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晓法师只讲了一次集量论,我整理了一下

[ 回复本贴 ] [ 跟从标题 ] [ 关闭本窗口 ] [ ] [ 乐趣短信 ]
本贴内容为转载作品,版权为原转载处所有,内容观点不代表乐趣园立场。

关于因明的典籍,现在读的人不是很多,而且在这不多的人中间还大都是教外的人,咱教内人士对因明一般都不感兴趣。《因明入正理论》和《正理门论》我放在网上后,点击率确实来说不能算低,但印成书出版之后,据出版社反馈给我的信息说,市场反应是比较冷清的。也就是说,人们对因明实际上还是很冷淡的。
《因明入正理论》和《正理门论》这样,《集量论》就更惨了,读它的人更是寥寥。法尊法师翻译出来后可以说是被置于纸堆中了而已。我现在来带大家给消消文,不作怎么样的发挥,因为陈那论师的著作本来就很难懂,从梵文转成藏文,再转成汉文,不可避免的就要失一部分原义,你想准确也不能十分准确,我要是再发挥的话,更恐逆臆失真,所以只能循文绎意。当然了,其实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我没有能力给作太多的发挥,参考资料也确实是少得可怜,我自己完全是凭自己蒙着头子在瞎琢磨、在啃,那么,我的理解对不对呢?这个先不管!反正是我自己的理解,我就把我自己的理解说出来,给大家提供一个批判的靶子。当然了,用一个较文雅的词就叫它作抛砖引玉。
这个《集量论》,要说起来的话,它在佛教中的地位也是比较重要的。比如,咱们都说唯识宗所依的经典有六经十一论,实际上是窥基法师在作《成唯识论述记》时所引用的经典是六经十一论。在这六经十一论中,就有《集量论》,就是说,这个《集量论》是唯识的所依经典之一。在西藏它甚至被称之为《量经》。咱们知道,按咱们佛教的习惯,一般来说是只有佛陀说的或者是由弟子说但经佛陀认可的才能称之为经。当然了,其中也不能说没有例外,比如咱们汉地的《六祖坛经》就是一个例外。一称为“经”,则就是表明了它的权威性地位是不可动摇的了。注意一点儿,我说的是其地位不可动摇而不是说它的义理不可商榷,比如说我们的般若论坛的前斑竹和尚坡主就要在《六祖坛经》中挑香蕉皮。

先看题目――《集量论颂》。
这个题目,“集”就是集中、整理,咱们知道,因明起源于正理,按窥基法师的说法,说“因明论者,源唯佛说,文广义散,备在众经”,这只是佛教的说法而已,实际上来说,只是“因明”这个名称是佛教给起的罢了。象《义范》中说的,“如涅槃经破十外道,具宗、因、喻,正明立破”等,有点牵强附会。有一个笑话,某甲问一个作家,说“什么是散文”?这作家告诉他说,“你平时的说话就是散文”,因为谁说话也不是韵文,某甲大吃一惊,“原来我已经说了几十年的散文~~”这就成笑话了。
佛经中有因明的内容也不等于因明起源于佛教。因明后来很发达,因明理论也是五光十色的,这是陈那论师以前,到了陈那论师这儿,因为此时因明理论已经很多了,我们知道,如果东西多了的话,我们能挑花眼,当然太少了没有可挑选的余地也不好,在陈那论师的时候,就是太多了,人们挑花眼没法使用了,面对这么一个局面,就需要有人来给因明理论作个整理,陈那论师当仁不让,挑起了这个重担,来给当时的因明理论集中起来作了个大整理。这个就是《集量论颂》的“集”。
所谓“量”,就是知识,以及获得知识的方法等,反正是只要与知识有关的东西,都算是“量”的势力范围。
“论”就是议论,指的是能拿得出手的议论。有人说是圣贤的议论。在佛教中是三藏之一。按一般的情况,“经”是佛亲说或由弟子说但得到了佛陀的认可,“论”是解释“经”的,还有“疏”,“疏”是解释“论”的。这是一般情况,有时候也有特殊的,比如说有一个《金刚经论》,那是佛说的,不过有人说这个《金刚经论》是伪,现在不说这个。
“颂”是一种文体,就象中国的“赋”之类的。佛教典籍中有两种体裁,一个是偈颂,一个是长行,长行就是散体表述,偈颂容易记,都说古印度人特别善于记忆,总说有人一记就是上万行(颂),就是偈颂适合于记忆。在当时,古印度人写文章有个习惯,就是先写出偈颂,这偈颂就是文章的纲,写好偈颂之后再作长行解释。这个《集量论颂》就是《集量论》的纲,陈那论师在写好这个偈颂之后又写了长行,就是《集量论释》。

再说作者。作者是陈那论师。在吕澂先生的《集量论释略抄》中,是写做“轨範师域龙造”。“轨範师”就是亲教师、和尚,或者阿阇梨,意思就是可教弟子法式,可以矫正弟子的行为,使之行为端正合宜,而自身又堪为弟子楷模之师。“域龙”我们一般是称“大域龙”,就是陈那论师。这位陈那论师是世亲门下四大弟子之一(世亲门下四大弟子是指继承世亲大乘思想的四位论师,陈那主要继承世亲的因明;德光主要继承戒律;安慧主要继承唯识;解脱军主要继承般若)。虽然说他是世亲的弟子,但在因明方面,都公认他超过了世亲。佛教史上有六庄严,陈那与老师世亲是并为六庄严之一的。六庄严就是龙树、提婆、无著、世亲、陈那、法称,龙树、提婆是中观学派,无著、世亲是瑜伽学派,陈那、法称就是因明。这陈那论师呢,约生于四二零年,日本的川崎信定说是生于四八零年,卒于五四零年,他没说是大约,他没说大约其实也是大约。陈那论师是南印度人,在小乘犊子部拜浪波晋为师出家,法名叫厥吉浪波,汉译就是大域龙、陈那或者是方象。他要求老师教他修禅定断烦恼的法子,老师就教他“离蕴不可说我”的道理(按多氏佛教史的说法是教的“离名言之我”),并教了一套具体修法,可是他修了一段时间后没有见到效果,于是他就自创了一套儿。说起来好笑,是什么方法呢?就是白天在大太阳下,晚上在月亮下,或者点上灯,露出自己的躯体,就是脱光衣服、裸体,双目眨动,向四方探视。他这种奇怪的方法,老师听说了,因为以前人修行并不是与老师在一起,老师教给你道理、方法之后,你自己去修,有境界了再来找老师印证是否正确。老师听说他这怪法子后,来问他,他说,因为我依老师你教的方法修行,“终未觅得”,“故作如是观行”。据杨化群先生说,陈那论师的话“表面上是汇报了他修行的经过,实际上是指出了那种理论的渺茫性。”多氏佛教史上也说,“这实际上是指出破斥亲教师教诫的道理”。于是老师就指责他攻击自宗的理论,就把他驱逐了。陈那论师很不服气,就想反驳老师的观点儿,但是这样的话,就违了礼仪,他就没有反驳,辞别老师去跟了世亲菩萨。这才是好学生遇着了好老师,并且并见文殊菩萨尊颜,很快就彻通佛教真理,然后陈那就到东印度萨多施罗岩洞中禅定去了。当时有一个叫苏突罗阇那的婆罗门到那烂陀寺挑战,把佛教给辨输了,那烂陀寺就请陈那回来,陈那回来把苏突罗阇那打败了,然后陈那就主持那烂陀寺多年,陈那在那烂陀寺讲经说法,还写了不少唯识、论辨方面的论著,多氏佛教史上说有一百多部。后来陈那退位到窝芝庇厦林中去修行,住一个山洞。他在这里想把自己以前的零星散论来一个总结,于是他在山洞口写了一个颂子,“意欲成量利有情,向善逝导师顶礼,为量成就集自说,种种散论当合一”。这个就是法尊法师《集量论颂》最前边儿的礼敬颂。传说他写了颂子后,顿时光芒四射,有一个异教名士叫杰那波,感到很惊异,又很嫉妒,他就趁陈那论师出去乞食的时候,来把陈那论师写的颂子给擦掉了,陈那论师又写第二次,他又来偷擦了,陈那论师就写第三次,并在后边儿写道:是谁擦我的颂子,要只是嬉戏的话,这有啥意思呢?要是认为我的颂子不合理的话,就请出来辩论。陈那论师就留了心,提前回来了,杰那波又来擦的时候,刚好被陈那论师碰到了,于是就辩论,杰那波连输三次,本来输了后按规矩是要作陈那论师的弟子的,可这杰那波输得恼了,人要是蛮不讲理的话你又能给他怎么样?这个杰那波就把陈那住的山洞的用具都给烧了。陈那论师就有些退心,说算了,我把握住自己就算了,传说这时候文殊菩萨示现鼓励他,于是呢,陈那论师就鼓起劲儿,作了《集量论》等重要的著作。
这个《集量论颂》是法尊法师译的。法尊法师是现代的人,生于一九0二年,河北人。先在五台山出家,后跟大勇法师学习,后来在北京法源寺受戒,到武昌佛学院学习,二十三岁开始学习藏文。二十四岁时随大勇法师入藏,在藏地呆了九年,一九三三年太虚法师要他回汉地办理汉藏教理院的事,但一年多后,又到藏地,在拉萨依止降则法王学习,直到一九三七年。就是说,法尊法师两次进藏。在这一段时间,法尊法师已经开始翻译,译出了《菩萨戒品释》二册,《菩提道次第广论》二册,《密宗道次第论》一册,《辨了不了义善说藏论》二册,《辨了不了义论释难》二册等。从三七年到四九年,法尊法师主持汉藏教理院,写出了《现代西藏》,《我去过的西藏》,《西藏民族政教史》,《藏文读本初稿》等东西,译出了《地道建立》一册,《现观庄严论略释》一册,《密宗道次第广论》二册,《必刍学处》一册,《供养上师与大印合修》一册,《入中论善显密意疏》三册,译补《菩提道次第略论》一册,《菩提道次第略论止观章》一册,《修菩提心七义论》一册,以及《辨法法性论》,《七十空性论》,《精研经释》,《缘起赞释》等。而且把二百卷的《大毗婆沙论》译成了藏文。四九年以后法师的著作就不多了,被迫去给翻译了《论人民人主专政》、《新民主主义论》、《社会发展史》等。五六年任中国佛学院副院长,在现代佛学上有几篇文章,但更多的译著都散佚了,据身边的人回忆,说见过《五次第论》、《七宝论》、《四百论颂》、《入中论略解》、《俱舍论略解》。不过这时候法尊法师感到欣慰的是译了一部《格西曲扎藏文字典》。一九七八年译出了一《菩提道炬论》,以后又译了《释量论》、《释量论略解》、《集量论颂》、《集量论略解》。现在看见的法尊法师的著作、译作共有一百二十多篇(部),涉及佛教的各个方面,戒律、般若、中观、唯识、菩提道次第、密宗道次第、因明、历史、语言等都有。《菩提道次第广论》、《密宗道次第广论》更是汉地首次系统传译藏传佛教的显密理论。《西藏民族政教史》也是很重要是一部著作,地位可以说相当于玄奘法师的《大唐西域记》。法尊法师一九八0年十二月在广济寺圆寂,一九八八年台湾文殊出版社编辑出版了《法尊文集》,一九九0年中国佛教文化研究所出版了《法尊法师佛学论文集》。人们称法尊法师是“沟通汉藏文化,开拓中国佛教新眼界的一代大师”,称他“汉藏文化一肩挑”。


本贴由清风于2003年10月03日08:49:42在乐趣园慈氏学论坛〗发表.


百度中文搜索引擎
欢迎在netsh.com建立自己的乐趣俱乐部

本贴跟从标题:
[ 回复本贴 ] [ 跟从标题 ] [ 关闭本窗口 ] [ ] [ 乐趣短信 ] [浏览次]

选择类别: 
朋友Email:
您的Email: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