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量论八

[ 回复本贴 ] [ 跟从标题 ] [ 关闭本窗口 ] [ ] [ 乐趣短信 ]
本贴内容为转载作品,版权为原转载处所有,内容观点不代表乐趣园立场。

下边儿呢,咱再看看吕澂先生的本子。吕澂先生的本子这个颂子是这么译的,“若法有多事,非根悉分别,各自所触证,离名言根境”。前边儿说过的,吕澂先生把《集量论释略抄》与他是《因明正理门论本证文》有个对照,这个颂子在《因明正理门论本证文》中对应的文字是“有法非一相,根非一切行,唯内证离言,是色根境界”。《集量论》这个颂子第一句中的“法”与《正理门论》对应颂子中的“有法”是一回事儿,都是指事物。“若法有多事”的“事”与“有法非一相”的“相”一样,都是指性质。另外,“若法有多事”的“若”字,咱们知道,在一般情况下,“若”其实是“如果”的简读法,“如果”是读做Ru Guo,把前字“如”取声母“R”,把后字“果”取韵母“uo”,这样拼起来就成了“Ruo”,这是咱们汉字的一个规则。但“若”字还有其它的意思:可以作“顺从”讲;可以做“选择”讲;可以做“及、至于”讲;可以做“此”讲;可以做名词比如说《庄子·秋水》中说,“望洋向若而叹”,这个“若”就是神仙的名字,这个“若”还是一个姓,在汉朝时有一个人叫若章……这个字儿的意思也蛮多的。在吕澂先生译本的这个颂子中,“若法有多事”的“若”是做“此”讲,就是这个“法”――事物,有许多性质、属性。吕本第二句是“非根悉分别”,这“根”就是指眼根、耳根、鼻根、舌根、身根,“悉”是全部,则这一句就是说,五根只能分别、认取自己的所对境,而不能认取其他根的所对境,眼根只与色境发生关系,不与声境、香境等发生关系,你也不可能让他发生关系,更不准互相帮助。还有,五根只在自相上起作用,也就是说比如眼根,眼根就是只在色的自相上起作用,在色的共相(象无常、所作等)上起作用的不是眼而是意。这第二句就是说,各根都是自顾自。接下来的颂子是,“各自所触证,离名言根境”,“各自”就是眼是眼、鼻是鼻,不可混淆;“触”就是接触,指根与境的接触;“证”是领受、证悟。这两句颂子就是说,眼根与色境相触、耳根与声境相触、鼻根与香境相触、舌根与味境相触、身根与触境相触,眼识领受色境、耳识领受声境、鼻识领受香境、舌识领受味境、身识领受触境都是离名言的。因为这个颂子是对根现量的总结,所以“离名言根境”就是指五根现量是离名言的,“根”指五根,“境”指五根所对境。
吕澂先生在这个颂子的下边儿还有一个注,说,按金本则最后这一句应该是“色为根行境”。若是按“色为根行境”来说的话,“色”就是眼根所对境,其实应该是色、声、香、味、触等境,这里是拿色境作代表来说了;“根”就是五根;“行”是现行;“境”就是五境。
吕澂先生本子在颂子后的长行中说,“如是且说五根所生现量智无分别”,就是说,这个颂子是讲五根现量的情况的。
关于五根现量就是这样。法尊法师在他的译本中还有这么一句话,“余义如《释量论》广辨”,这就很明白的根本不是陈那论师的原文了。法尊法师还译有一本《释量论》,中国佛教协会给印过,我手边儿有,赵朴初给提写的书名,这本书是把法称论师的《释量论》和僧成大师的《释量论释》合在一起印的,法尊法师对于《释量论》是翻译的,但《释量论释》还是译编,这与《集量论略解》是一样的。现量部分在《释量论》中是第三卷,第三品,是写成《释量论卷三》,《现量品第三》,在《释量论释》中是第五卷、第六卷、第七卷这三卷,这篇幅就很大了,确实是讲得很详尽。你们可以自己看看。
根现量说完了就该说其他的三种现量了。现量呢,咱们说过,有根现量、意现量、自证现量和瑜伽现量四种,陈那论师在下边儿就说了。

意亦义贪等 自证无分别

这两句颂子是说的意现量和自证现量。但这陈那论师对意现量的说法实在太过简单了,按法尊法师的译本,则仅只三个字儿,“意亦义”,就这么三个字可就把意现量给说完了。“贪等自证无分别”是说自证现量。也就是说,这两句颂子应该读成“意亦义,贪等自证无分别”。咱们先说说意现量。
这意现量对应的长行法尊法师是这么译的,“谓第六意识,亦缘色等义境,以领受行相而转,亦唯无分别,故是现量”。按颂子来说的话,“意亦义”的“意”是意识;“亦义”与五根现量接着说应该是也缘境、也认取境。“意亦义”合起来就是说意识也缘境。注意,这是说的意识现量,因为这儿是接着五根现量来说的,所以,这里的“亦”字儿还有一个意思,就是说,意识的认识也有现量,就表示意识的认识活动有是现量的有不是现量的,这里只说是现量的这一部分。在长行中解释说,“第六意识,亦缘色等义境”,这就说清了意识缘取的境界,该包括“色等义”,“色等义”就是色、声、香、味、触等境,“色等义境”的“境”,境就是认识对象,它其实是识的相分。“以领受行相而转”,“领受”就是认识,必须是认识清楚了才是领受,认不清不是领受,象常说的“理解的要执行,不理解的也要执行”这不是领受,只能是理解的去执行。“行相”这个词是常说的,就是表现出来的样子,就是显现于心内的影像。“行”是现行,“相”是表现在外的,其实就是相分。“而转”的“转”就是产生,什么产生,第六识的认识产生,就是第六识现行,这与“以领受行相而转”的“领受”是呼应的,是说认识清楚现行相就是第六识现行。接着是“亦唯无分别”,就是说,在第六识开始认清行相的当时,还没有搀杂名言进去,还没有进入分别阶段这时候也是现量。但当一进入思维分别阶段,就不是现量了。这意识现量就是指当五识的识体见分在缘认识对象相分时,第六意识的一部分与五识一同起来活动,在活动的当下,也是离分别的,是只在得知对象自相上的影像上所产生的,这是意识现量,在说《正理门论》中我说这是五俱意现量。在五识与外界接触的时候,留下影像在第六意识上,当然,它也留在阿赖耶里成为种子。这个意识现量只是证知心内影像。
接着呢,法尊法师有一段说明,说,“陈那菩萨对意现量的说法太简略了,倒是法称论师的说法较为详尽一些(大意)”,他就用法称论师的说法又给稍说了几句。原话是这么说的,“法称论师说意现量,唯是根识最后念、续起、缘色等境之一念意识,乃是现量。以后再续起,则不能亲缘色等,是有分别,便非现量。又亦不许:同缘一境作一行相之二心俱生。故亦无有与五识同时俱转之五俱意识。若缘异境,作异行相,则许容有二心俱转,不为过失。如《释量论》广辨”。这几句话虽不是《集量论》的原文,但既然出现在法尊法师的译本中,咱们就也给通一下。先看第一句,“唯是根识最后念、续起、缘色等境之一念意识,乃是现量”。“根识最后念”就是指眼识、耳识、鼻识、舌识、身识在刹那刹那的现行、生即灭、生即灭,一下也不会停止,前刹那在结束的当下,这是很短的瞬间。“续起”是指五识在前刹那结束时后刹那立马就起,中间没有一点儿间隔。这个“续起”就指后念刚起的那个当下,这也是很短的瞬间,是说是迟那时快的。“缘色等境之一念意识”,这个就要说到各识的现行需要的助缘了,在《八识规矩颂》中有的,说前五识在现行时都需要好几个缘,比如眼识,就得要具足九缘,当然了,这九缘里边儿没有等无间缘,这是必需得加上才行的,也就是其实得十缘。在眼识需要的诸缘之中,其中就有意识。耳识现行需要的诸缘中也有意识。鼻识现行需要的诸缘中也有意识。舌识、身识也都是一样需要意识的。在眼识缘取色境时同时就得有意识,那么与眼识同时俱起的意识叫眼俱意识。“缘色等境之一念意识”其实指的就是在眼缘色境的同时的眼俱意识;在耳缘声境的同时的耳俱意识;在鼻缘香境的同时的鼻俱意识……乃至于五俱意识。这下咱就知道了,意识现量其实有两种情况,一种就是在眼识现行的当下意识同时帮助,此时是意识现量。另一种情况就是根现量在最后念时意识立马要起,这就是《正理滴点论》中说的以根现量为等无间缘而引起的意识现量。
再看第二句话,“以后再续起,则不能亲缘色等,是有分别,便非现量”。当下的续起是现量,但以后再续起,这就不能亲缘诸境,有思维分别,就不是现量了。不是现量该是啥量?不一定,就具体情况具体分析。
下边儿法尊法师说,“又亦不许:同缘一境作一行相之二心俱生。故亦无有与五识同时俱转之五俱意识。若缘异境,作异行相,则许容有二心俱转,不为过失。”这是一个情况,说“同缘一境”,就是指对于同一个境界,“作一行相之二心俱生”,这个“二心俱生”就是生起两种认识。这一句就是说,对于一个境界,当下是绝对不可能作二解的,当然,要是不同时的话,两种认识还是可以的。
看下一句,“若缘异境,作异行相,则许容有二心俱转,不为过失”。这一句话中的“若缘异境”就是说,你要是认识不同的境界。“作异行相”,当然了,境界其实就是表现出来的样子,就是显现于心内的影像,就是种子在缘俱的情况下表现出来的影像,一个境界就是一个样子,不同的境界当然是不同的样子了,异境作异行相才对,要是异境作一行相这才是怪哉。“则许容有二心俱转”,这就可以有两种认识,这两种认识可以是当下有两种认识也可以是不同时有不同的认识,“俱转”就是两种认识同时生起。
这一段就说了,对于同一个境界,当下只能有一种认识生起,要是不同的境界,则当下可以有不同的认识生起。举个例子吧,比如说,意识现在要来认识桌子这个境界,对于桌子这一个境界,它绝对不可能当下就有两种认识。意识要是现在来认识桌子的同时还要认识外边儿的汽车声,这时候则就有两种认识,要是这时候它是一种认识那也麻烦了。这就是一个境界与两个境界的不同。但此当下的两个认识都是现量,为什么?我们知道,桌子是眼识所要认识的境界,而汽车声是耳识所要认识的境界,眼识要起现行的时候,也需要意识来帮助,耳识要起现行的时候也需要意识来帮助。现在眼识、耳识都要起现行,则意识就得既帮助眼识、又帮助耳识,它不能厚此薄彼,不能你先他后,它可以同时帮助眼识、耳识,为什么可以同时呢?比如说我刚晓要帮助人,我就不能同时帮助甲推车又帮助乙打鼓,我得有个先后。没个先后怎么可能呢?这就是因为意识不是个具体的有形东西。
法尊法师下边儿还有一句“如《释量论》广辨”,他这一句话叫人一听一下子以为在《释量论》中有很多呢,其实关于意现量在《释量论》中也没有多少,只有四十句颂子,“若缘前领受,意则非是量,若缘未见者,盲等应见义?是刹那性故,非见过去义。若非刹那性,应说相差别。所作已办业,不作少差别,有根或余者,如何许能立?彼事所生觉,一切应顿起。若余无别作,待彼相违故。是故诸根识,无间缘所生,意能缘余境,故盲者不见。待随自义者,根生觉是因,故此虽缘余,许缘境决定。与彼无同时,自识时诸义,如何为根识,而作俱生缘?无前无能故,后亦不合故,一切因先有,非义俱自觉。彼如何缘异?由理智了知,能立识行相,因性为所取。因虽有众多,能随生果者,彼立彼体性,说彼是所取。”在法尊法师译的僧成的《释量论释》中也只有一页稍多一点儿。这《集量论》、《释量论》确实是难,这不是矫情吓人的,在《释量论释》中这一段,一上去就是“不穿耳外道云”怎么怎么的,这个“不穿耳外道”到底是咋回事儿,我连一点儿头绪都没有,查字典也没查出来,字典上没有,我在网络上查也没有,网络上有十七部佛教字典,这十七部字典上都没有这个不穿耳外道。我问韩老师,他也说没有一点儿印象。这一下就给我一个下马威。所以,前一段时间有人在网络上请我给讲《集量论》、《释量论》,我就说了,这些篇幅太大,而且中间涉及外道太多,我自己还没有吃透,不敢讲。我现在对大家讲,也仅只是小范围说说。当然了,在说的时候,因为我就这么个臭脾气,所以会显得比较有自信,可能最后会象明朝的因明家一样,自认为很有心得,得实际上错误百出也有可能。当然了,象明朝的因明家的几部因明著作都被收入藏经,但我们不能认为大藏经中的东西就是庄了,不一定的,藏经中乱七八糟的东西也有,甚至藏经中还有违背佛教教理的东西,比如说在《大正藏》的四十九卷有《佛祖历代通载》,在第十四卷[16]记载有咱们这儿三生石的故事,这三生石就在咱们中天竺的下边,在三天竺的上边,咱们没有人没去看过吧,都去看过。还给刻了一块石头,石头上记载了这件事儿,其实这只是一个瞎话而已,为什么这么说呢?你会说,大藏经中都有怎么可能是瞎编的呢?确实是瞎编出来的一个故事,因为根本不合佛教教义。入胎是什么时候入胎的?怀孕三年还不出生,鬼子话而已。在大藏经中有许多不合佛教教理的东西,要是把这些剔除的话,则大藏经的份量可以减少很多。按张之洞的说法,“一分真伪,而古书去其半[17]”。当然了,它们也有其价值,但其价值绝对不是帮助我们解脱,这价值它是没有的。第九期《灵山海会》上我给用了何胜杰的一封信,他在信中用了月光童子修水观的原经文,中间有小孩子往水中扔石子的故事,我用了他这封信,但我给加了一句按,“感谢何胜杰居士的热心,但看此文时我只能意味深长地笑笑”。其实修水观修好后使得屋子里到处是水就是瞎编的故事而已,根本来说是破了佛法见解,当然是假的了。有些“佛经”中间讲的就不是佛教义理,是外道而已。
不穿耳外道我不知道是啥,但下边儿还是可以给稍微说说的。不过现在咱就不说了,你们看看《释量论》这本书的第212页到214页。


本贴由清风于2003年10月26日23:33:51在乐趣园慈氏学论坛〗发表.


百度中文搜索引擎
欢迎在netsh.com建立自己的乐趣俱乐部

本贴跟从标题:
[ 回复本贴 ] [ 跟从标题 ] [ 关闭本窗口 ] [ ] [ 乐趣短信 ] [浏览次]

选择类别: 
朋友Email:
您的Email: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