,意思是“跟从”、“沿着”,就是说,果得跟着因而来,可不能乱,是如此的因就只能是如此的果。“说持因形”,“持”就是保持,“形”这里是“形态”、“表现”、“显露”,接着上一句来说,就是果得跟着因而来,不但跟着因还得保持着因的形态,象因一样表现。保持因的形态就是善因得好果、恶因得坏果。其实“果随因生,说持因形”是一个意思:果是跟着因的,而且是善因得好果,恶因得坏果。“如儿貌似父”,这是一个老土的例子了,儿子和父亲总是象的,要是一点儿也不象大概就有问题了,这没啥好说的。
这就是第一种说法,境为所量、心为能量,心证境之作用为量果。
咱们再看一下吕澂先生译本对这第一种说法是怎么译的。吕澂先生所译的颂子是这么说的,“设施为量性,无用则不成”,这给法尊法师译本稍有差异。他这颂子是什么意思呢?在长行中这么解释道,“如果似因而生说为取因,彼无作用不成,今此亦尔”。“如”就是比如;“果似因”就是指果与因相似,相似说明了不同但又是差别不大,小麦种子是因,又结出来的小麦是果,因与果不是一回事儿,但都是小麦,没有变成玉米去;“生”就是先无后有,这里说的是果先无后有;“说为”就是“我们叫它作某”;说为什么呢?说为“取因”;“彼无作用不成”的“彼”是指果,这个“彼无作用不成”是说,果是由因而生的,但是果生成后就得有它自己的作用。就象父母生下了孩子,孩子就得独立自主,不能只靠父母养着你。“今此亦尔”,现在说的量果也得这样,由能量心生出来,生出来后有自己的作用,有不同于能量心的作用。吕澂先生的译文就这么简单。
下边儿就捱着第二种说法了。颂文说“又自证为果”。“又”接着上边儿的第一种说法,就是第二种说法了,“自证”就是自知的能力。“为”,是。“果”,量果。颂文倒是很简单――自证是量果。咱们知道,自证是干啥的?心识皆有相分、见分、自证分等,相分就是表现出来的,见分是对表现出来的相分进行分别、认识,自证分是知道自己的见分在认识相分。这就是说,心识的相分是所量、见分是能量,自证是量果。但为什么要说自证是果呢?咱们看一下法尊法师译本中的对应长行。“第二说以自证为量果,心之相分为所量,见分为能量。”“第二”就是颂子中的“又”。“以××为××”这是一个固定用法。这一句话就是咱们刚才说的,相分为所量,见分为能量,自证为量果。“境不离心,即由心自体决定境义。”这个也没什么,境当然不能离心而有,因为境根本就是心识的相分,它是心识所表现出来的一个影相而已。“由心自体决定境义”,“境义”是由“心自体”来决定的,就是说“境义”受“心自体”的支配,“心自体”变化了“境义”就得随着发生变化。“境义”本质上是我执、法执,这是需要咱们牢牢记住的,千忘不要忘记。“心自体”就是心识自己。接着陈那论师说,“若时心具义境,尔时随顺彼心之自证即能了知乐不乐义。”“若时”就是这时,认识的当下、认识的时候;“心具义境”就是指心识的认识与境是吻合的,就是说,我看见这张桌子,这确实是一张桌子;“尔时”是那时,指心识认识这张桌子的时候,心念与境吻合的时候;“随顺彼心之自证”,“彼心”指认识到这是一张桌子的那个心念;“随顺彼心之自证”就是指认识桌子的当下那个心念的自证分;“即”,就,指当下就、立马就;“能”,可以;“了知”知道得清清楚楚;“乐”,这个乐是使动词,就是“使乐”;“不乐”,不能使我感到快乐;“义”,是境界。当我觉察到一个境界的当下,我认识到这个境界的那一念心识的自证分立马就知道这是一个使我快乐的境界还是不使我快乐的境界。“若时唯以外义为所量,尔时现境相心即为能量。”“若时”就是那个时候;那个时候怎么样呢?那个时候“唯以外义为所量”,这里的“唯”要作语首助词讲,没有意思,不能够当作其它的说法,这个“唯”一般它就有这么几个意思,一个是做“只有”、“独”,一个是“以”,一个是“虽”,还有就是作语首助词,大概就这些讲法。在这里就是可以作“只有”、“独”,或者是作语首助词,要是作“只有”、“独”讲的话,就成了只把外义当成所量,但在唯识中外义是没有的,因为心识根本没有内外之分,分成内外是我们凡夫的妄执而已,我们不能把妄执当成定论,所以,我觉得不如把这个“唯”作为语首助词来讲,没有意义。“以外义为所量”的“以××为××”还是固定形式,没啥好说的,“外义”,在我们一般的说法中,有一个外境存在,我说的“外境”是借助于一般的“外境”这个说法,也就是指一般说的外境,实际上外境是不存在的,只不过是心识幻化出来了一个影相而已,本是一个影相可我们却执着于它,于是,就成了我执、法执,这个就是“外义”的本质,我们就把这个当作了所量。有了所量,当然对应的就有能量,什么是能量呢?“尔时现境相心即为能量”。“尔时”就是那个时候,与刚才说的若时是同一个时候,外境的本质是心幻化出的一个影相,影相既然是心幻化出来的,就是说,陈那论师长行中的这个“现境相心”就是指这个。“现”是表现,就是表现出来使得你可以觉察的;表现出来的什么呢?“境相”!“境相”就是:我们一般叫它做境,而且认为是有的,但其实它只是一个虚幻的影相。这个是境相。境相从哪儿来?是“现”出来的、表现出来的,谁表现出来的?是“心”,表现出境相的心,就是现境相心。现境相心还是心,不过是这里把心表现出境相的功能强调一下而已。这个心就是能量。“尔时彼心虽是自证,然以此自体义之现相,说为能量”。“尔时”,那时,“彼心”就是指现境相心,“自证”是自我认识。就是说,当我们把境当成所量,那么,能现境相的心自己就可以认识自己表现出的这个境相,就是说它是可以自我认识的,它是量果,但我们要是从能量度这个角度来说的话,它也是能量。总之就是说,从心可以认识这个角度来说的话,它有认识的功能,它是能量,从它自己变现一个境界,自己又对自己变现出的境界清清楚楚这个角度来说,它是量果。法尊法师的译本实在是别扭,可能我说了半天大家还不知道陈那论师到底要说什么,本来呢,他是在说量果的三种说法,这是在说自证量果,可说着说着让人糊涂了。先是说相分为所量,见分为能量,自证为量果,这本是很清楚的,可下边儿又搅和说以外境为所量,以心为量果,从另一个角度心又是能量,这到底在干什么呀~~很清楚的倒被讲糊涂了。


本贴由清风于2003年12月13日22:38:23在乐趣园慈氏学论坛〗发表.


百度中文搜索引擎
欢迎在netsh.com建立自己的乐趣俱乐部

本贴跟从标题:
[ 回复本贴 ] [ 跟从标题 ] [ 关闭本窗口 ] [ ] [ 乐趣短信 ] [浏览次]

选择类别: 
朋友Email:
您的Email: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