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始的时候还清楚,看到后面就有点乱。有双重标准。

[ 回复本贴 ] [ 跟从标题 ] [ 关闭本窗口 ] []
本贴内容为原创作品,版权为作者和版主共同所有,内容观点不代表乐趣园立场。

  开始的时候还清楚,看到后面就有点乱。有双重标准。
  文中谈到了渔夫兄理解的大千和二麻子两位网友的观点。其中对二麻子的观点得到了本人的肯定,对大千的观点还未见回复。
  渔夫兄的眼光在某些方面与我相近,比如对大千的观点的理解,以及批评“如幻即兔角之无”的观点,我是赞同渔夫兄的,这可以作为下面交流的基础。
  渔夫兄似乎也从正面谈到:如幻就是无常无我,并非兔角之无。如幻 就是实相 在凡不减 在圣不增。这个无常,如果圣者生活在世俗当中,同样体会到,与凡夫平等无差。这些我是赞同的。我能够在这里体会“世俗”的涵义。
  渔夫兄又说:世俗谛就是对于观世俗无常的一个引导。按照这个定义,由于世俗无常就是如幻就是实相,所以世俗谛就是引入实相的一个引导,一种方法或称方便。这个定义也是可以的。

  但是我不太理解,为什么马上就说“如幻,作为一种实修方法,对于我等凡夫从世俗入道,是甚深的方便。”,因为前面已经指出,如幻是实相,那么如幻应该是目标才对。我知道有方便即究竟的说法,就象烦恼即菩提一样,那是另外一个理路了,应该不是这里的意思吧,渔夫兄也反复强调不能盲目揣测圣者境界,先不要谈究竟。
  所以这里的意思是否是:唯识无境,或兔角无,是方便,是世俗谛。

  还有一处不理解。
  1。渔夫兄认为,二麻子帖确实要安立 世俗和世俗谛 两者,就是让前后讲法,不自语相违。
  2。后来针对玄兹提了一个问题:为什么要玄兹兄推出自相否定呢?这句话不大通顺,是不是想问“为什么被玄兹兄抓住把柄推出自语相违呢?”渔夫兄的答案是:“玄兹老兄把麻叔的帖子,当作一种[特殊的、对真实境界的揭示]来看了”。这里渔夫兄是否认为麻帖只描述了一种方便,因此允许自语相违。
  那么1(为了不自语相违而安立)和2(方便故允许自语相违),渔夫兄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似乎不应该在说了自语相违的话以后拿“方便”作挡箭牌。

  渔夫兄似乎对大千和二麻子持有双重标准。
  对大千,就批评他不立世俗,批评“凡俗一切【是】幻无,圣者一切【是】实有”的观点。
  对二麻子,则认为说兔角无,是一种方便,是世俗谛。而批评玄兹没有理解二麻子的密义。
  渔夫兄为什么不认为大千的观点也是一种方便,或者二麻子的观点同样也应该批评。
  其实二麻子在对玄兹的显式回答中也说了,递减数列不一定趋于零。其意思就是“凡俗一切【是】幻无(递减数列),圣者一切【是】实有(不趋于零)”,而不是渔夫兄前面说的一路到底的无常实相 在凡不减 在圣不增。


  题外话,其实大千和二麻子在本文讨论的这一点上没有区别,他们的区别在阿赖耶识一多问题上,而且也不是本质区别。


本贴由整合于2003年6月28日17:52:55在乐趣园慈氏学论坛〗发表.


百度中文搜索引擎
欢迎在netsh.com建立自己的乐趣俱乐部

原标题:【给玄兹老兄:“如幻”与“是幻无或是实有”。】是iamfishers在2003年6月28日12:36:03发表
本贴跟从标题:
[ 回复本贴 ] [ 跟从标题 ] [ 关闭本窗口 ] [] [浏览次]

选择类别: 
朋友Email:
您的Email: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