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讲 了境能变----第六识

[ 回复本贴 ] [ 跟从标题 ] [ 关闭本窗口 ] []
本贴内容为转载作品,版权为原转载处所有,内容观点不代表乐趣园立场。

第七讲 了境能变----第六识

三能变识的第三能,是了别境能变。了别境能变指前六识而言,故三十颂颂文称 [次
第三能变 差别有六种。] 根据 <成唯识论> 的科判,以七段九义来解释颂文,现列其科
判如下:

│1.能变差别门---------次第三能变,差别有六种-----体别门 │
│2.自性行相门---------了境为性-------------------自性门 │
│ 相-------------------行相门 │
│3.三性分别门---------善不善俱非-----------------三性门 │
│4.相应门: │
│ A.列六位--此心所遍行,别境善烦恼,随烦恼不定--相应门 │
│ B.受俱----皆三受相应--------------------------受俱门 │
│ │遍行----初遍行触等. │
│ │别境----次别境为欲,胜解念定慧. │
七段-│ │善------善谓信惭愧,无贪等三根, │--九义
│ │ 勤安不放逸,行舍及不害. │
│ C.释六位 │烦恼----烦恼为贪嗔,痴慢疑恶见. │
│ │随烦恼--随烦恼为忿,恨覆恼嫉懂, │
│ │ 诳谄与害娇,无惭及无愧. │
│ │ 掉举与昏沉 不信并懈怠 │
│ │ 放逸及失念,散乱不正如. │
│ │不定----不定谓悔眠 寻伺二各二 │
│5.所依门--依止根本识-----------------------------所依门│
│6.俱转不俱转门-----------------------------------俱转门│
│7.起灭分位门-------------------------------------起灭门│


一. 能变差别门---- 次第三能变 差别有六种

[次第三能变] ,是对初之异熟能变,次之思量能变而言,现在是第三了境能变。 [
差别有六种] 句,谓了别境识是前六识的总名,若分别来说,包括眼、耳、鼻、舌、身、
意六种识,了别色、声、香、味、触、法六种境。这六识得名的由来,有随根得名和随境
得名两种。

一. 随根立名: 随所依之根,而立六识之命。即依於眼、耳、鼻、舌、身、意六根,
,而立眼、耳、鼻、舌、身、意六识之名,
二. 随境立名: 即是随其所缘之境,而立六识之名。前六识所缘之境,是色、声、香
、味、触、法六境,以其了别的尘境,而立色、声、香、味、触、法六识之名。
唯随根立名通於自在位 (八地以上菩萨,可以五根互用) ,随境立名不通於自在
位,故论典中多从随根立名。

这六种识,前五识是五种感觉器官,依於眼、耳、鼻、舌、身五根,而生出的五种认
识作用。第六识依於意根,是心理活动的综合中心。这六识的作用是:

一. 眼识: 依於眼根,缘色境而生起了别认识作用
二. 耳识: 依於耳根,缘声境而生起了别认识作用。
三. 鼻识: 依於鼻根,缘香境而生起了别认识作用。
四. 舌识: 依於舌根,缘味境而生起了别认识作用。
五. 身识: 依於身根,缘触境而生起了别认识作用。
六. 意识:依於意根,缘法境而生起了别认识作用。

意识与前五识任何一识俱起,同缘外境,发生了别作用时,顺次生起的五种心念,即:

一. 率尔心: 意识初对外境,於刹那间的轻率了别。
二. 寻求心: 於率尔了别之後,进而生起寻求作用。
三. 决定心: 意识寻到目标,进而决心了别。
四. 染净心: 意识於了别外境後,对於怨亲顺违等境界,所生起的染净之心。
五. 等流心: 染净之心 (善恶之心) 相续,即叫做等流心。

以上五心,顺次生起,而前五识之染净,必定由意识为之引导。

第六识的作用有两方面,一者意识与前五识同时而起,发生其了别作用,曰五俱意识
;二者意识不与前五识同时俱起,而单独生起,称为独头意识,分释如下:

一. 五俱意识:意识与前五识俱起,共同了别境。五俱不是同时五俱,而是或一俱,
或二俱,或三、或五俱,视缘而定。即:

1.意识与眼识同起,发生其分别作用,称眼俱意识。
2.意识与耳识同起,发生其分别作用,称耳俱意识。
3.意识与鼻识同起,发生其分别作用,称鼻俱意识。
4.意识与舌识同起,发生其分别作用,称舌俱意识。
5.意识与身识同起,发生其分别作用,称身俱意识。

二. 独头意识:又称独散意识,即不与前五识俱起,而单独发生作用,此复有四种:

1.独散意识:或追忆过去,或筹计未来,或比较推度种种想像分别,或意念游走
东想西想,此称独散意识。
2.梦中独头意识:这是在睡梦中,缘梦中境界而生起的意识。
3.定中独头意识:这是在禅定中,缘定中境界所生起的意识。
4.狂乱独头意识:狂是颠狂,类以精神病患者,他独言独语,或辅以肢体动作,
别人不知所以,事实上他的意识、也是缘著他自己幻想的境界而活动。


二. 自性行相门----了境为性相

前六识皆以了别境界为其自性,也为其行相,所以说 [了境为性相]。 颂文中 [了境
为] 三字应重读,即了境为性,了境为相。性者体性,指识体的自证分;相者行相,即是
作用,指能缘的见分。本来了别外境只是前六识的行相,以其体性微细难知,故以用显体
,故双云了境为相,了境为性。


三. 三性分别门----善不善俱非

[善不善俱非]一句,不是说前五识非善非不善,而是说此六个识,通於善、恶、无记
三性。此六识生起,与十一个善心所相应者,就是善; 与二十六个烦恼心所相应者,就是
恶; 与善或烦恼心所均不相应者,就是无记。本来前五识只是感觉器官,没有善恶的分别,
但以第六识的五俱意识与之俱起,五俱意识随著前五识缘境而了解分别,这时前五识随著
第六识的引导,亦就通於三性了。


四. 相应门----六位心所 (颂文不俱录)

相应门,指与了别境能变识的相应心所而言。相应二字,有 [合作] 的意义。它建立
在时、依、缘、事的四义上。至於 [心所] 二字,是心所有法的略称, <成唯识论> 曰:
[恒依心起,与心相应,系属於心,故名心所。] 分释三义如下:

一. 恒依心起: 心王生起时,心所同时俱起,心王若无时,心所亦不生,它是依於心
王势力方得生起。

二. 与心相应: 心所依心王生起,复与心王协合如一,名为相应。相应复有五义:
1.所依同: 心王与心所同依於一根,方得相应。如眼识心所,与眼识心王同依於
一眼根。耳、鼻、舌、身等亦然。
2.所缘同: 心所与心王俱缘一境,曰所缘同。
3.行相相似: 心王心所各自有其固有的性能,但以 [相似] 故,如眼识心王心所
同缘青色时,王、所之相分即各别变作青色之相分。
4.时同: 王、所俱时而生,无有先後。
5.事同: 事字在此处是 [体] 义,於一聚相应心王心所中,如心王自体是一,心
所亦各各是一,如眼识一聚相应的心王心所,眼识心王是一,则触、作
意等心所其体亦各各是一,例同心王。事实上,亦绝无一法,於一时中
有二体并转者。

三. 系属於心: 以心王为主,心所系属之,心王有自在力,为心所之所依。

在百法中,心所有五十一个,分为六位,即遍行心所五,别境心所五,善心所十一,
烦恼心所六,随烦恼心所二十,不定心所六,现在分别诠释如下:

一. 遍行心所: 六位心所的第一位,共有五个,即颂文: [初遍行触等] ,触以下是
作意、受、想、思。此已见於第五讲异熟能变识中,此处不赘。

二. 别境心所: 六位心所的第二位,共有五个,即颂文: [次别境谓欲,胜解、念、
定、慧,所缘事不同。] 所谓别境,以此五心所所缘之境,各别不同,非如遍行
同缘一境。欲所缘者为所乐境,胜解所缘者为决定境,念所缘者为曾所习境,定
所缘者为所观境,慧则於四境拣择为性。此五种心所,乃必作之心,善恶皆然。
此五心所,具一切性----善恶无记; 一切地----三界九地,而不缘一切境,亦非
相续。非心有即有,故无一切时; 非与一切心相应,故无一切俱。兹分述如下:
1.欲心所:欲是希望, <识论> 曰: [於所缘境,希望为性,勤依为业。] 故欲的
自性就是希望,於所爱境希望必合,於所恶境希望必离。 [勤依为业] 者,因为
希望,方勤劬精进,故欲为勤之所依,能为勤所依,即是其业用。唯所谓精进,
系指对善欲而言,若不善欲,就不是精进了。
2.胜解心所:胜者殊胜,解者见解,即是殊胜的见解。 <识论> 曰: [於决定境,
印持为性,不可引转为业。] 所谓决定境,即於所缘实境、或义理境,无所犹豫
。如缘青色,计此为青,不疑为红为蓝; 如受某种学说影响,对其义理承受无疑
,均名决定境。心识於缘虑决定境时,有审决印持的作用,此即胜解的自性。既
经审决印可,即不可引转,即其业用。於犹豫境,则不起胜解。
3.念心所:念是记忆,於所经历过的事物记忆不忘,就称为念。 <识论> 曰: [於
曾习境,令心明记,不忘为性,定依为业。] 凡是感官接触过的境界,或思维过
的义理,都是曾习境,於曾习境的记忆作用,就是念的自性; 定依为业者,由忆
念曾习正理,念兹在兹,而生正定,即是其业用。但於未曾经历的境是,则不起
忆念。
4.定心所:定的梵语三摩地,译曰正定, <识论> 曰: [於所观境,令心专注,不
散为性,智依为业。] 令心专注是心力恒时凝聚,不随所缘流散,故心力专注是
其自性,由心定之故,明智即生,此即其业用。散乱之心,不能生定,亦无所依
之智。
5.慧心所:慧即智慧,是明白拣择, <识论> 曰: <於所观境,简择为性,断疑为
业。] 简择是比量智,於一切所知境界,简择其得失,而推度决定,故简择即慧
之自性,由拣择而除掉疑惑,即是慧的业用。在愚昧心中,疑惑心中,则不能起
慧。再者,邪见之流,以其痴增上故,不能简择,亦不起慧。

三. 善心所:六位心所的第三位,计有十一个,即信、惭、愧、无贪、无嗔、无痴、
精进、轻安、不放逸、行舍、不害。
何谓善,随顺法理,於此世他世顺益於自他者,谓之善; 反之,於此世他世损害
於自他者,名不善。故以上十一种善心所,赅括世出世间一切善法,其自体远离
一切秽恶,而聚集一切功德。兹分述如下:
1.信心所:信是对佛教义理坚定的信仰。 <识论> 曰: [云何为信,於实德能深忍
乐欲,心净为性,对治不信乐善为业。] 信有三种,一者於诸法实事实理深信不
疑; 二者於三宝净德深为信乐; 三者於一切善法深信有力,能得成就。
2.惭心所:惭者羞恶之心,是自我人格的尊重,做了坏事内心感到羞耻,曰惭。 <
识论> 曰: [云何为惭依自法力,崇重贤善为性,对治无惭,止息恶行为业。]
由於本身自我尊重的促进之力,可以止息恶行。
3.愧心所:愧者廉耻之心,尊重世间舆论,耻於自己过失。即做了坏事无颜见人曰
愧。 <识论> 曰: [云何为愧,依世间力,轻拒暴恶为性,对治无愧,止息恶行
为业。] 愧和惭一样,可以止息恶行。
4.无贪心所:对於财色名利无贪著之心曰无贪。<识论> 曰: [云何无贪,於有有
具无著为性,对治贪著作善为业。] 有是三有之果,三有即欲界、色界、无色界
三界,这是有情生存的处所; 有具,是生於三有的原因,即是惑与业。无贪是对
有情生存处所不生贪著,不造惑业。
5.无嗔心所:逆境当前,不生恚恨之心,谓之无嗔。 <识论> 曰: [云何无嗔,於
苦苦具,无恚为性,对治嗔恚,作善为业。] 苦是三界苦果,即三苦----苦苦、
坏苦、行苦。苦具,即生苦之因。对於苦及生苦之因,不起嗔恚之心,於诸有情
,常存慈愍,曰无嗔。
6.无痴心所:无痴,是明达事理,不为迷惑。 <识论> 曰: [云何无痴,於诸理事
明解为性,对治愚痴,作善为业。] 所谓明解理事,是指明确理解四圣谛、八正
道等佛教义理而言。
7.精进心所:此又名勤,即对修道、为善勤劬不懈。 <识论> 曰: [勤为精进,於
善恶品,修断事中,勇悍为性,对治懈怠,满善为业。] 精者不杂,进者不退;
勇而无惰,悍而无惧。精进是修善断恶,勤於为恶者正是颠倒,不名精进。
8.轻安心所:身心安适轻快,谓之轻安。 <识论> 曰: [安谓轻安,远离粗重,调
畅身心,堪任为性,对治昏沉,转依为业。] 粗重指贪痴烦恼而言,修行者调伏
烦恼,远离粗重,为修禅定之必要条件。转依为业者,即转去粗重,依於轻安。
此心所唯於定中生起。
9.不放逸心所:对治放逸,断恶修善,曰不放逸。 <识论> 曰: [不放逸者,精进
三根,依所修断,防修为怍,对治放逸,成满一切世出世间善业。] 放逸是在贪
、嗔、痴的基础上成就一切恶事; 不放逸,是在无贪无嗔无痴的基础上成就一切
善事。精进三根,指精进、无贪、无嗔、无痴四法,不放逸是四法分位假立之法
,别无实体。
10. 行舍心所:行者行蕴,舍即舍弃,贪嗔痴三法令心昏沉掉举,舍弃昏沉、掉举
,令心得到平等,安於寂静。 <识论> 曰: [云何行舍,精进三根,令心平等正
直,无功用住为性,对治掉举,静住为业。] 此亦精进三根上分位假立之法。
11. 不害心所:不害即不恼损众生,以无嗔为性,於诸有情,不为恼损。 <识论>
曰: [云何不害,於诸有情不为恼损,无嗔为性,能对治害,悲愍为业。] 不害
是损恼有情之害的反面,无嗔是慈,予众生以乐; 不害是悲,拔众生以苦。



本贴由玄兹于2003年8月12日10:53:19在乐趣园慈氏学论坛〗发表.


百度中文搜索引擎
欢迎在netsh.com建立自己的乐趣俱乐部

原标题:【第四讲 识变----八识三能变】是玄兹在2003年8月12日10:52:06发表
本贴跟从标题:
[ 回复本贴 ] [ 跟从标题 ] [ 关闭本窗口 ] [] [浏览次]

选择类别: 
朋友Email:
您的Email: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