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所缘缘论》略讲(二)

[ 回复本贴 ] [ 跟从标题 ] [ 关闭本窗口 ] []
本贴内容为转载作品,版权为原转载处所有,内容观点不代表乐趣园立场。

在部派佛教时,当然,部派佛教是很多派,咱只说其中影响最大的,他们是把认识对象,分成了五位七十五法。比如说其中的有部,有部是把我们的认识对象分为有为法和无为法两类,有为法就是因缘和合而成的事象,又分为色法、心法、心所法、心不相应行法。物质性的事象就是色法,比如说四大极微――四大的“大”是普遍的意思,指地、水、火、风的自相所具有的坚、湿、暖、动之特性在一切物质现象上都具有,没有一个例外的――色法除了四大极微之外还有所造色(四大极微称能造色,世界是由四大极微积聚而构成的,称所造色)。心法与心所法是精神现象。心不相应行法是特殊的,它既不能归入色法也不能归入心法,它们只是就某些特别境况而设立的。这是有为法。无为法则是那些不由因缘造作而成的法。有部这五位――色法、心法、心所法、心不相应行法、无为法总共有七十五种,这七十五种呢,各有其究极的存在要素,称为“法体”。咱们说过四缘,因缘,有部说的因缘就是指色法、心法、心所有法等的法体。诸因缘所生起的万法,都是被各种条件所制约而存在着、转变着,我们面对着这认识对象,我们所觉察的只是其表面现象,根本不可能及到其自体,这时候在部派佛教时就建立二谛来说明认识对象存在的状态,二谛就是真俗二谛,在佛教中各家各派对二谛的解说都不相同。这里咱只说有部和经部。

先说有部的二谛观。有部把世间的事物分成两类,一类是诸缘和合的,一类是独立存在的。比如说我的这个茶杯,它就是诸缘和合的,不论我们用啥方法都行,比如说把这茶杯砸掉,茶杯的形象就没有了,这时候我们的心识对于这个茶杯的认识也就不存在了(所缘缘不具了),可见茶杯没有自体,那么我们在茶杯上所施设的假名也就失去了标的,因为茶杯已经成碎片了,不能叫茶杯了。但是,在这个茶杯没有碎以前,人们已经约定俗成它是茶杯,它有其指谓的供我们喝茶的作用,这个我们就叫俗谛。而四大极微呢?不管你用什么方法,它永远不失其自相的存在,我们的心识对极微的自体的觉察永远也不会失去,这是真实不虚的,有部就称其为真谛,或者胜义谛。

再说经部的二谛观。如果一个事物没有生果的功能,没有生果功能的是什么?是共相境,是比量境,也就是说它是意识的作用在境上安立的名字,经部把这叫无为法,这就是俗谛。那些有生果的功能的自相境、现量境,经部叫它有为法,这是真谛。也就是说,经部是用自相、共相来区分二谛的。

有部说,认识对象是实在的,比如说看见的东西,只有实在的东西才能引发认识作用。经部说,不一定,即使不是实在的东西,也是可以引发认识作用的,比如说海市蜃楼或者鹿爱――鹿爱就是鹿在极渴的情况下看见阳焰误以为水,虽然说对象不是实在的,可是它们也能引发认识作用。有部说,比如说第二月,这是因为眼睛有了毛病才出现的第二月,第二月的这个错误认识,它还是得依真的月亮而有,你第二月的认识只是内心的错误造成的,不是外境――月亮――的错误,第二月必须依第一个真月而有,因为第一个月亮是真的,所以你才看见第二月而不是看见一只小鸡。也就是说,有部所破的只是心识上的错误行相,并不是所缘的实法,而经部说认识对象不一定非是实有境,假有境也是可以的,侧重于在执取的境相上说。

到了大乘佛教兴起的时候,他们也对认识对象用了不少心思,因为大乘主要有中观与瑜伽两个派别,咱就说说他们。

中观学派的代表作是《中论》,在《中论·观四谛品》中有个偈子,“众因缘生法,我说即是空,亦为是假名,亦是中道义。未曾有一法,不从因缘生,是故一切法,无不是空者”。就是说事物的存在是缘生状态的存在,并没有实在的自性,这种无自性的状况,称为“空”,也就是说,“空”是无自性的意思,在认识方面来说呢,事物所呈现出来的行相,还是可以被知觉到的,人们就施设假名来指觉察到的(对象),也就是说,没有自性!但是,我们也得注意,你要是说实无自性,这也不对,在《中论·观有无品》中说,“若法实有性,云何而可异?若法实无性,云何而可异?”意思就是说,如果你说事物有实在的自性,那么事物就不会变异了,这与事实不符,我们打眼看着一个小孩渐渐长大、变老,我们打眼看着一棵小树长成了参天大树,怎么能说事物不会变异呢?如果你说事物实无自性,那么根本不存在的事物怎么会变异呢?也就是说,我们既不能说事物实有自性,也不能说实无自性,正确的说法应该是缘起无自性!

中观学派是以破为其特点,那真是逢佛杀佛,逢魔杀魔。在部派佛教时就提出四缘说,龙树菩萨对有部的四缘决定说也进行破斥,象增上缘、所缘缘他都破,详细情况大家看看《中论》和《回诤论》,关于所缘缘,我们得知道,龙树破的所缘缘是就众生执有实自性的所缘缘而言的,不是说缘起的假名的所缘缘不存在。咱们这个论就是说所缘缘的,要是龙树已经把所缘缘破了咱还有啥可说的呢?

到了五世纪的瑜伽行派,它继承了阿含、阿毗达磨、般若、中观的法统,而用了个全新的角度来阐述这个世间。比如说心识,在瑜伽行派的理念里,就说心识(包括心王和心所)有一种把识的一部分转变为心的认识对象的作用,这个叫“识变”,识变有三类情况,这就构成了三类不同层次的存在,叫作三能变:异熟能变、思量能变、了境能变,异熟能变指阿赖耶,思量能变指末那,了境能变指眼识、耳识、鼻识、舌识、身识、意识。这样,八识三能变就以知识论的形态,突显内在心识有深刻的执取形式,心识内部自然地分化,形成主、客二分的格局,令对象呈现于心内以进行认知。所知对象不能离开心识的分别活动而存在。既然所缘缘不过是我们感性的表象,而这些感觉质料不能视为事物本具的性质,而是因着主体的不同感触能力而显现为主观上的觉象。所以离心之境绝不能被认知,我们绝对不可能做出任何的描述,所以我们就否定所谓的客观外境。瑜伽对于有部的四缘说也有不同的阐述,前边儿说过,有部以色、心诸法的法体为因缘,而瑜伽行派则是以阿赖耶所含藏的种子为因缘。种子是就一切心物的潜在力量而假立的,这个我们也得知道,不要不执别的而去执种子,这也不对。有人要问了,阿赖耶怎么来的?我们众生的认识机能、知识的积累、记忆的储存、习气的形成等,这些都需要一个统一所有潜能的识体,在小乘中用六识来解决这个问题,因为只有六识,所以就把第六识搞得十分的复杂,复杂到让人们解说不清的地步了,于是到了瑜伽行派这儿干脆就跳出六识坐标重建一个新的坐标――八识说,这么一来,发现简单多了。也就是说我们不要说六识坐标是错的,在小乘范围之内六识说就是完整的,不过是太复杂了而已。就象托勒密的地心说一样,用地心说来解释天象其实也是可以的,不过是因为太复杂了,假如说当时就有现代的高速计算机的话,根本就不需要哥白尼日心说,哥白尼不过是因为嫌地心说太复杂了,就另创一个新的坐标而已。

下边儿我们就翻开书。

观所缘缘论

这是这部论的名字。

陈那菩萨造

我们一般称陈那论师,但称菩萨也行。菩萨就是发了菩提心。菩萨有圣位菩萨有凡夫菩萨。

唐三藏法师玄奘奉诏译

在佛教史上能被称为三藏法师的,还真的不算甚多。“奉诏译”,这表明这译场是经过朝庭批准的,合法。就象我们现在要印一本书,这本书是有书号的,书号是谁给的,出版社给的,出版社谁开的?国家开的,我有书号就不是非法出版物。“奉诏译”就是这么个意思,有些人的解释不是十分的准确,说这部经是奉皇上的诏令而译的,这不妥当,应该说是:这个译场是奉皇上的诏令而建的。若说皇上下诏让译某一部经,这是笑话,一本梵文经书,即使皇上看了,他也不认识呀~~怎么能下诏让译这本经呢?皇上要是这样干,可真的是一个昏君,你说我是昏君,我就杀你!谁不说自己好?

韩老译了一段律天的《观所缘缘论解说》,但只是一个开头,没有译完。在韩老译的这个律天《解说》中,上来先是一句“敬礼一切佛陀及菩萨!”,这是表示对诸佛菩萨的崇敬,因为如果没有这些圣者来为我们说法,我们就久处轮回不得出离,所以要礼敬一切佛菩萨。接着还有一个皈敬颂,是这么说的,“顶礼一切智,具有悲悯心,秘密深意趣,当解观所缘”。“一切智”就是圣者,说要顶礼一切智,为什么要顶礼一切智呢?因为他们具有悲悯心,他们救度众生不辞劳苦。现在一上来就顶礼他们,这是造论的论师们的一个习惯,就是说我想造一部论,我为什么要造这部论,也是为了救度众生,要救度众生,这个任务太艰巨,为了使我这部论不出问题,符合佛法的意蕴,先祈请佛菩萨加被,说我想救度众生,但自己能耐不够,怎么办呢?祈请佛菩萨加持我。“秘密深意趣,当解观所缘”,佛陀说法有四秘密、四意趣,这里就不说了,什么时候该用什么意趣说法就用什么意趣来说法,就是说要应机说法,现在有人需要用这部《观所缘缘论》来度化,所以我现在就来解说一下这部《观所缘缘论》。就是说,有的人需要用这部《观所缘缘论》来度化,所以我就要给说说这部《观所缘缘论》,为了使我的解说如法,所以呢,我就祈请佛菩萨加被。

诸有欲令眼等五识,以外色作所缘缘者,或执极微许有实体,能生识故;或执和合,以识生时带彼相故。二俱非理。

“诸”就是那些,表示不少。“眼等五识”,就是眼识、耳识、鼻识、舌识、身识。“外色”,指外境,这里是以“色境”为代表,实际上指的是色境、声境、香境、味境、触境。前边儿已经说过,心法要生起现行,需要具备四缘,亲因缘、等无间缘、所缘缘、增上缘。

在《八识规矩颂》中说,眼识起现行需要九缘生:一、根,就是眼根,我要看东西,可我没有眼咋看?二、境。要看这张桌子,没有桌子我看什么。三、自识种子。若没有眼识的种子当然不行了,就象想收获玉米,却没在田中种下玉米种子,我现在没有玉米种子怎么可以。四、第六识,分别依。第六识的作用就是分别,一个好汉三个帮,眼识要起现行,需要意识来帮助。五、第七识,染净依。六、第八识,根本依。七、作意。这个作意心所有很强的警觉性,它是起心动念的开始,其实任何一个心王起现行都离不开它,有了它才能从种子位达到现行位。八、空间。就是距离要适当。看书就不能把书本紧贴在眼上,那样看不见,但也不能太远,你把书拿到一百米以外也是看不见的。九、光明。在太暗的地方看不见东西。

耳识呢,它要想现行,需要八缘,一、根。二、境。三、自识种子。四、第六意识。五、第七识。六、第八识。七、作意。八、空间。

鼻识要现行,需要一、根。二、境。三、自识种子。四、第六意识。五、第七识。六、第八识。七、作意。

还有舌识、身识都大同小异。

在这些诸缘之中,可以与我们说的四缘配合起来。自识种子就是亲因缘。境是所缘缘,其他的都是增上缘,没有等无间缘。等无间缘应该是心念的前后相续。在这部论中,陈那论师主要说所缘缘。

这里说了,眼等五识要起现行,必须得有所缘缘,没有是绝对不行的。所缘缘是什么呢?境。对于这境,有不少人认识不清,说它是实在的,象胜论派、有部、经部、顺正理师等。陈那论师在这里点出来了几种错误认识。一种是认为境是由极微结合出来的,极微结合出境以后,这境就作了识的所缘缘,使得识生起现行。就是论文中的“执极微许有实体,能生识故”。极微是什么呢?极微就是把东西往小处分,一直地分,能分你就只管分,一直到最后实在不能再分了,这最小的实体单位,我们就叫它极微。因为这极微是把东西一直往下分才得来的,于是有的人就说,这极微是实在的。这是第一种:极微结合出境来,作为所缘缘。另一种是“执和合,以识生时带彼相故”,就是说,极微和合出境,在识生起现行的时候,是带境之相而起。什么意思?就是说,比如这张桌子,当你的眼来看桌子时,眼识缘的是桌子相。“二俱非理”,“二”就是这些(见解),就是不只一个(这样的见解),这几种认识都不正确。这些认识,不是一两个人有这认识,而是很多人,也不是一、两个派别有这认识,而是有不少派别有这认识,比如我们说的六师外道中的胜论派等;还有小乘中的一些派别,比如说经量部等。

所以者何?

为什么说这认识是错误的呢?接着呢陈那论师就开始分论这认识的错误之所在。

极微于五识  设缘非所缘
彼相识无故  犹如眼根等

所缘缘者。谓能缘识带彼相起及有实体令能缘识托彼而生。色等极微,设有实体,能生五识,容有缘义,然非所缘。如眼根等,于眼等识无彼相故。如是极微于眼等识。无所缘义

这是第一个颂子,接着的长行是对这个颂子的解说。陈那论师在这第一个颂子里是先说为什么第一种认识是错误的。

在一些人的观念中,极微是实在的,永不毁坏,常住世间。世界有成、住、坏、空,我们现在看到的世界,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这是比较大的,我们称它为粗色,或者称它为显色,我们把这粗色往下分,往小处分,一直分呀分的,分到最后,不能再分了,小得不能再小了,小到看不见、摸不着,只能凭意识去缘它,这个就是极微,在世界毁坏的时候,这些极微就散布在虚空之中,遍满虚空,在虚空之中游弋,无处不可去。在世界形成的时候呢?极微就开始结合,两两结合,两个极微结合后成一子微,在子微这一代的时候又结合,成第三代,第三代再结合,出第四代……就这样一直地结合下去,到N代的时候,三千大千世界就形成了。虽然我们说三千大千世界是粗色,是显色,实际上它的本质还是极微,并不曾变化。

这说法错在那儿呢?我们知道,眼等识,是只缘实法的,就是说,有这一法的话,它才能缘这一法,比如说桌子,有桌子存在我才能看见桌子,要是这儿根本就没有桌子,我怎么能看见桌子呢?咱再看刚才外人的说法,他说显色在本质上并没有变化,还是极微。他这说法根本就不通了,因为若显色还是极微的话,极微倒是实在的,是实法,可以作为“缘”,但极微是看不见摸不着的,那它就不是“所缘”。


本贴由大千于2003年4月21日23:05:35在乐趣园慈氏学论坛〗发表.


百度中文搜索引擎
欢迎在netsh.com建立自己的乐趣俱乐部

原标题:【《观所缘缘论》略讲(转贴)】是大千在2003年4月21日22:48:45发表
本贴跟从标题:
[ 回复本贴 ] [ 跟从标题 ] [ 关闭本窗口 ] [] [浏览次]

选择类别: 
朋友Email:
您的Email:
留言: