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流,似乎常青兄某些观点和我的类似,而不同于大千和二麻子。

[ 回复本贴 ] [ 跟从标题 ] [ 关闭本窗口 ] []
本贴内容为原创作品,版权为作者和版主共同所有,内容观点不代表乐趣园立场。

  交流,似乎常青兄某些观点和我的类似,而不同于大千和二麻子。


  常青:这段说法,您误会唯识派了,
  --------------
  整合:您应该说:整合误会了〖常青理解的唯识派〗了。因为您肯定不代表〖唯识本身〗。这样严格界定一下还有一个好处,就是万一在讨论中证明自己错了,不必因为要捍卫〖我们唯识派别〗而生起我执烦恼。
  那么好吧!下面的唯识不作声明的就指〖常青理解的唯识〗,而我对唯识的正面论述则要声明是〖整合理解的唯识〗。你问我自己的观点,那当然就是〖整合理解的中观唯识〗了。而“整合了解的〖常青理解的唯识〗”则不是我的观点,只是我对你的观点的理解,是根据你的认可与否随时修正的。
  你讲到了遍计执的意义发展过程。〖常青理解的唯识〗认为遍计执并不等于现行,已经不含指缘起了,而是专指我们执有实法的执取,所以说是龟毛兔角。这里我可能是误解你了,我以为你和二麻子以及大千的想法是一样的。但实际上你的这个说法和我的想法是一样的。
  常青说:唯识的“空”也同样不是顽空,不是“根本没有”,但是却可以说:遍计执的东西是根本没有的。这一点也和我的想法一样。


  常青:师兄通篇文章的焦点都是在讨论这个缘起的“如幻”是否是“真实”存在对吗?
  --------
  整合:我不大理解这句话,我给你的上篇回帖中没有用过“如幻”一词,所以不好回答这个问题。象“如幻”这样的词涵义太多了,要先定义以后再用,会好一些。

  整合:在二麻子文中已经强调了,这几乎是不需要禅定的事情。就是说,他是想“向凡夫介绍理论上真实的情况”,而不是说“介绍我在禅定中的体验”。即使按常青兄说的是介绍禅定体验的话,他破到一半破不下去了也只是水平问题,不能说真实情况就是不可能破下去了。
  常青:这一点,站在禅定的角度上来说,师兄可能是对于唯识中这个第八识的真相不是非常了解:到了那一步,语言和思维都派不上用场的,既然都派不上用场,如何破,更为关键的是:谁破谁呢?
  ----------
  整合:首先,二麻子帖并非站在禅定角度介绍禅定经验。那么你说他是站在禅定角度说话实际上是不对的。可以肯定的是他的文章问题是比较大的,比如他说十八界根本没有。这不同于你讲的“空不是根本没有”。
  你讨论的问题可能和二麻子帖没有很大关系,就是说,只从禅定角度讲,第八识是一种什么情况呢?我认为常青兄可能存在着禅定方面的误区。你不能因为自己说不出来就认为别人也说不出来。如果别人说出来符合经论,你也不能就认为他和经论上说的一样,因此必然“没有真正禅定过”。佛经上有种子现行之缘起的描述,对第八识描述的也够多的了,你不能认为语言和思维都派不上用场。
  那么“第八识是否还可以破”?
  下面是〖整合理解的唯识〗即我自己的观点:进入第八识首先是个人性的第八识,那就是大千所描述的各人各别,千灯一室的第八识。这样的第八识由于还有人我之别,可以说还残存我执,当然就可以破。破掉以后就进入二麻子所说的共同阿赖耶识。这时候感觉是很美妙,好象不可言说的样子,其实正掉在觉受深坑里而不自知,感到自己已经进入原材料领域了,不能再破了。其实前面讲〖整合理解的中观〗时已经讲了类似的需要再破的道理。那个原材料的地方,还存在着微细的实执,如果严格地说,还属于和外道共同的道路,是禅定的顶点,外道也能到同样的地方。真正的见性,不是禅定所能解决的,不管你止也好,观也好(不管按什么道理去观),并不能求得见性。所以禅宗才说三藏十二经全是魔说。那才真正是语言和思维都派不上用场之处。而禅定以及进入第八识,都是可以描述的。至于到共同第八识后如何破,向上一路,千圣不传。
  实际上,佛教有一个不同于外道的妙处,就是可能根本就不用追求禅定,靠慧解脱也可以见性。慧解脱在一般被认为保守的南传佛教里是很平常的,和禅宗的某类法门很相近。



本贴由整合于2003年7月01日14:25:56在乐趣园慈氏学论坛〗发表.


百度中文搜索引擎
欢迎在netsh.com建立自己的乐趣俱乐部

原标题:【交流】是常青在2003年7月01日09:31:35发表
本贴跟从标题:
[ 回复本贴 ] [ 跟从标题 ] [ 关闭本窗口 ] [] [浏览次]

选择类别: 
朋友Email:
您的Email: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