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量论五--我累了,还有第二盘带子没整理出来,以后再放

[ 回复本贴 ] [ 跟从标题 ] [ 关闭本窗口 ] [ ] [ 乐趣短信 ]
本贴内容为转载作品,版权为原转载处所有,内容观点不代表乐趣园立场。

还记不记得,在《正理滴点论》中说过,“分别有两个含义,一个是要分别的事物本身与事物的名言概念浑然结合,另一个是事物与事物的概念虽然没有结合,但有能力与之结合。”结合就是比如说桌子就是。在认识一个事物的过程中,这个事物的本身与这个事物的概念相结合。我想认识桌子这个东西,在桌子这个东西本身与桌子这个概念之间,结合在一起了。认识瓶子也是这个情况,要对瓶子作出分别性的认识,这个东西――瓶子与这个瓶子的名言概念,彼此是浑然结合的。有能力结合就是说比如一个婴儿,他刚生下来不久,他分不清这个是啥那个是啥,但他有知道事物的不同的能力。或者说一个哑巴,他不会说话,但他知道这是桌子那是椅子。
颂子中说“名种等合者”的“合”就是指心识与境界的相合。
咱再说一下吕澂先生的本子,吕先生是把这两句颂子译为了“现量离分别,名类等相蒙”。前一句与法尊按师是一样的,都是“现量离分别”,只是第二句稍有不同。法尊法师是说“名种等合者”。吕澂先生的“名”与法尊法师一样,都是指名称、名言,注意,名言是指表义名言。不过吕先生的这个“蒙”,是给法尊法师不一样,蒙是什么意思呢?按汉语来说,这个“蒙”字儿有好多意思,比如说是一个姓,以前有个大将叫蒙恬,秦的名将,很厉害的。还有一种草叫“蒙”,其实就是我们那儿的兔丝子,豆地里长得比较多,它能把豆子给缠死。把一个东西盖住叫蒙。还有欺骗的意思,就是蒙人。还有就是昏暗不明,象天灰蒙蒙的就是。还有六十四卦中有一卦叫蒙。还有承上的意思等。那么,这个蒙在这儿是什么意思,是分别的意思。按咱们佛教的说按,八识中的任何一个识都有三种分别:自性分别、随念分别、计度分别,在这三种分别之中,除了自性分别之外,其他的两种分别都有出错的可能,三分之二都有出错的可能,可见机会是较多的。这个出错是不是故意要出错?不是的!这是不由自主的出错。出错了就是骗人了,谁来骗人了?心识!出错就是因为分别才出的错,所以这个蒙不是用本义,而是用引申义。这两句颂子的第一句说了,现量要离分别,第二句就解说了一下分别,说分别有名的分别、类的分别等,“等”就是说还有诸门分别、无异分别、功德分别、作用分别、实物分别……吕澂先生在他的《集量论释略抄》中也有长行,是这么说的,“若於胜意乐声立名差别说为善相,於诸种类声说为家牛,於诸功德声说为白物,於诸作业声说为能饮,於诸实事声说为有角。此等随一相属皆成差别,余复有以一空无异差别一切义者。若离此等分别乃为现量。”其中的“胜意乐”就是心里高兴的、想要的,这个与法尊法师本子的“随欲之声”对应。种类声、功德声都是一样的,其中的“作业声”与法尊法师本子的“作用声”对应,吕澂先生长行中的例子是“能饮”,这比法尊法师的例子好懂。
下边儿颂子就该说现量的分类了,在《正理门论本》中说,现量有根现量、意现量、自证现量、瑜伽现量四种。现在先说根现量。
有人问了这么一个问题,说:根、境相合识才现行,可是你为什么依根取名而不依境取名呢?比如说眼识、根现量,而没有给叫成色识、境现量?这是谁问的?其实是陈那论师自己设立的一个问题。有这样的问题就得解答,看陈那论师的话。
颂子说:

是不共因故 彼名由根说

这是陈那论师对上一个问题的回答。咱们先不说陈那论师的这个回答,咱们先回忆一下以前的说法。在初学唯识的时候都要涉及这个问题的。说为什么识一般上都称之为眼识、耳识、鼻识……而不称为色识、声识、香识……呢?说有几个理由?一般说五个理由:1、依。识是依根而住。眼识依眼根而住,耳识依耳根而住,鼻识依鼻根而住,舌识依舌根而住……也就是说眼识、耳识、鼻识、舌识、身识、意识要起认识的作用,必需得通过眼根、耳根、鼻根、舌根、身根、意根才行。2、发。识是由根而引发的,而且根的变化也会影响到识。比如,近视眼或者老花眼,看什么都不清楚。3、属。是说识的种子与根的种子老在一块儿。眼识的种子与眼根的种子,关系极其密切,谁也离不开谁。4、助。识必需在根的帮助下才能起作用。前边儿说根要是变化,象眼近视,就看不清东西,实际上,识要是有问题,根也不行了,象一个精神病人,他的思维意识有问题,则他看到的世间与一般人也是不一样的。根和识互相影响。5、如。就是说根和识的性质是一样的,都属于有情。因了这五个原因,所以我们一般都叫眼识、耳识。
这里呢,陈那论师说了,说“是不共因故,彼名由根说”。咱就来说说陈那论师这句颂子。这句颂子在吕澂先生的本子中是“为不共因故,依根说彼名”,吕澂先生在他的本子中,他把《集量论释略抄》和《理门证文》有一个对照,这个《集量论释抄》是吕澂先生自己的,那个《理门证文》是吕澂和释印沧合作的,《理门证文》全名是《因明正理门论本证文》,原文登在《内学》上,我手边儿的是沈剑英老先生给我的复印本子。吕澂先生在这个颂子边儿上的对照是“(五)八一”,就是说这个颂子在《集量论释略抄》中是第五段,对应的部分是《因明正理门论本证文》第八一段。我查了一下《因明正理门论本证文》,在《因明正理门论本证文》的第七九、八0、八一、八二这几段是说的一个事儿,这几句话是这样说的,“(七九)现量除分别,余所说因生。此中‘现量除分别’者,谓若有智於色等境,(八0)远离一切种类、名言、假立、无异、诸门分别,(八一)由不共缘(八二)现现别转,故名现量”。 这就知道了,所谓不共因,就是指:根都有各自的因缘,不可混乱。比如说,我的眼根只能被我一个人用而不能被你所用,我的耳根也是只能被我所用而不能被你所用,我的鼻根、舌根、身根……都一样。现在人会说了,我的眼角膜等器官捐出去,可以移植给别人,这该怎么说?我就告诉你,不能离开大的时代背景来说话,我们现在来读陈那论师的书,就得尽可能的站在陈那论师的时代,用那时候的情况来说,你必须“神游冥想,与立说之人处于同一境界(陈寅恪语)”,马克·布洛赫(Marc Broch)说过一句话,“要想窥见别人,自己就得让位。”也就是说,我们得设身处地,把自己设想成处于陈那时候的环境、条件。这是读书、学佛的一种基本方法,也是一个境界。在陈那论师时代,是没有器官移植这回事儿的,所以,不要这么说。净空法师说过一句话,他说,六祖大师开悟了,开悟了就无所不晓,你就是问他原子弹的事儿他也能够给你讲清楚。是啊,问题是,在六祖时代的唐朝谁能问原子弹的事儿?这就是脱离背景的话,就是蠢话,当然了,要是说净空法师这话是蠢话人不爱听。接着往下说,《集量论》上的这个“不共因”在《正理门论》中叫“不共缘”,就表示说,各根(识)的所对境是一定的,眼根(识)所对的色境耳根(识)不能认识,耳根(识)所对的声境鼻根(识)不能认识……绝对不可混淆。可能又有人要问了,观音菩萨不是根根互通吗?那是说的观音菩萨而不是你,所以,观音菩萨行但你不行。为什么呢?因为你是个人而观音菩萨不是,观音菩萨是什么呢?观音菩萨是慈悲达到极致的那么一个境界,我们把观音菩萨塑成人的样子不过是把慈悲境界人格化了而已,或者说是慈悲的人格化。
根是如此,但是境呢?则是共因。怎么个说法呢?就是说,眼根(识)有眼根(识)的所对境,眼根(识)的所对境耳根(识)认识不了、缘不了,但意识可缘、可认识。就是说色境是眼根(识)和意识共同可缘的;耳根(识)有耳根(识)的所对境,耳根(识)的所对境鼻根(识)认识不可,但意识是可缘的,就是说,声境是耳(识)和意识共同可缘的。法尊法师译本中还有一个说法,是说他身之识也可缘,原话是这么说的,“色等境,是与他身之识及意识所共因”,刚才咱们说的是眼识与意识共缘、耳识与意识共缘、鼻识与意识共缘……没有说他身之识共缘,他身之识共缘就是指,这是一张桌子,我可以看你也可以看;一声炸雷,我能听见你也能听见……所以说境是共因而根是不共因。吕澂先生《集量论释略抄》中是,“立名不依色等境者,色等亦与他身、意识等相共故”,这两个本子是一样的。
陈那论师在这儿就是说,因为根是不共因,而境是共因,所以我们依根取名而不依境取名。一下子可能还不明白,这么说吧,就是说根是私有的,只能一个人专用,所以就在根上帖一个属于专用的标签,而境是公共所有,所以,我就不能在境上帖一个属于私有的标签。我可以在我这个茶杯上写上一个“刚晓记”,而不能在这张桌子上写上“刚晓记”,就是因为茶杯是不共有的而桌子是共有的,这就是茶杯是不共因而桌子是共因。


本贴由清风于2003年10月13日23:35:06在乐趣园慈氏学论坛〗发表.


百度中文搜索引擎
欢迎在netsh.com建立自己的乐趣俱乐部

本贴跟从标题:
[ 回复本贴 ] [ 跟从标题 ] [ 关闭本窗口 ] [ ] [ 乐趣短信 ] [浏览次]

选择类别: 
朋友Email:
您的Email: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