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

[ 回复本贴 ] [ 跟从标题 ] [ 关闭本窗口 ] [ ] [ 乐趣短信 ]
本贴内容为原创作品,版权为作者和版主共同所有,内容观点不代表乐趣园立场。

(七)障四摄利生戒

菩萨为了成就利他功德,而修行四摄(布施、爱语、利行、同事)。慈尊于此说有十一轻戒(即饶益有情戒),略述如下:

修菩萨法,应以四摄法而摄化有情,当同事者,应于同事。所以第三十三不为助伴戒说:“若诸菩萨……于诸有情应所作事,怀嫌恨心,怀恚恼心,不为助伴……谓于能办所应作事,或于道路若往若来,或于正说事业加行……或于福业,不为助伴……是染违犯。……若有疹疾,若无气力,若了知彼自能成办,……若为将护多有情心,若护僧制,不为助伴,皆无违犯。”

菩萨利他,应随缘随力,若见有病而不往护,便失本分。如第三十四不往事病戒中称:“若诸菩萨……见诸有情遭重疾病,怀嫌恨心……不往供事……是染违犯。无违犯者,若自有病,若无气力,若转请他有力随顺令往供事……。如于病者,于有苦者为作助伴,欲除其苦,当知亦尔。”

菩萨度人,主要是向他开显佛法之正理,使彼依行,若因缘成熟而不为说,即违菩萨之本怀。因此第三十五不为宣说障爱语戒制定:“若诸菩萨……见诸有情为求现法、后法事故,广行非理,怀嫌恨心……不为宣说如实正理……是染违犯。……无违犯者,若自无知,若无气力,若转请他有力者说……。”

菩萨修行利他,若于己有恩尚不知报,还能利谁?所以第三十六有恩不报戒规定:“若诸菩萨……于先有恩诸有情所,不知恩惠,不了恩惠,怀嫌恨心,不欲现前如应酬报……是染违犯。……无违犯者,勤加功用无力无能不获酬报,若欲方便调彼伏彼……。”

爱语,是利他的重要方便,见有失财、失位致生忧恼者,而不往开解,即失方便。于是第三十七患难不慰戒制订:“若诸菩萨……见诸有情堕在丧失财宝、眷属、禄位难处,多生愁恼,怀嫌恨心,不往开解……是染违犯。……无违犯者,应知如前……于他事业不为助伴。”

菩萨布施,而于实际求者不给施予,便忤初衷。因此第三十八希求不给戒说:“若诸菩萨……有饮食等资生众具,见有求者来正希求饮食等事,怀嫌恨心,怀恚恼心,而不给施……是染违犯。……若彼希求不如法物,所不宜物,……若来求者王(国法)所匪宜,将护王意;若护僧制,而不惠施,皆无违犯。”

菩萨利他,而于己徒众不能如理摄受,即不符本愿。正如第三十九摄众不施戒说:“若诸菩萨……摄受徒众,怀嫌恨心,而不随时无倒教授、无倒教诫;知众匮乏,而不为彼从诸净信长者、居士……如法追求衣服、饮食……随时供给……是染违犯。……若护僧制,若有疹疾,若无气力不任加行,若转请余有势力者,……若知众内有本外道,为窃法故来人众中,无所堪能,不可调伏,皆无违犯。”

菩萨化度,应先随顺众生之意,然后方便引摄,若不如此,便多障碍。因此第四十不随心转戒说:“若诸菩萨……怀嫌恨心,于他有情不随心转……是染违犯。……无违犯者,若彼所爱非彼所宜,……若护僧制;若彼所爱虽彼所宜,而于多众非宜非爱;若为降伏诸恶外道……”

菩萨以利他为己任,若见他有功德、美誉,而不随喜、称扬者,则非菩萨法。故第四十一不随喜称扬戒制:“若诸菩萨……怀嫌恨心,他实有德不欲显扬,他实有誉不欲称美……是染违犯。……无违犯者,若知其人性好少欲,将护彼意;……若知由此显扬等缘,起彼杂染、憍举无义,为遮此过;若知彼德虽似功德,而非实有德等。”

菩萨利行,根据不同的根性,以摄、折等不同的方式给予诱导。如果应以粗猛的方式折伏而不折伏者,难收实效。因此第四十二不随行威折戒说:“若诸菩萨……见诸有情应可呵责,应可治罚,应可驱摈,怀染污心而不诃责,或虽呵责而不治罚,如法教诫……是染违犯。……无违犯者,若了知彼不可疗治……故应弃舍;若观待时;若观因此斗讼诤竟……。”

成就显现神力,是特定环境中度人的重要手段。若应以神通给予恐怖或引摄,而不施行者,即违悲愿。于是第四十三不随现神力折摄戒制定:“若诸菩萨……具足成就种种神通变现威力,于诸有情应恐怖者能恐怖之,应引摄者能引摄之。避信施故,不现神通恐怖引摄,是名有犯有所违越,非染违犯。无违犯者,若知此中诸有情类,多著僻执,是恶外道,诽谤贤圣,成就邪见,不现神通恐怖、引摄。”

以上略解《瑜伽菩萨戒本》。

“若诸菩萨从他正受戒律仪已,由善清净求学意乐,……生起最极尊重恭敬,从初专精不应违犯。设有违犯,即应如法疾疾悔除,令得还净。”则快速增长自利利他一切功德,一切菩提资粮早日圆满!

参、瑜伽真实义品为境 -----《真实义品》大意

发菩提心、行菩萨道,依菩萨戒为基准而修习六度、四摄,广集福慧资粮,而要圆满菩提之因,证大涅槃,必定要以无我慧通达诸法真实之义。又修真实义,自印度传来的大乘教法中主要有二派:即中观派和瑜伽行派。中观派是依《中论》为指南,瑜伽行派典籍浩繁,历代诸师不得要领。如〈慈宗三要序〉云:“夫世亲大师尝集境行果为三十颂,回施有情;护法诸师解之,大义微言灿然矣!是曰成唯识论,第明境繁细难了,而制行期果,又非急切能致,慧粗者畏焉!或耽玩其句味,乐以忘疲,不觉老至,造修趣证者卒鲜!”太虚大师以其神慧洞悉瑜伽诸典,抉择幽微,发现《瑜伽师地论.本地分菩萨地第十五初持瑜伽处真实义品第四》(通常说为〈瑜伽真实义品〉以下简称〈义品〉)简明扼要,为了使人获得由凡入圣之枢纽,遂订为慈宗一要。

纵观全品,大要有二:一、辨析真实之义;二、修习真实义之法。

一、辨析真实之义,又包含二层涵义

(一)广说四种真实

诸法缘起性空,或者说依如所有性诸法真实性、依尽所性诸法一切性,即是诸法真实之义。若详细分别,“复有四种:一者世间极成真实,二者道理极成真实,三者烦恼障净智所行真实,四者所知障净智所行真实。”(〈义品〉)

世间极成真实者,是世间共同承认的常识,未经观察便确定其为真实。如〈义品〉云:“云何世间极成真实?谓一切世间,于彼彼事随顺假立,世俗串习悟入觉慧所见同性:谓地唯是地,非是火等,如地如是,水火风……当知亦尔;苦唯是苦,非是乐等,乐唯是乐,非是苦等。以要言之,此即如此,非不如此,决定胜解所行境事。一切世间,从基本际辗转传来,想自分别共所成立,不由思惟筹量观察,然后方取,是名世间极成真实。”

道理极成真实者,如〈义品〉中说:“谓诸智者,有道理义……随观察行者,依止现、比及至教量,极善思择决定智所行所知事。由证成道理所建立、所施设义。”即是说,智者通过现量、比量、圣教量进行观察、比较、辨别而建立之义,便是道理极成真实。此通世、出世间。

“云何烦恼障净智所行真实?谓一切声闻独觉,若无漏智,若能引无漏智,若无漏后得世间智所行境界。是烦恼障净智所行真实。”又此境,因为是无漏智断除烦恼障所显而得名。就实质而言,此真实即是四谛真实义和人无我真实之理。如〈义品〉云:“烦恼障净智所行真实,此复云何?谓四圣谛……如实智生已,此谛现观,声闻、独觉能观唯有诸蕴可得,除诸蕴外,我不可得。”

所知障净智所行真实者,对于所知方面的障碍名所知障,“从所知障得解脱智所行境界,当知是名所知障净智所行真实。”即是诸佛菩萨平等观照真俗二谛所见真实之义也。如〈义品〉云:“此复云何?谓诸菩萨、诸佛世尊入法无我,入已善净,于一切离言自性(真谛)、假说自性(俗谛)平等平等,无分别智所行境界。”

(二)真实义之实质及对于修行方面之意义

如上所说之四种真实,其实质和核心,即是远离实有、实无二边的中道义或离言自性。如〈义品〉中说:“又安立此真实义相,当知即是无二所显。所言二者,谓有、非有。此有者,谓安立假说自性,即是世间长时所执,亦是世间一切戏论分别根本,或谓为色受想行识……乃至或谓涅槃,如是等类,是诸世间共了诸法假说自性,是名为有。言非有者,谓即诸色假说自性,乃至涅槃假说自性无事无相,假说所依一切都无,假立言说、依彼转者皆无所有,是名非有。先所说有,今说非有,有及非有,二俱远离。法相所摄真实性事,是名无二。由无二故,说名中道。远离二边,亦名无上。”又云:“以何道理,应知诸法离言自性?谓一切法假立自相,或说为色,……乃至涅槃。当知一切,唯是假立,非有自性,亦非离彼别有自性,是言所行,是言境界。”诸法离言自性,是离开实有、实无二边、如实悟入遍计所执性、依他起性及圆成实性所显。〈义品〉云:“如是诸法非有性,如言所说;亦非一切都无所有。如是非有(无遍计所执性),亦非一切都无所有。云何而有?谓离增益实无妄执即损减实有妄执,如是而有(有依他起性和圆成实性),即是诸法胜义自性,当知唯是无分别智所行境界。”

诸法真实义性,不可言说,但“为欲令他闻知诸法离言自性,是故于此离言自性而起言说。”

诸法真实之义,微妙甚深,而契入此真实义慧,乃是求证佛果菩提的关键所在,主要表现有:

1、能得无上正等菩提广大方便:若能修空胜解,则“能如实了知生死,即无染心流转生死。”“于贪嗔痴等一切烦恼深心弃舍。”“于生死不以无常等行深心厌离,即不速疾入般涅槃。”“善能成熟一切佛法及诸有情。”又“于般涅槃不深怖畏,即能圆满涅槃资粮。虽于涅槃见有微妙胜利功德,而不深愿速证涅槃。是诸菩萨于证无上正等菩提有大方便。是大方便,依止最胜空性胜解,是故菩萨修习学道所摄最胜空性胜解,名为能证如来妙智广大方便。”

2、入法无我,证二智行:入法无我,以根本智“达无少法及少品类可起分别,唯取其事,唯取真如。”

又从根本智所起之后得智有多种胜用:(1)“于诸明处(因明、内明、声明、工巧明、医方明)一切善巧勤修”,决无退转。(2)得永不忘失之大念力,且能谦下,惠施于他人,于诸修行更加精进坚固。(3)“于生死中,如如流转,遭大苦难……于其无上正等菩提堪能增长。”(4)获得尊贵殊胜,于诸有情骄慢渐减。(5)证得智慧殊胜,于他所诘难、诤讼等,自身“本惑、随惑、犯禁现行,能数观察,深心弃舍。”(6)功德辗转增长,不求他知。

3、乘无戏论理,能修正行:菩萨依于真智获得如上所说众多利益,又为自利利他故,修行六度。(1)布施:“能舍身财,唯为利益诸众生故。”(2)持戒:“由身语等修学律仪。”(3)堪忍:“又能忍他一切侵害。”(4)精进:“能勤学一切明处(五明),令其善巧。”(5)禅定:能于内心安住其心,令心善定。(6)智慧:一根本智,亲证真如;二后得智,于诸有德、有过、有怨、有恩之处,修习供养、悲心、慈心、释怨、报恩等行。

二、 修习真实义之法

(一)众生起八分别而流转生死

诸愚凡夫,由于不了诸法真实之义,而起种种邪妄分别,流转生死。如〈义品〉中云:“又诸愚夫,由于如是所显真如不了知故,从是因缘八分别转(八分别者,一者自性分别,二者差别分别,三者总执分别,四者我分别,五者我所分别,六者爱分别,七者非爱分别,八者彼俱相违分别),能生三事(根境识、思惑、见惑),能起一切有情世间及器世间。”“谓由如是邪分别故,起诸杂染;起杂染故,流转生死。”

(二)修四寻思、四如实智

为了出生死,断除邪妄分别,必修四种寻思、四种如实智。如〈义品〉说:“云何了知如是分别?谓由四种寻思、四种如实智故。”

四种寻思,即是名寻思、事寻思、自性假立寻思、差别假立寻思。名寻思与事寻思,是诸菩萨对于诸法之名、事,唯见名、事。

自性假立寻思者,是行者对于意识上推寻事之得名,皆由自心中想像而假立,其实名中无事,事中无名也。

差别假立寻思,即是行者对于诸法上所有言语诠表之差别意义,如常、无常等,皆能如实观察,知其亦是假立。

四种如实智,即是由四种寻思所引起,其含义如下:

1、名寻思所引如实智:由久修习名寻思观,而后自然引起如实了知之智,照了名中唯名,毫无事在其中也。〈义品〉云:“云何名寻思所引如实智?谓诸菩萨于名寻思唯有名已,即于此名,如实了知——谓如是名为如是义,于事假立,为令世间起想、起见、起言说故。”

2、事寻思所引如实智者,“谓诸菩萨于事寻思唯有事已,观见一切色等想事(安立名言之事),性离言说,不可言说。若能如是如实了知,是名事寻思所引如实智。”

3、自性假立寻思所引如实智者,〈义品〉中云:“云何自性假立寻思所引如实智?谓诸菩萨于自性假立寻思唯自性假立已,如实通达,了知色等想事中所有自性,非彼事自性,而似彼事自性显现,又能了知彼事自性,犹如变化、影像、响应、光影……相似显现,而非彼体。若能如是如实了知最甚深义所行境界,是名自性假立寻思所引如实智。”即是说,菩萨对于色等想事中,了知假立言说非事自性,但于言说中又不无有相似自性之显现。总之,通达依他如幻而不执实,便是自性假立所引如实智。

4、差别假立寻思所引如实智者,通过修习差别假立寻思观,“如实通达、了知色等想事中,差别假立不二之义:谓彼诸事非有性、非无性。可言说性不成实故,非有性;离言说性实成立故,非无性。如是由胜义谛故非有色,于中无有诸色法故;由世俗谛故非无色,于中说有诸色法故。如有性无性,有色无色,如是有见、无见等差别假立门,由如是道理,一切皆应了知。”

总之,通过修习四种寻思,引发四种如实智,彻底了知名、事、自性假立、差别假立等诸法缘起之义,从而洞彻真实之理。

(三)获殊胜之果

由于以四种如实智照见真实之义,因而灭除戏论分别,切断生死之流,证大涅槃。如〈义品〉云:“菩萨依此四如实智,能正了知八种分别。于现法中正了知故,令当来世戏论所摄所依缘事不复生起;不生起故,于当来世从彼依缘所起分别亦不复生。如是分别及依缘事二俱灭故,当知一切戏论皆灭。菩萨如是戏论灭故,能证大乘大般涅槃。”又能得大自在,如愿成就所作事业。即如〈义品〉中说:“于现法中,真胜义所行处智极清净故,普能获得一切自在(即神通自在、所知境智自在、寿命自在)。……自安乐而无杂染,普能成熟一切佛法,普能成熟一切有情,护持如来无上正法,摧伏他论,精进勇猛,正愿无动。”



本贴由大千于2003年10月25日10:06:36在乐趣园慈氏学论坛〗发表.


百度中文搜索引擎
欢迎在netsh.com建立自己的乐趣俱乐部

原标题:【多谢师兄!顺便改两处错字。】是大千在2003年10月20日06:29:00发表
本贴跟从标题:
[ 回复本贴 ] [ 跟从标题 ] [ 关闭本窗口 ] [ ] [ 乐趣短信 ] [浏览次]

选择类别: 
朋友Email:
您的Email: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