续前集量论三

[ 回复本贴 ] [ 跟从标题 ] [ 关闭本窗口 ] [ ] [ 乐趣短信 ]
本贴内容为转载作品,版权为原转载处所有,内容观点不代表乐趣园立场。

这三义皆胜过外道、离欲以及有学、无学者。外道呢,好说,咱佛教称佛教外的一切派别为外道,严格来说,其实应该是指心外求道者。离欲,就是断除了欲界下三品思惑的修行者,因为断尽了欲界下三品思惑,所以就脱离了欲界的生死。有学是指为了断尽烦恼而修学戒、定、慧者,或者说是指罗汉的前三果――须陀洹、斯陀含、阿那含。在《中阿含》卷三十上说有十八类有学:随信行、随法行、信解、见至、身证、家家、一间、预流向、预流果、一来向、一来果、不还向、不还果、中般、生般、有行般、无行般、上流般。具体呢,我就不一一说了。无学则是指证得阿罗汉果。就是说,佛陀是胜过这些外道、离欲者、有学位圣者、无学位圣者,所以佛陀的自利是最圆满的。
还有利他,佛陀的利他也是最好的,我们看佛陀的利他。佛陀的利他是指“以度生义救护众生,随种种机,说法化导,令离生死,究竟涅槃”。“度生”就是度众生。佛教有一个中心:成佛度众生,也就是说,我们为什么要修行,为了成佛度众生。为什么要度众生?为了成佛所以要度众生。为什么要成佛?为了度众生所以要成佛。现在的“度生”就是为了成佛。“度生”是目的,方法是什么呢?“随种种机,说法化导”,不能乱度,我们现在的人有些乱度。因为我们乱度,所以我们吃力不讨好,我们费不尽的劲,人家还不领情,因为我们的乱度在客观上给对方造成了不愉快,令人家心神烦恼。佛陀的度化是“随种种机”而度化的,让人家愉悦,度他们到什么地方?“令离生死,究竟涅槃”。
佛陀具足这因上的功德、果上的功德,所以礼敬佛陀。礼敬佛陀之后呢,陈那论师就说了,说“为成量故从自论,集诸散说汇为一”。我为了成立正量,我就把我以前说的零碎的散说集中一下,整合成一个完整的东西,这就是《集量论》。
皈敬颂就这么多,但在法称论师的《释量论》中,对于这个皈敬颂也是大讲特讲,在《成量品》中给分为五义详说:成量、利诸趣、示现、善逝、救护者,这五义中成量是抉择差别事,其他四义是抉择差别法;与颂文相顺者是流转,相逆者是还灭等等等等,内容可多了。咱就不说了。
下边儿说第一品:现量品。看着颂子――

现与比是量 二相是所量

这两句颂子是开首。咱们知道,在以前本就有好多量,说法很多,还有什么无体量、义准量、世传量、姿态量、随生量等等。但为什么给分成这么多量?有一个统一的标准吗?没有!这个其实是 印度人的统病,标准没一个一定,咱们佛教其实也是的,比如说“三藏十二部”,十二部经就是:一、长行;二、重颂;三、孤起;四、因缘;五、本事;六、本生;七、未曾有;八、譬喻;九、论议;十、无问自说;十一、方广;十二、授记。这十二部的分法简直可以说是乱七八糟,有的是指文体,有的却是内容,还有的是说法方式等等,没有一个统一的标准。还有五位百法,其实百法只分两类:甲一、有为法;甲二、无为法,在甲一之下又分为乙一、心法;乙二、心所有法;乙三、色法;乙四、心不相应行法。你说你把甲二的无为法与乙一、乙二、乙三、乙四并列起来,这根本就不是一个层次啊~~这就是古印度的干法。这干法也影响到了窥基法师,大家看《因明入正理论疏》,他对于有些过失的分法,就用不同的标准来分,所以就出现许多重复的地方,这个就为现代人所诟病。当然,咱也别只说印度人,中国人也是有这毛病的,不过没有印度严重。比如汉朝的刘歆有个《七略》,就是集略、六艺略、诸子略、诗赋略、兵书略、数术略、方技略。刘歆的这个分类法也是标准不统一、很乱。诸子略是以思想系统分的,六艺略是以古书对象分的,诗赋略是以体裁分的,兵书略是以作用分的,数术略是以职业分的,方技略是兼以体裁、作用分的(见《中国学术流变史》,雷绍锋编,湖北人民出版社)。这标准很不一致。这是古来的习惯,当然习惯是没有什么对不对的。是不是现在人才发现呢?不是的,陈那论师就知道这个习惯了。他现在把因为标准不统一而出现的那么多种量给舍弃了,他选定了一个标准,按照这个标准重新给量作了分类。他的标准是什么呢?就是:对象只有自相共相,所以,对应的量也就只需要现量、比量两类就够了。陈那论师的这一作法,可以说是对古印度人的一贯习惯的改造,所以影响很大。在以前之所以出现那么多的量,就是因为没有一个标准、规矩,中国人有句俗话,叫“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只要把标准、规矩定下来了,其他的问题就可以迎刃而解:按照标准来作一番对照,这就只有两种情况:符合标准的、不符合标准的,符合标准的就是,不符合标准的就不是,这多么简单了。
陈那论师说,所对境只有自相与共相两种,所以,量也就只需要两种,与自相对应的量是现量,与共相对应的量是比量。也就是说,缘自相之有境心是现量,缘共相之有境心是比量。除了自相、共相外,再没有第三种情况了,所以除了现量、比量外也就不需要设其他的量了。
注意一下:自相、共相的“相”,“相”就是表现出来的、显现出来的。比如说照相,就是只能照出表现在外边儿的内容,能不能照出内在的东西?不能!要是能照出来,那就不叫照相,那就叫透视了。那么,表现出来的、显现出来的到底是什么呢?这个我们一般称“境”,或者称“义”,境的真正含义是什么呢?就是我们妄计出来的我执、法执,这才是境,千万别搞错了!
所谓“相”,还有一个意思就是虚幻、不真实、颠倒。当然了,虽然说是虚幻的、颠倒的,但也是缘起的。
颂子中的“现”就是现量,“比”就是比量。颂子中的“二相”指自相、共相。这句颂子就是说:
量只有现量、比量两种,因为所量只有自相和共相两种。
接着往下说。陈那论师接下设置了一个问答,当然了,问者是陈那论师自己,答者也是陈那论师自己。吕澂先生本子上问的原文是这样的,“若以所谓无常等相取色等境,或非一时所取,此复云何?”法尊法师是这么译的,“如缘色等谓是无常,或数数缘,此是何等?”这两个翻译都是很别扭,其实不是甚难的。用白话说就是,“比如说我来看色境、听声境等,这一看一听我知道了它们都是无常的,或者说我听过好多次声、看过好多次色境,我总结出了它们之间都有一个共性――无常,象这该怎么呢?”

于彼结合故 余量则非有 亦非数数知 无穷如念等

前边儿的问题虽然说是陈那论师自己设的,但它是陈那论师时代确实有人有这样的疑惑所以陈那论师才设这样的一个问题出来的,要不然的话陈那论师就成吃饱了撑得难受了。在佛经中,总是有一个当机者来问,但论典中就不行了,没有当机者来问,所以一般就是论主自己连踢带打,自己问自己答。陈那论师提出问题后就解答了。吕澂本子是,“虽有其义,亦由所量相合。”法尊本子上是,“虽有此执,仍是缘彼所量,故非余量。”陈那论师就是说,“不管你看什么、听什么、总结什么,都是心识能量与境界所量的相合,所以还是不出现量、比量”。“虽有此执”的“此执”,就是“这个问题”,因为这个问题在自己的心头压着没有得到解答,有问题就是有惑,惑有见惑、思惑两种,问题多就说明了你的见、思惑多。一个问题在你的心头压着就是你的心老在执着于这个问题,这就是“此执”。吕澂先生的“其义”还是这意思。法尊法师本子的“仍是缘彼所量”,是什么在“缘彼所量”呢?心识!“彼”就是“那些”,那些什么?那些“所量”。“所量”是什么?就是境界。吕澂先生本子上的“亦由所量相合”,既是“相合”,则除了所量就还得有一个能量,这样才能“相合”。能量者是什么呢?就是心识,“相合”就是指能量心识与所量境界的相合。接着推一步,既然是能量、所量二者之间的事儿,前边儿我陈那说过了,所量只有自相、共相两种,则对应的,量也就只要现量、比量两种就够了,所以说,“余量则非有”。“余量”就是指当时人们所立的那么多量――除了现量、比量之外的一切量,什么圣教量、姿态量、无体量、世传量、譬喻量等等等等。“非有”是“不需要建立”的意思,就是说,只要建立这现量、比量二量就完全够了。
陈那论师的设问中还有一个情况,“数数缘”,就是多次进行看、听等认识,这是说的这么一种情况:比如说我见了一个东西,我看了一遍没看出个所以然,我又看了一遍还是没看出个究竟,我就再看一遍……这主要强调的是没有定解。这句话的意思就是说,多次认识仍然没有认识清楚,这构不成量!这既不是现量,也不是比量。这也就是说,现量、比量都是有确定的认识的,认识确定了,则或者是现量、或者是比量,若认识不确定的话,既不是现量、也不是比量,那么我就要问了,既不是现量、也不是比量,是不是似现量或者似比量呢?也不是!似现量和似比量也是确定的见解,不过是说你的这个确定见解不符合实际情况而已,所以说,没有新知识产生的话,重复多次认识也不能称之为量。这个在法尊法师的本子上是说,“若由意识结合、未得定解者即属非量,俱非现、比。”按我们一般的说法,非量“与现量、比量没有什么多大区别,只是相似的现量、比量而己。所谓相似,就是对所量的对象,都是错误不正确的”[12],这是演培法师说的,韩老师也是这么说的。其实这说法就是错的,为什么说是错的呢?咱们知道,佛教是最强调心的,似现量、似比量虽然说是错误的,但是是有定解的,只不过这定解不符合事实真相而已,也就是说,在内心中是有确定的见解的。而非量呢,是没有确定的见解,在内心中就没有确定的见解。韩老师还给我举例说,比如说比量式中的犹豫因问题,象“此山有火,现烟故”,这个因就是犹豫的,实际上这个式子虽然因是犹豫的,但举这式子的人是把“此山有火”当作确定的见解了,这就是因明与逻辑的区别,因明的宗是先有的,宗是确定的,举因不过是论证给外人看一下以度化对方而已。注意一下:现量是一个词元,比量是一个词元,而非量则是两个词元,就是说非量的“非”是一个词元,“量”又是一个词元。这样呢,咱就知道了,《八识规矩颂》把现量、比量、非量并称三量就是不对的。
这儿我就强调一下:非量绝对不是似现量、似比量。我们现在人都把似现量、似比量当作非量就是把非量作为一个词元了。
陈那论师还有一句话,“数数了知,亦非余量”,这一句是接着上一句来,上一句说了数数了知但无定解,则是非量,它不是现量、比量,这一句说它也不是“余量”,“余量”还是指外人说的世传量、无体量、譬喻量、姿态量等等。我就要问了,你陈那老说那不是量,如果我把它当作量的话,会出现什么情况呢?陈那论师说,“虽于一义可数了知,若皆是量,则成无穷”。“一义”就是指一个事物,或者一个问题,要是一个事物的话,就是比如这张桌子,我看一次又一次,始终没有认出来它到底是什么木柴做成的,它到底是梨木还是槐木抑或是桐木做的,我认了好几次也没认出来;要是一个问题的话,比如说一个数学题,我昨天没有做出来,今天又做还是没有做出来。“可数了知”就是可以认识好多次,你认识多少次都没有关系,就象念经一样,我每天念一遍都可以,每念一次总有一次收获,每次所得都不相同。“若皆是量,则成无穷”,因为每次的认识都不相同,可能这一次的认识与那一次的认识差别不大,但虽然差别不大也是有差别,绝对不会这次与上一次完全相同。接着陈那论师就明确地说了,“如无新知则不是量”,陈那论师对这句话举了个例子来说明,“如以后忆念贪欲、瞋恨等于先所知义皆非是量”。昨天我看了一个东西,挺好的,引起了我的贪心,今天我又想起来了,这不是量。
咱把这个颂子通一下就是:一切认识都是能量的心识与所量的境界相结合,所量的境界只有自相与共相,所以就不需要再立什么世传量、姿态量、无体量等等,还有一种情况就是好多次的认识,这也不需要立现量、比量外的那些量,因为虽然每一次的认识所得都不相同,但如果再立新量的话,则量就要立无穷多了。




本贴由清风于2003年10月03日08:51:48在乐趣园慈氏学论坛〗发表.


百度中文搜索引擎
欢迎在netsh.com建立自己的乐趣俱乐部

本贴跟从标题:
[ 回复本贴 ] [ 跟从标题 ] [ 关闭本窗口 ] [ ] [ 乐趣短信 ] [浏览次]

选择类别: 
朋友Email:
您的Email: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