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是抬杠,也是忠告!

[ 回复本贴 ] [ 跟从标题 ] [ 关闭本窗口 ] []
本贴内容为灌水闲聊,无版权和声明,内容观点不代表乐趣园立场。

关於“心不相应行法”是否完全等同於您所说的“抽象概念”,是可以另行探讨的。我是不大赞同,所以才举出了无心二定与无想天报来诘难,因为我觉得“心不相应行法”与“抽象概念”之间虽然有相当大的交集,但是前者未必等於或包含於後者,这牵涉到彼此对“概念”(conception、idea)的定义是否共许的问题。简单地说吧!假设一个从未睡过觉的人(听说美国就真的有这么一位仁兄)声称他对毫无经验的睡眠具有一定程度的“ (抽象)概念”,这样的说法具有多少成分的合理性呢?我想我们只能承认他对睡眠这玩意儿有些不切实际的猜想罢了。基於这样的理由,我不甚同意把“心不相应行法”全部划归到“抽象概念”的名下,倒不是对心不相应行的定义有什么混淆。

其次,关於钧帖这句“抽象概念的存在是用声表现出来的”,再度显示您对表述方式的随心所欲,脱略行迹。我前帖批评您不喜欢按着祖宗家法玩儿,稍嫌词不达义,我的本意是指您对法相的界别所持的态度远不如许多前辈们来得严谨。您的意思我们不是不懂,但是您的文字运用给我们的感觉是,常常在字里行间立了许多与旧义不甚相顺的新量。就说上头这句吧!“抽象概念”在脑海浮现时,并不需要同时用嘴巴嚷出来吧?那怎么能说是用声音来表现的?又像我之前曾难问过的:那聋子怎么办?您只好随而自救,提出什么与背景颜色不同的文字等等方案。假使我再追问:那像又聋又瞎的Helen Keller又怎么办?我想您大概还是能想出些不见得令我信服的解释。但是那都不重要,重点是为什么不能在一句话里就遮遣了大部分的责难呢?为什么不设法让一句话或一支比量里头不要存在任何瑕疵呢?

最後,问您香、味二法如何可说为具象?您也不过是把问题反推给我,并没解释明白。怎么才叫“象”(或“像”)?通常是指与眼识相应的有对色法,说白了就是有轮廓的东西,再进一步就是得以藉由其运动或作用轨迹而被间接观察到的。这解释可以接受吗?如果可以,那无论抽象、具象,香、味二法与声音都该同进退才对呀!如果您不能接受上述对“象”(或“像”)的解释,那就要请问为啥子声音不能算具象,香、味倒可以算具象?香、味二法究竟具的个什么劳什子象?


本贴由月黑鬼車來于2003年8月22日03:21:28在乐趣园慈氏学论坛〗发表.


百度中文搜索引擎
欢迎在netsh.com建立自己的乐趣俱乐部

原标题:【不是我别出心裁。】是大千在2003年8月21日21:46:48发表
本贴跟从标题:
[ 回复本贴 ] [ 跟从标题 ] [ 关闭本窗口 ] [] [浏览次]

选择类别: 
朋友Email:
您的Email: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